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Ant Design

数据可视化的驱动与使能

老司机开车

开车的同学知道,一般我们用“指哪打哪”来形容汽车转向精准、没有虚位。“指哪打哪”是指汽车的操控体验,更是驾驶乐趣的一部分。驾驶员轻拨动方向盘,轮胎转向带来的阻力以及路面反馈传至车身,动力的线性输入与制动的时实响应让驾驶员能控制自如。

“指哪打哪”形容车听从驱使,是人对车的输入控制以及车对人的输出反馈,是一个互相修正的过程。在数据可视化设计中,操作“听从驱使”的可视化作品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听从驱使示例

示例一

某公司运营同学需要找出品类销量下滑的原因。在图表上,运营同学的思路是找出症结、定位问题、关联分析、验证设想、得出结论并给出运营策略调整方案。

示例二

某同学向公安报案称账户被盗大额资金,公安案件科分析专员从受害人的资金流向追溯至相关木马团伙,通过关系扩散查验可疑人员,顺藤摸瓜最终找到嫌疑人并抓捕。


上面两个示例提供足够便捷的过滤筛选组件,配合鼠标悬停、点击、框选等操作,方便用户查看更多视图空间,快速定位感兴趣的数据空间,这种操作体验能帮助用户事半功倍。



何谓听从驱使

听从驱使本质上是用户对可视化的控制能力,是一种主观感知与信念。听从驱使包括两部分,“驱动 Drive”与“使能 Enable”,这两步正向不断迭代,引导用户一步步剥开数据的面纱。

驱动 Drive

数据可视化听从差遣,用户可根据前馈信息预示、驱动可视化,用户对可视化作品享有控制权,数据可视化符合用户的显性需求。

使能 Enable

数据可视化遂用户心愿,用户根据反馈引导进行下一步操作,帮助探索数据规律或者发现更多数据奥秘,数据可视化符合用户的隐性需求。


为什么要听从驱使

增加探索意愿

用户处在海量、无序、异构数据的海洋中时,需要随时面对有限屏幕空间与无限数据空间带来的冲突。可视化应当给予用户适当的选择权,让其可对信息进行控制,具备信息聚焦、下探的能力。这些可视化能力能提升用户的参与度和探索意愿,不让其迷失在数据的海洋中。

不听从驱使:数据过载时不给用户数据聚焦的能力(如下图)


听从驱使:用户通过筛选器可以选择感兴趣的数据序列(如下图)

减少焦虑感

移动端长按滑动(Touch & Hold)更新激活点数据、左右轻扫(Swipe)平移视图是用户的既定认知。左图长按滑动后的反馈为平移视图,此时用户心里咯噔一下,又继续操作了一遍,操作的预期与结果确实不一致,有些“不听使唤”。右图符合用户心智模型,预期与输出结果一致。

不听从驱使:视图平移,不符合预期-长按滑动时数据点不更新(如下图)


听从驱使:视图不动,符合预期:长按滑动时数据点更新(如下图)

由此可以看出,如果可视化作品操作时不符合用户的既定认知,可视化则变得不受控,用户心里会紧张、导致重复范错,甚至责怪自己。

如果赋予用户较高的驱使感且得到正向的反馈指引,引导用户操作下一步,那么用户心态会更积极,更愿意接受挫折及试错,这种听从驱使可以消除未知、不确定性所带来的紧张与焦虑。


怎么做到听从驱使

前面讲过,可视化听从用户驱使需具备两点能力:

  • 驱动 Drive:通过前馈预示让用户知道可视化能做何互动;
  • 使能 Enable:通过反馈引导用户进一步让用户与可视化互动;

可视化交互时,驱动用户完成一期探索,探索后反馈引导发出的信号成为下一步操作的前馈提示,再次驱动用户操作可视化后,如此反反复复直到帮助用户找到数据的潜在规律或者找出数据真相。


从心理学的四个概念进一步解释:

  • 示能:可视化特性与预设交互的关系,是否可被操作;
  • 意符:即信号,告诉用户可采取什么操作,如何行动;
  • 映射:事物之间的关连关系,是怎么联系的;
  • 反馈:操作之后的回应,是否及时、有效;


示能

示能 Affordance 指可视化作品可能的潜在行动,只有当它们都是可以被感知的用户才容易地发现它们,它揭示了用户与可视化互动的可能性。

例如我们默认认为屏幕上的可视化都可以进行交互,PC 可视化作品可以 Hover 交互,移动端可以点点按按。示能存在但可能不可见,可视化设计师的一部分职责就是实现示能的可见性。


意符

意符 Signifiers 是可视化作品传递的信号,暗示可能的潜在行动,让用户该知道该如何去控制可视化。无论是示能还是交互方式,都应照顾用户已有习惯,需符合用户心智模型。



在 PC 可视化上,可视化设计师很容易忽略鼠标指针样式设计,经常默认一个鼠标样式进行到底,可视化如何驱动用户以及如何让用户具备可视化的能力全靠猜。


映射

映射 mapping 表示可视化元素间关系,应用于控制-反馈模式的设计或布局;比如方向盘可控制汽车转向,下拉筛选器出来的选择框。以空间布局对应关系的自然映射为例(如下图)


反馈

反馈 feedback 是用户操作之后的回应,反馈应当是即时、有效的。在可视化设计时,如果需要,我们建议给出用户深层次的反馈以便指引其进行下一步的操作。


小结

要做到听从驱使,需给用户控制感,让用户享有对可视化的控制能力。例如提供足够便捷的过滤筛选组件,配合鼠标悬停、点击、框选等操作,方便用户查看更多视图空间,快速定位感兴趣的数据空间,亦或根据特定变量对数据进行排序、突出、降维处理等。当我们将这些组件与交互动作进行结合,用一些习以为常的交互去操纵可视化时,用户将会很清晰、并且有信心控制好当前视图。

数据可视化不仅仅只是一张好看的图,它构建的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随时在解决有限屏幕空间与无限数据空间带来的冲突。这个系统可以驱动用户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引导用户有能力进一步拿到结果,如此反复交替迭代,帮助用户完成一些平时看来不可思议的任务。只有这样,用户才能操纵听从驱使的可视化,就像文章开头所述,如老司机开车一样丝般润滑。


如需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移步:

数据可视化的驱动与使能 · 语雀www.yuque.com图标

AntV 各产品正在体系化升级,如对可视化设计感兴趣,且自认为有两把刷子,欢迎投简历+作品集至 antv@antfin.com

数据可视化设计师:负责 AntV 相关设计工作,主要包括可视化设计体系搭建,可视化中台产品界面风格设计,输出高品质设计方案与规范。
发布于 2019-10-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