《王者荣耀》四周年记:第一手游的崛起简史

《王者荣耀》四周年记:第一手游的崛起简史

春节期间,在外地工作读书的年轻人回到家乡,不得不面对一群不熟的同龄人,尴尬的聊天后竟然发现一个共同爱好——《王者荣耀》。


作者 | 御寒

编辑 | Tim


2014年,姚晓光接手卧龙工作室的时候,它还被看作是腾讯的“吊车尾”。这支位于成都的游戏团队,并没有汲取到天府之国的人杰地灵。此前,他们拿得出手的成绩只有07年的一款MMORPG游戏《QQ三国》和12年的宠物社交游戏《宠物牧场》。到了今天,卧龙工作室已经成为腾讯游戏的核心,马化腾也亲自感谢成都,并表态“成都将成为腾讯在西南地区的枢纽城市。”

改变发生在2015年,“吊车尾”工作室推出了腾讯游戏史上最成功的一款手游——《王者荣耀》。最新数据显示,《王者荣耀》的月均日活接近7000万,在手游榜单上位列第一并遥遥领先。2019年10月28日,《王者荣耀》迎来了它的第四个周年庆。游戏里,最新CG片《盟友》上线,长城守卫军亲自邀请玩家进入“王者峡谷”;刚刚翻新的峡谷张灯结彩,重现了长安城的繁华;上官婉儿化成蝴蝶,诸葛亮和安琪拉也换上了新衣服;除了经典的红蓝对决,玩家又多了下棋和变身两种娱乐模式。

而在游戏外,《王者荣耀》推出的“无限王者团”刚刚出道,演唱了周年庆主题曲《千灯之约》;由KPL主办的全明星无差别格斗赛落下帷幕,职业选手一诺被评为“天秀之人”;线下的周年活动将在八大城市点起千灯,线上的各个游戏主播也在为周年庆抽奖送礼。

图源:《王者荣耀》官网

如今的《王者荣耀》已然不是单纯的手机游戏,更是存在于多个领域的文化现象。即使是不玩游戏的人,也一定听过《王者荣耀》的名字;即使是不玩《王者荣耀》的人,也一定惊叹于这款游戏旺盛的生命力。

在成为“第一手游”之前,《王者荣耀》遭受过玩家的责骂、官方的点名、外部的挑战;而成为“第一手游”之后,它也从未停止寻找游戏以外的可能性。

“吊车尾”的逆袭

在打开《王者荣耀》时,玩家都会听到一声清脆的“Timi”。这个词代表的是《王者荣耀》的缔造者,腾讯游戏旗下的天美游戏工作室群。2014年,腾讯游戏内部结构调整时,琳琅天上、天美艺游和卧龙合并成为天美工作室群,总指挥是姚晓光,他也是后来的“王者荣耀之父”。

从社交软件起家,腾讯最不缺的就是用户。如何将海量用户的社交需求转移到游戏上,是腾讯游戏最初的逻辑。被腾讯千辛万苦从盛大挖来的姚晓光,就曾在这个逻辑下,带领琳琅天上做出了《QQ飞车》,再带领天美艺游做出了《天天爱消除》,打开了腾讯的游戏市场。就在琳琅天上和天美艺游风生水起之时,卧龙工作室已经很久没有代表作了。

他们手头有的,只是一个立项三年却毫无起色的MOBA端游《霸三国Online》。2011年,由腾讯代理的MOBA游戏《英雄联盟》国服公测,正式掀起了国内的MOBA狂潮,卧龙工作室也顺势开启了《霸三国》的项目。然而,到了2014年,手游的浪潮已经袭来,这一款端游却还没有做出来。幸运的是,姚晓光看到了卧龙工作室和《霸三国》可能的前景。当时的手游多以RPG(角色扮演)、RTS(即时战略)、FPS(第一人称射击)等类型为主,MOBA(多人战术竞技)类游戏,虽然稳定拥有一大批狂热的爱好者,却由于从端游到手游的移植相对复杂,尚未有成熟的案例出现。作为《英雄联盟》的代理商,腾讯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支潜力股,有MOBA游戏经验的卧龙工作室成了最好的操盘者。2014年底,腾讯宣布停止《霸三国》项目,并让制作团队转向MOBA手游。

对腾讯游戏来说,这只是一次无谓的尝试;而对卧龙工作室来说,这是他们的背水之战。新项目被命名为《英雄战迹》,最初的定位是简单的1V1或3V3的MOBA手游。

图源:gaoshouyou

2015年8月18日,《英雄战迹》进行不删档测试。就在同一天,和天美同属腾讯游戏的光子工作室也推出了另一款MOBA游戏《全民超神》。在这场内部竞争中,《英雄战迹》被完虐。《王者荣耀》运营总监王怡文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测试时《英雄战迹》的在线用户数并不好看,玩家反馈也不乐观,认为《英雄战迹》“更像是一个动作游戏”。

相反,《全民超神》却凭借硬核的MOBA游戏模式,在测试中获得了更好的数据。巨大的落差下,《英雄战迹》的研发团队不得不对游戏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优化和改进。技术总监孙勋曾回忆,当时研发人员住在工作室附近的宾馆,“经常搞到早上6、7点钟,去宾馆睡一会儿,12点多再回来。”修改后的游戏模式从3V3改成5V5,增加了排位和娱乐模式,并被更名为《王者荣耀》。2015年11月26日,《王者荣耀》正式登陆IOS和安卓平台进行公测,两个月后日活用户突破了1000万。

坊间传闻是,马化腾亲自给卧龙工作室发去贺电,对《王者荣耀》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肯定,“吊车尾”的卧龙工作室,也终于在 2016 年初拿到了腾讯颁发的业务突破奖。


第一手游的诞生

游戏圈有一条不成文的鄙视链:玩《星际争霸》的人瞧不起玩《魔兽争霸》的,玩《魔兽争霸》的瞧不起玩《Dota》的,玩《Dota》的瞧不起玩《英雄联盟》的。《王者荣耀》出现后,理所应当地成为这条鄙视链的最末端。之所以说“理所应当”,是因为《王者荣耀》的游戏呈现效果,就是一个简化版的《英雄联盟》。

自打上线,网络上对《王者荣耀》抄英雄、抄皮肤、抄技能、抄玩法的骂声就没有停过。例如,艾琳抄袭《英雄联盟》里的艾希,亚瑟抄袭盖伦,“死亡骑士”皮肤抄袭《魔兽》里的巫妖王阿尔萨斯等。直到今天,《王者荣耀》依然被众多硬核MOBA游戏玩家所不齿。

图源:种草游研社

但是,对于娱乐为主的手游玩家来说,《王者荣耀》仍是一个全新的游戏,并且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熟悉的英雄们。据刺猬公社统计,游戏初期共有32个英雄,大多是以中国历史人物为原型创作的,如王昭君、庄周、孙尚香、狄仁杰、扁鹊等。

制作团队的想法是,传说或历史里的知名人物,更容易被玩家记住和接纳,也给整个游戏创造了独特的世界观。中国古代历史和文学传说一直是国产游戏的重要灵感来源。正如网易游戏的特色是西游系列,腾讯游戏的特色则是和三国相关的作品。此前,腾讯曾推出过《QQ三国》《天天斗三国》等游戏,《王者荣耀》沿用了《霸三国》的设计理念,也是对腾讯三国游戏系列的一个延续。这个逻辑在《王者荣耀》的发展初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帮助它在一片骂声之中,维持了稳定的发展。和后期的“一枝独秀”相比,早期的《王者荣耀》显得十分低调。事实上,在每年数以万计的新手游中,能和《王者荣耀》一样拥有稳定的活跃玩家、不至于在短期内被淹没已经很不容易,能被称为“现象级”的游戏更是屈指可数。

经过了一年的不温不火,到了2017年的春节,《王者荣耀》终于迎来了第一个爆发。这个注重阖家团圆的传统节日,意外地和《王者荣耀》发生了绝佳的化学反应:在外地工作读书的年轻人回到家乡,不得不面对一群不熟的同龄人,尴尬的聊天后竟然发现一个共同爱好——《王者荣耀》就这样成了春节期间的爆款游戏。

2016年10月到12月,《王者荣耀》的月活跃设备数维持在2400到2600万台,2017年1月猛增至1.24亿台,涨幅近400%。另外,由于游戏里的春节活动和限定皮肤,充值用户的数量也达到峰值。

图源:中国产业信息

春节后的正月十五,正在直播的央视元宵晚会上,相声演员高晓攀、尤宪超和朱军同台演出。两个年轻人嘲讽朱军不懂当下潮流,高晓攀问朱军:“消消乐,您会玩吗?”朱军回答:“不会”。高晓攀正要取笑,朱军大声说道:“我就会《王者荣耀》,人在塔在!”“王者荣耀”和“人在塔在”八个字出现在了官媒的大型晚会上,让电视机前昏昏欲睡的年轻观众立刻来了精神。

在春节的助攻下,《王者荣耀》成功逆袭《开心消消乐》。半年前,《王者荣耀》的月活跃用户为6500万,仅是《开心消消乐》的一半。到了2017年3月,《王者荣耀》的月活达到1.6亿,超出《开心消消乐》近3000万,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手游。

有了用户基础的《王者荣耀》,也自然而然进入了所有PVP游戏的下一阶段:职业化的电竞比赛。

打打游戏,月入百万

2017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下简称KPL)春季赛常规赛的第一周,AS仙阁对战AG超玩会。AG超玩会拔掉了仙阁的下路高地,在主宰先锋的掩护下正要向水晶进发。这时,人们突然发现仙阁方的大乔偷偷绕进敌方野区,闪现进高地开启大招,将仙阁的其他队友传送过来,五人顶着伤害强拆水晶。AG超玩会的哪吒直接开启大招往回赶,众人也纷纷回城,却已经来不及了。短短十秒内发生的事,让整个场馆陷入了沸腾,游戏解说扯破了喉咙,仙阁队员也怒吼着庆祝。赛后,这个“骚操作”被玩家竞相模仿,逼得《王者荣耀》修改了防御塔和水晶机制。但这个大乔偷家的故事,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

在KPL的赛场上,类似的戏剧性故事层出不穷,KPL本身也成了《王者荣耀》的一场视觉盛宴,既满足了想看技术的硬核玩家,也吸引了图个开心的路人观众。

早在2016年3月,《王者荣耀》就发布了电子竞技职业化的消息,并宣布将在下半年正式启动《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此前,《王者荣耀》仅作为一个项目,在腾讯举办的QQ手游全民竞技大赛中出现。经过上半年各大赛区的海选,第一届KPL联赛(秋季赛)共有12支战队参加。在为期八周的循环积分赛后,积分排名前八的战队将晋级季后赛。季后赛采用淘汰制,胜者晋级、败者淘汰,最后在总决赛中产生当年的冠军。2016年12月18日,AS仙阁战队以3:2的总比分战胜了AG超玩会战队,拿下KPL的第一座冠军奖杯。

图源:微博@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KPL的成功举办,是《王者荣耀》职业化的起点,也标志着移动电竞正式入局电竞市场。

根据艾瑞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产业整体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增长主要来自于移动电竞游戏的爆发。移动电竞游戏市场规模达303亿元,甚至小幅超过端游电竞市场。

截至目前,KPL共举办了六个赛季,产生了四支冠军战队,2019年的秋季赛也要拉开帷幕。

如今的KPL,俨然成了电竞里的娱乐圈,现场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台下的灯牌让人联想到偶像的演唱会。而在台上,每个战队背后都有强大的资本,每位选手都有体面的薪水,每场比赛都是成功的营销。

和职业赛事同时崛起的,还有直播平台和游戏主播。专业电竞直播平台如腾讯旗下的企鹅电竞和触手直播,秀场直播平台如虎牙和斗鱼,某种程度上区分了技术型主播和娱乐型主播。

前者如AG超玩会的职业选手梦泪,目前正在企鹅电竞直播,关注数超过70万。后者如张大仙,堪称《王者荣耀》第一主播,目前正在虎牙直播,关注数超过900万。可以明显看出,秀场化的娱乐型主播明显拥有更高的关注数。这也证明对《王者荣耀》来说,娱乐派远胜于技术流。每晚7:30到12:00,在虎牙688的房间里,送给张大仙的礼物和弹幕几乎没有停过。而他只是《王者荣耀》成千上万个主播中的一位,虎牙的孤影、触手的剑仙、斗鱼的骚白,都能在一晚上收获无数的游艇和666。

无论是KPL还是游戏主播,都代表了《王者荣耀》的多样化和职业化,更多的玩家可以在这个游戏中找到新的职业路径,或是在赛场上,或是在直播间。同时,他们也给《王者荣耀》带来了新的生命力和延展性,尤其是对休闲玩家和非游戏玩家的吸引力。很多人已经不玩《王者荣耀》了,却还保持着看KPL和游戏直播的习惯。

背靠腾讯好衍生

从技术对战到娱乐消费,对竞技类游戏来说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一个特殊的现象是,《王者荣耀》是个不需要氪金(花钱)的游戏,却是国产手游中吸金能力最强的。在《王者荣耀》里,除了个别特殊英雄需要用钱购买以外,其他英雄都可以通过攒金币得到,对战平衡也不受人民币控制,保证了白嫖(不花钱)玩家和人民币玩家之间没有壁垒。然而,《王者荣耀》已经在2017和2018年蝉联了各大游戏榜单收入冠军的宝座,甚至排在全球手游收入榜的第一位。大多数的收入都来自于玩家对皮肤的追捧。

一方面,相当多的IP联动增加了皮肤的附加值,例如孙悟空的“至尊宝”和露娜的“紫霞仙子”就来自于《大话西游》;另一方面,很多皮肤也有自己的故事和文化内涵,例如杨玉环的敦煌皮肤和上官婉儿的梁祝皮肤。考虑到世界观,《王者荣耀》还给有特殊关系的英雄设计配套衣服,小乔和周瑜、虞姬和项羽以及大乔和孙策都有情侣皮肤。

霸王别姬情侣皮肤图源:微博@王者荣耀

在这样的情况下,玩家对英雄皮肤,尤其是自己常用英雄的限定皮肤,总有特殊的执念。此前,赵云的限定皮肤“引擎之心”曾经创下一天卖出1.5个亿的惊人记录。再如今年的周年庆返场皮肤,就有玩家为了给安琪拉“魔法小厨娘”拉票和其他玩家对撕,甚至闹上了微博热搜。无论是游戏玩家数量,还是用户变现能力,《王者荣耀》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手游”。但对于擅长IP衍生的腾讯来说,《王者荣耀》价值不止于此。

在2018年4月的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王者荣耀》宣布将在动画、漫画、文学、影视、手办、音乐、戏剧等方面做IP建设。由腾讯视频、腾讯游戏、腾讯电竞、腾讯文学(阅文集团)、腾讯动漫和腾讯视频所组成的泛娱乐矩阵,更是为《王者荣耀》的IP衍生提供了成熟的生态环境。

图源:微博@王者荣耀


2017年6月,腾讯电竞联合腾讯视频出品了网综《集结吧王者》,邀请明星组成战队比赛打《王者荣耀》。今年8月,腾讯视频再次推出以《王者荣耀》为核心的综艺《荣耀美少女》,聚集了45位女性玩家,“感受电竞比赛的残酷与王者荣耀团队精神的魅力”。另外,《王者荣耀》充分利用了阅文集团的作者和渠道资源,和网文大神作家蝴蝶蓝合作推出小说《王者时刻》。

这是一部以《王者荣耀》和KPL为背景的电竞小说,从2018年4月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进行连载。目前,《王者时刻》已经连载近300章,获得近3000万的总推荐。有消息透露,腾讯有意将《王者时刻》打造成下一本《全职高手》,也有可能将其改编成动画或影视剧。在音乐上,《王者荣耀》从女性玩家的爱好出发,推出了男团计划。类似于《英雄联盟》所推出的女团KDA,《王者荣耀》也选择了五位人气男英雄组成虚拟男子天团,成员包括李白、诸葛亮、韩信、百里守约和赵云,团名定为“无限王者团”。在网友的票选下,李白成为组合的C位。

图源:微博@王者荣耀

今年5月3日,无限王者团在QQ音乐上发表单曲宣布出道,同时也活跃在微博、短视频、虚拟直播等多个平台上。6月8日,无限王者团出现在腾讯的自制综艺《创造营2019》“成团之夜”上,在AR技术的支持下完成了自己的舞台首秀。

目前,组合的官方微博已有超过15万粉丝。而在腾讯动漫的网站上,由王者荣耀IP团队制作的《王者荣耀英雄志》也已经收获了超过15万的收藏。这个讲述峡谷英雄传奇故事的漫画,还在定期连载之中。

至此,腾讯视频、腾讯游戏、腾讯电竞、腾讯文学和腾讯动漫的泛娱乐矩阵已经被《王者荣耀》全方位打通,相信腾讯影业也总有一天会进入这个链条。这种以一款游戏为核心的泛娱乐产业,在市场上还很少见。四年之前,《王者荣耀》还是“吊车尾”工作室的最后一张底牌;四年之后,《王者荣耀》已经将一款游戏的价值放到了最大。而在腾讯深不见底的资本和资源面前,谁也无法确定,《王者荣耀》的IP边界在哪里。

“全军出击”


细数2016年至今的“现象级”手游,《阴阳师》《恋与制作人》《旅行青蛙》和众多“吃鸡”手游,都曾在社交平台和游戏玩家中万众瞩目。但是,如今还能在游戏榜上有一席之地,甚至能排在榜首的,只有《王者荣耀》。准确地说,《王者荣耀》已不是“现象级”游戏,而是“全民向”游戏。现象只有一时,而全民难以动摇。

这背后的最大功臣,就是腾讯的招牌产品——微信和QQ。这是全国普及最广的两大通讯工具,微信覆盖了一、二线城市和办公室白领,QQ包围了三、四线城市和小、中、大学生,二者相加给《王者荣耀》提供了全地域和全年龄的潜在用户。根据QuestMobile在2017年1月发布的数据,在《王者荣耀》的月活跃用户中,有13.8%的用户分布在一线城市,32.6%分布在二线城市,21.2%分布在三线城市,32.4%分布在四线城市及以下,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占到了一半以上。

另外,51.2%的用户在24岁以下,超过20%的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上。反观《阴阳师》,超过60%的用户都分布在一、二线城市,24岁以下的用户占到了63%。两相对比可见,《王者荣耀》在年龄和地区上的辐射范围更广,自然能得到更高的曝光度和更广的发展空间。另外,根据极光的数据,《王者荣耀》玩家的男女比例大约在1:1.18,女性玩家占到了54.1%,这在MOBA、FPS或吃鸡等竞技性较强的游戏中,是一个很高的占比,原因不外乎游戏中美型的人物形象和极具巧思的皮肤设计。

《王者荣耀》打破了竞技游戏领域的性别壁垒,而女性玩家也给《王者荣耀》带来了新的商业维度。同时,《王者荣耀》和这两款通讯工具的关系十分紧密,除了要通过微信和QQ登陆以外,还可以直接分享战绩、建立房间等,在微信和QQ上还有《王者荣耀》的助手小程序,为游戏增加了极强的社交属性和工具支持。到了今天,随着以《王者荣耀》为核心的IP衍生逐渐完善,这款游戏也真正实现了“全民化”。

周年庆活动现场

图源:微博@王者荣耀

姚晓光曾在一次《王者荣耀》主题演讲中提到,现在已经不能再用“游戏”的概念来理解《王者荣耀》,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午休时和同事开黑,回到宿舍和室友打上几局,情侣二人组队“虐狗”;即使一个人打游戏,也能在游戏里遇到师傅,结交好友,抱住大腿……一切都落在腾讯最初做游戏的逻辑:在实现玩家的技术崇拜和娱乐需求的同时,也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经历了手游市场的野蛮生长,移动电竞的从无到有,IP产业的融合再造,其实回归到游戏本身,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一句:“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参考资料:

1、距离张小龙就差一个和菜头了,老道消息,2017.3

2、《王者荣耀》制作团队在成都 三位总监都是王者段位,四川新闻网,2017.6

3、揭秘腾讯“第一游戏工作室” 天美游戏的前世今生,钛媒体,2018.7

4、从《英雄战迹》到《王者荣耀》背后的成长故事,GameRes,2017.10

编辑于 201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