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大乘佛法

正觉法义辨正:「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是指「第八识能了知众生自己的七转识心行」

  1. 简介

撰写「正觉法义辨正」系列,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祈望讨论过程中,各方都能够因之而进步,日趋真理,早成佛道。

佛不在世,佛弟子「以法为师」追求真相,过程中必须辨析法义厘清谬误,此乃学人的权力与义务。

未成佛前,犯错是必经的修行过程,只要秉持理性健康的态度,与其他学人砥砺交流,从错误中虚心学习,知过即改、随时抛弃错误修正观念,所有错误都是学法中殊胜的「增上缘」。


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经常引用《维摩结经》中之「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二句经文来证明正觉的「明心」是真悟:悟得能了知七转识心行、同时不分别六尘的第八识(如来藏)。

萧导师认为,错悟的诸方大师只是悟得「离念灵知心」,此心属于能分别六尘之意识心,所以无法以《维摩结经》来印证所悟。

本文辨正的重点:

  • 萧导师对「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解读错误,不是经文原来的意思。经文中「菩提」的原意是「正遍知」、「佛智」、「正智」,不是「第八识(如来藏)」。


  • 萧导师将「了众生心行」解读为「第八识能了知众生自己的七转识心行」而经文的原意其实是「佛智能遍知一切众生的心行」。玄奘的译本里面「遍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遍知故」,说得非常清楚:是了知一切有情心行,不是众生自己了知自己七转识心行。


  • 「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其实是鸠摩罗什的错译,正确的译文应参照玄奘之译文「无门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离故」。这一句的意涵,参考窥基的诠释:「正智即是能了知(诸法实相、众生心行)之门,除此更其它;正智与内六处,体,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实相、众生心行),即名为『』,更『(其它)』也」。所以,这一句的意思不是萧导师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不会六入、不分别六尘」。


从上可知:《维摩结所说经》中之「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两句经文,不能用来证明正觉的明心是真悟,当然也不能做为否定「离念灵知」的经证。

由于这句经文涉及的内容繁多,本文会写成一个系列。先预告一下第二篇辨正的内容:

    1. 众生「因地」的第八识能了知七转识的心行吗?
    2. 正觉的「明心密意」─第八识能了知七转识心行─能被「现观」吗?还是只是一种错误理论的「胜解」?


02. 正觉「明心」理论大要:

讨论《维摩诘经》的两句经文前,先复习一下正觉同修会萧导师的「明心」纲要:

  1. 禅宗的开悟「明心」就是《成唯识论》中说的「真见道」;明心者能找到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现观」第八识的功能
  2. 根据萧导师所说,第八识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能了知七转识─尤其意根末那识与意识─的心行,配合其心行流注种子而成就出生万法之功能。
  3. 第八识被定义为「真心」,七转识被定义为「妄心」,如此「真妄和合」运作,成就万法。
  4. 此外,这个第八识「真心」不分别六尘,所以是「无分别心」,而七转识「妄心」则有分别六尘的功能;「明心」就是以能分别之妄心找到无分别之真心,现观真心之不分别六尘等之真实性、如如性──真如性,是为「证真如」、得「无分别智」。
  5. 找到真心后,能分别的妄心再来「转依(转而依止)」真心无分别的体性(变原本能分别的体性,止真心无分别的体性),由此获得解脱的受用。


03. 萧导师如何解释正觉「明心密意」与「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之间的关系?

为了证明上述这些「明心」说法,萧导师经常引用鸠摩罗什翻译的《维摩结所说经》中「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两句经文作为圣教量:

接下来说「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所有众生的意根、意识在想什么,想要瞒骗如来藏,永远骗不过去;因为意识与意根所思所念,如来藏完全了知,没有不知的。……等到去禅三破参了,当场我就要考你,为什么说「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你得要具体的说出来,为什么祂知道众生的意识、意根在想什么?你帮我证明了,我才帮你盖金刚印。……如果亲证了,就可以当场现观祂不像木头石头一样的全然无知,所以祂虽然离六尘中的见闻觉知,但仍然有知,这就是本觉:只是祂的本觉不属于六尘中的知觉,所以永远不与贪瞋相应,所以叫作自性清净心,又叫作阿赖耶识

……真心既然叫作阿赖耶识,成佛时改名为无垢识。请问:是什么意思?就是能认知、能识别,当然就是了别。既然能了别,怎么可能完全无知?只是祂那个知觉,不在六尘中运作,所以他还是有知觉的;所以说,不在六尘中了知的这种知,才是菩提心,因为祂能了知众生的心在想什么。但是这个密意不能明着告诉你,你若想要知道,得要自己去参。等你找到了如来藏,不必我为你解释,意在言外,你自然会知道。
维摩诘居士方才说「知是菩提」,可是回过头来却又说:「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所以这部经让那些凡夫大师们恨死了,因为看来它的经文自身似乎是相对立的:知是菩提,又说不会是菩提。怎么办?该怎么以觉知心、离念灵知心来解释它?解释不通啊!因为灵知心意识是无法用来解释这部经文的。但是等你悟到如来藏时,两边都通,这个如来藏可以有知,却又同时不会六入。入,不超过六种──色声香味处法;一般众生意识心都是不断的在接受六尘,六尘进入觉知心中就叫作六入:眼识有色入,耳识有声入,乃至身识有觉触之入,意识与意根有法尘的入。这六入,如来藏是完全不领会的,因为祂对六尘是离见闻觉知的,祂面对外六尘而生内六尘时只是如镜现像。镜子不会去分别:「我照到了这个色尘的好坏美丑。」镜子是不对所映照的色尘加以分别的,只是自动的平等反映给你看;如来藏借着你的五色根去面对外五尘及外五尘上的变动法尘,变现完全相同的内六尘出来,但祂自己并不加以了别,所以不会六入。可是如果有一天有谁宣称开悟了,悟出来的结果是离念灵知心,……这时,你告诉他:「维摩诘菩萨说:『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你这个离念灵知会六入,会的就不是真菩提心。」[1]


萧导师不但举出这两句经文作为正觉「明心密意」的经证,并用此经证批判诸方「错悟」的大师,认为他们所悟皆落入意识境界、离念灵知心境界。

萧导师在其著作《维摩结经讲记》的〈自序〉中说:

大乘法之证悟,不许外于教门;若外于经典圣教开示,而言「所悟虽异于教门,然亦是宗门之悟」,当知即是错悟,其所悟必定已经异于宗门之悟,教门所说法义正是说明宗门所悟内涵故。 《维摩结经》是佛门照妖镜,一切错悟之师,都不敢援引此经来印证自己之所悟。一切六识论之邪见者,譬如应成派中观见者及自续派中观见者,都回避此经的检验;或曲解此经,使经意偏离原意而符合其六识论邪见:故意以意识境界来解释此经正理,取代为六识论之法义。

他们之所以会有如是行为,都因所悟错误而无法以此经意来为自己印证所致。此经中言:「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又言:「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同一真心,竟言无知无觉而不会六入,复言其实有知,能了知众生七识心之心行,则使坠于意识境界之自续派中观见者及应成派中观见者,都无所适从;亦使坠于离念灵知意识心境界之禅门错悟者,不知所从,是故心中每每排斥之,或故意以曲解之手段,扭曲经意来印证自己之所「悟」。 然而意识心不论修至如何微细,都不能超过非想非非想定中之意识;三界中一切最细意识心,无过于此,过此境界即无意识存在;而意识心不能通过此经如是法义之验证,故错悟之说法者只能以意识心的不同方向来解说此部经文。

然而如是经文中之真正意涵,其实都是说第八识如来藏之本来清净性与功德性,证明其非无而有真实性,亦证明其常住本来涅槃之中;若以意识解知者,都无法免于曲解经意之大过;却异口同声主张其曲解后之经意是佛说,即成为谤佛者,佛陀所说从来不是他们曲解后之义理故。由是故说,此经是禅宗证悟者自我印证之极重要经典,亦是错悟者亟思加以曲解之重要经典;由此可以证明此经法义之熏习,对于禅门求悟般若禅者之重要性了!


《维摩结经》属于哪一个佛法理论体系?

《维摩诘经》意涵丰富,其中有般若「无所得」遮遣双非的旨趣,也有「一切是真如」的肯定性表述。诠释经文时,应依经文前后语境整体解读,不能随便以自意强加附会。

下面是《维摩诘经》「无所得」遮遣双非的一个典型例句:

《说无垢称经》卷2〈3 声闻品〉:「诸法毕竟,非已生、非今生、非当生,非已灭、非今灭、非当灭义,是无常义;洞达五蕴毕竟性空无所由起,是苦义;诸法究竟无所有,是空义;知我无我无有二,是无我义;无有自性亦无他性,本无炽然、今无息灭,无有寂静,毕竟寂静、究竟寂静,是寂灭义。』说是法时,彼诸苾刍诸漏永尽,心得解脱。」(CBETA 2019.Q3, T14, no. 476, p. 563a17-24)

《维摩诘经》「一切是真如」的肯定性表述:

《说无垢称经》卷2〈4 菩萨品〉:「一切有情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一切圣贤亦如也、至于慈氏亦如也。若尊者慈氏得授记者,一切有情亦应如是而得授记。」(CBETA, T14, no. 476, p. 564, c20-23)

《维摩诘经》的任何版本都没有如来藏与阿赖耶识这两个名词。

萧导师不理解中观的教理,也不厘清唯识学中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如三者的区别,硬要套用他自己独创的法义系统来解释此经的内容。

从上面萧导师这篇《维摩诘经讲记》〈自序〉来看,萧导师讲这部经的目的,完全是因为「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这两句经文,可以被他摘取出来,做为正觉「明心密意」的极有力经证。


04. 辨正

4.1 正觉如何界定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和功能?

进入辨析前,先重温萧导师关于第八识(如来藏)的体性和功能的说法:

  • 第八识是「生灭与不生不灭和合」,「不生不灭」的是真实常住无漏清净性圆成实性心体,「生灭」的是识中所含藏的有漏染污种子。
  • 「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心体具有「不可知之了」;「」是指「了别」的功能。此了别功能,称为「本觉」。
  • 第八识(如来藏)心体的了别性,一方面是不了别六尘──无前六识之见闻觉知,一方面能了知前七识之心行
  • 因为第八识心体不生不灭、常住,所以具真实性;不了别六尘,所以于六尘如如不动心,是为如如性;因为具备这种真实性与如如性,所以说它有「真如性」。这个「真如性」是第八识心体所显。
  • 第八识面对六尘如如不动,所以不与贪瞋烦恼相应,因此自性无漏清净,因此称为「自性清净心」。
  • 第八识不了别六尘,所以是不分别六尘的「无分别心」,找到此无分别心,可生起「无分别智」,现观此心所显之真如性,称为「证真如」。
  • 此心既具真实性,又能了知前七识之心行,配合流注种子成就万法,所以具圆满地成就诸法之真实性──圆成实性。


4.2

以上的说法,不合经论之处太多,需要开多篇单独专文讨论。本文先就第二、三点辨正。

为了证明上面的第二、三点——第八识心体具有「不可知之了」(本觉);它一方面不了别六尘,另一方面能了知前七识之心行——萧导师引《维摩诘经》的「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与「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作为经证:

此经中言:「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又言:「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同一真心,竟言无知无觉而不会六入,复言其实有知,能了知众生七识心之心行

萧导师认为:「真心」就是指「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心体。真心之了别性,一方面「无知无觉而不会六入」,即「不了别六尘──无前六识之见闻觉知」;另一方面「其实有知」,因为「能了知众生七识心之心行」。

萧导师并将上面这两句经文的「菩提」解读为「菩提心」,认为这个「菩提心」等同他主张的明心目标──「真心」、阿赖耶识第八识(如来藏)。

同时,他将「众生心行」解读为「每个众生自己心中七识心之心行」。


4.3 《维摩结经》中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的正确意涵

《维摩结经》自古以来有二种流行本:

    • 鸠摩罗什所译之《维摩诘所说经》,有罗什弟子僧肇注释的《注维摩诘经》;
    • 玄奘翻译的《说无垢称经》,有窥基注释的《说无垢称经疏》。

现代有黄宝生译注的白话新译本:《梵汉对勘维摩诘所说经》。

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在鸠摩罗什和玄奘奘译本里面,出现在卷二的〈菩萨品第四〉(黄宝生译本之第三〈声闻及菩萨推辞问疾品〉),前后语境与弥勒菩萨的经历有关。

弥勒菩萨是世尊授记的「未来佛」,他以前在兜率天向众天子说法时,维摩诘菩萨向他诘问:

「时无垢称来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尊者慈氏!唯佛、世尊授仁者记,一生所系当得无上正等菩提。为用何生得授记乎?过去耶?未来耶?现在耶?若过去生,过去生已灭;若未来生,未来生未至;若现在生,现在生无住。如世尊说:「汝等苾刍剎那剎那具生、老、死,即没即生。」若以无生得授记者,无生即是所入正性,于此无生所入性中无有授记,亦无证得正等菩提。」(CBETA 2019.Q3, T14, no. 476, p. 564c7-16)

维摩诘菩萨的意思是:从「一切法无生」的道理来看,「过去生、未来生、现在生」都不可得。这样的话,既然本来无生,当然不能授记,也没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证。[2]

于是,维摩诘菩萨告诉弥勒菩萨,应该「舍于分别菩提之见」,也就说不要对于「菩提」产生「自性见」,执着「菩提」为实有,也是一种法执。

维摩诘菩萨接着开始演绎「菩提」的正理,其中就有「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二句。[3]

简而言之,这整段经文其实是以般若中观体系「无所得、无分别」旨趣讨论「菩提」。

维摩诘菩萨与弥勒菩萨讨论的是「菩提」是未来弥勒菩萨成佛时所证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正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正遍知」,也就是转依所得的佛果──所生得的「大菩提」(四智相应心品)与所显得的「大涅槃」(四种涅槃)。

鸠摩罗什译本的「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玄奘翻译为「遍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遍知故」,黄宝生翻译为「洞悉一切众生心意、行为和意愿是菩提」。

不是萧导师所说:阿赖耶识了别自己七转识的心行。

这三家的译本,加上僧肇、窥基的注释,皆一致显示这里的「菩提」是指佛果中的转依所生得的「大菩提」──四智心品

所以窥基的注释说:「菩提」为「正智」、「果智」;「遍知一切有情心行」则是此果智之德用。[4]

这个诠释完全符合《成唯识论》的说法:与佛地「无垢识」相应的大圆镜智,才有遍知一切众生心行的德用,众生因地的阿赖耶识没有这种功能(也无法了知自己心中的七转识心行)。[5]【下篇再详细讨论此议题】


4.4 《维摩结经》中「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的正确意涵

至于第二句,鸠摩罗什译本的「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比对三种译本,翻译和诠释都不尽相同。

僧肇以「内外入皆空,所以诸入不(相)会,这是菩提的相」来解读此句,意思是「菩提智体,了知六根、六尘皆无自性不可得,根尘不可得,自然二者之间的交会也不可得。」

玄奘翻译为「无门(或无间、无问)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离(或不杂)」。[6]

此句之「」和「」,不同版之藏经中为「间或问」和「杂」字。

从窥基的注释可看出,应分别为「」和「」才合理。

黄宝生的《梵汉对勘维摩诘所说经》指出:「诸入不会」中的「诸入」指「诸处」。玄奘翻译「内六处」,指眼、耳、鼻、舌、身和意。「不会」按原文是advara(「无门」),指无门可入。[7]

窥基批评鸠摩罗什译本的「不会」为「文错难知(其义)」,意思是鸠摩罗什翻译错了,所以此句的意思不好理解。

窥基对此句的诠释:正智即是能了之门,除此更无能了用故;与内六处,体不相离,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即名为「」,更「无门」也。

整句的白话解读:(菩提的)正智就是能了知(诸法实相、众生心行)的门,除此更(其它有)能了(知之)用故;(正智)与内六处,体,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实相、众生心行),即名为『』,更『(其它)』也。

黄宝生对此句的翻译,似乎结合了鸠摩罗什译本的下一句——「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他将此二句分别译为「诸处无入口是菩提」、「远离一切熏习相续烦恼而不混杂是菩提」。黄宝生的「诸处无入口是菩提」与玄奘翻译的「无门是菩提」接近。


综合不同译本及注释之内容,请见下表:

简而言之,先不论各家译本的差异之处,经文中的「菩提」毫无疑问指的是「佛智」、「正智」,不是指众生因地的阿赖耶识。

不会」应是「无门」的错译,即使不是错译,还是与萧导师的「不了别六尘」毫无关系。【至于阿赖耶识了别什么,真是不了别六尘吗?下篇再详细讨论。】


05. 萧导师对经文意涵的错解

从上面的论述可知,对照《维摩结经》中此二句的本意,萧导师做了以下误读:


一、「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遍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遍知故)」:指的是菩提(佛智),有遍知一切众生心行的功能。

菩提」:是指证悟或成佛后的「正智」,不是萧导师所说,是因地中的第八识(真心)

」:指「正智」遍知功能,不是萧导师所说的「第八识的不可知之了、本觉」。

众生心行」:指「一切有情所有心行」,不是萧导师所说的「了知众生自己的七转识心行」。


二、「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无门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离故)」:

(菩提的)正智即是能了知(诸法实相、众生心行)之门,除此更(其它有)能了(知之)用故。

(正智)与内六处,体,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实相、众生心行),即名为『』,更『(其它)』也。

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无门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离故)」不是萧导师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不会六入、不分别六尘」。


06. 萧导师曲解经文的「逻辑」?

佛经不是散文小说,不可以以字面意思直接意会。

佛经里面的专有名词都有特定的意涵,不适合直接意会。读经更加要注意各家译本(梵文、藏文)之间的差异,还要参考译本的注解。此外,汉文译本用字简练,涉及对古汉语的理解,这也是现代人觉得佛经艰涩难读的其中一个原因。

历代义学僧和学者,不管有什么证量和体悟,鲜有人敢不尊重经论,随意抓出一句经文,按照自己的理解诠释。

萧导师读经解经,从来不对勘查证文献。这一点,从他所有的解经著作中——以及增上班《瑜伽师地论》的解经方式——都清楚可见。

正觉学员看不出其中的问题,是因为自己不读经,也不读其他学者大师的注解,所以比对不出治学严谨方面差异之巨大。加上自己所知太皮毛,导师拿起经文说得头头是道,自然不假思索,信以为真。

萧导师抓出《维摩诘经》里面的这两句经文,就如同笔者在其他辨正文章所说,目的只有一个:用来证明自己体悟的「境界」,就是大乘见道的「证真如」。

所以在《维摩诘经讲记》<序言>里面,他忽略整部经的旨趣以及经文的前后语境,只挑出这两句重点说明,以证明连这部赫赫有名的经典都支持他的说法。

萧导师在解读《维摩诘经》的这两句经文时,同样是「六经注我」的心态:不顾经文前后语境,断章乃至断句取义,扭曲经文原意来附合自己先入为主的看法。

这其中最大的过失是,这部经的玄奘译本,比鸠摩罗什翻译的忠实严谨。

萧导师是无知还是故意视而不见,逃避玄奘窥基浅白易解的译注,只选择表面上可作宽广解读的另一个版本?

本文的辨正,显示萧导师在自己写的《维摩诘经讲记》〈自序〉中的立场和论点毫无立足之地。

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二句经文,不能用来证明正觉的明心是真悟,也无法成为正觉「明心密意」的佐证。

以上内容,是属于佛经「圣言量」层次的辨正。

至于「第八识是否能了知七转识心行」、「第八识是否不了别六尘」的议题,则不止于佛经「圣言量」的层次,并牵涉到唯识深层理论的辨析,这些将在下篇文章讨论。



资料:


《维摩诘所说经》卷1〈4 菩萨品〉:

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

(CBETA, T14, no. 475, p. 542, c1-3)


《说无垢称经》卷2〈4 菩萨品〉:

遍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遍知故;无[2]间是菩提,内六处等所不[3]杂故;无杂是菩提,一切烦恼相续习气永远离故。

(CBETA, T14, no. 476, p. 565, a18-21) [2]间=门【宋】【宫】,〔间〕-【圣】。[3]杂=离【圣】。


黄宝生译注《梵汉对勘维摩诘所说经》,页109:

洞悉一切众生心意、行为和意愿是菩提。

诸处无入口是菩提。

远离一切熏习相续烦恼而不混杂是菩提。


窥基《说无垢称经疏》卷4〈4 菩萨品〉:

经:遍知是菩提(至)所不杂故。

赞曰:下三句,明智菩提用。

遍知心行,能照之用。

正智即是能了之门,除此更无能了用故;与内六处,体不相离,依六处起,能了诸法,即名为「门」,更「无门」也。旧名「不会」,文错难知;果智能会,非因六处可能会故。

经:无杂是菩提(至)永远离故。

赞曰:智体无漏,非烦恼杂。烦恼现行相续乃种习气,永远离故。

(CBETA, T38, no. 1782, p. 1060, a10-18)

僧肇《注维摩诘经》卷4〈4 菩萨品〉:

无为是菩提,无生住灭故。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

什曰:智慧是菩提,知他心也。实相是[5]智之因,亦名知他心也。

肇曰:菩提不有,故[6]无生灭;菩提不无,故了知众生心也。

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

肇曰:诸入,内外六入也。内外俱空,故诸入不会。诸入不会,即菩提相也。

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

肇曰:生死所以合烦恼之所缠,离烦恼故无合,无合即菩提也。

(CBETA, T38, no. 1775, p. 363, a19-28) [5]智=知【甲】。[6]无=不【甲】。





  1. 平实导师《维摩结经讲记》第二辑,页267~270。
  2. 《维摩诘所说经》卷1〈4 菩萨品〉:「弥勒!世尊授仁者记,一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用何生,得受记乎?过去耶?未来耶?现在耶?若过去生,过去生已灭;若未来生,未来生未至;若现在生,现在生无住。如佛所说:「比丘!汝今实时,亦生亦老亦灭。」若以无生得受记者,无生即是正位,于正位中,亦无受记,亦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CBETA, T14, no. 475, p. 542, b1-8)
  3. 《维摩诘所说经》卷1〈4 菩萨品〉:「是故,弥勒!无以此法诱诸天子,实无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亦无退者。弥勒!当令此诸天子,舍于分别菩提之见。所以者何?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寂灭是菩提,灭诸相故;不观是菩提,离诸缘故;……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不合是菩提,离烦恼习故;……微妙是菩提,诸法难知故。」(CBETA, T14, no. 475, p. 542, b19-c8)
  4. 《说无垢称经疏》卷4〈4 菩萨品〉:「经。遍知是菩提(至)所不杂故。赞曰。下三句。明智菩提用。遍知心行。能照之用。正智即是能了之门。除此更无能了用故。」(CBETA, T38, no. 1782, p. 1060, a10-12)
  5. 《成唯识论》卷2:「故异熟识不缘心等。至无漏位胜慧相应,虽无分别而澄净故,设无实用亦现彼影,不尔诸佛应非遍知。」(CBETA, T31, no. 1585, p. 11, a26-29)
  6. 黄宝生译注《梵汉对勘维摩诘所说经》,页110,注3:【此处「无问」的原词是advara(「无门」),故而「问」字应为「门」。】
  7. 黄宝生译注《梵汉对勘维摩诘所说经》,页109,注5。
编辑于 2019-12-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 文化引领中国,创意复兴文化。本专栏致力于监理文化的俗乱丑错,创意文化的雅正美善。● 创建人黄胤然是诗人、跨界创意师,文化监理人,河北美院客座教授。《文化监理、优化与创意》作者,加拿大魁北克大学项目管理硕士。● 栏目汇聚各类文化创意的思想、理念、应用的文章;原创的诗词对联;公共文化监理文章;包括CCTV、湖南移动、小罐茶、农夫山泉、Cartier、Tiffany等中外知名机构,甚至官媒御用笔杆文案、广告语的漏洞、内伤和败笔的监理文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