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纳德和勒布朗:慢悠悠老头球,怎么能过人呢?

加上今天的比赛,本季莱纳德的第四节:

7分、13分、10分、15分、18分、18分。

今天上半场30分、下半场就开始给德拉季奇喂球的吉米·巴特勒:哟,你跟我是反的!


一个挺神奇的事:视觉可见,莱纳德实在不算快,但本季还是慢慢悠悠的,场均31分钟里29分。

怎么回事?

本季莱纳德每场有12分来自叫挡拆后投中,今天第四节亦然:叫个掩护,过了对位者,到了中距离,慢悠悠地不急了:调整下脚步,上篮、中投、抛射、造犯规,划拉着步子就有了。很稳。


以前挡拆没那么流行时,流行个“最快第一步”的说法。麦蒂啦、希尔啦,都如此。

1997年《SI》让大家评选,当今天下最快第一步是谁?票数第三斯普雷维尔,票数第二当年新秀AI。

第一是谁呢?34岁的迈克尔·乔丹。


其实只说第一步,杜兰特在入行第一年就很快了。这不三年级就拿了最年轻得分王,但季后赛遇到磐石慈世平,被逼到命中率35%。

论快,TJ福特、迪·布朗们都动若闪电,但为啥打不出卓越表现呢?

因为单是快,没用。

第一步快,抢住身位,谁都会;接下来怎么办呢?


卡特年少时能跑能跳,但第一步不如他表弟,就因为步幅不够大,靠低身位拱肩凑。所以卡特的撤步中投一直连接不顺,至少不如他表弟、科比和AI,可以第一步踹出去,随心所欲连优美的急停中投。

麦蒂巅峰期,第一步出去快又稳,抢住身位,连接突破和跳投,都有,像加速减速随心所欲的跑车。

希尔在常年没远射的情况下,可以在20世纪最后五年横行天下,是靠了大步幅,以及夸张的协调性:他的侧身抢位幅度很大,比如右脚朝左前方交叉步,可以半个身体抢过去,然后一个扭身蹬腿跟上。视觉上,就像刀片斜插到对手空挡。这方面,J博士也是。

韦德出了名的低重心。莱利所谓“重心有时比膝盖还低”,压重心,迈长腿,抢到一个身位,接下来就是低重心持续晃欧洲步之类了。

底盘低,怎么都能玩。加上超长臂展,所以拦不住。

第一步抢住容易,后续你得操作好,不翻车,才算突成功了。


34岁的乔丹肯定不如年轻时了,但第一步的大步幅、低重心、平衡、后续妖艳操作,都行。所以还是可以被大家赞许为天下第一快。只论快,1997年的AI当然已经够快了,但那时还不够老辣。


又四年后,AI天下皆知的跨过泰伦·卢,厉害在哪儿?

动若脱兔,但收得回来,大步幅出去了,一收,还能连跳投。啪,卢就倒了。

这一下不止是快,重要的是,能放能收;最重要的是了解得精确:出去多少步幅,收回多少分寸。

自我控制


年轻时,许多球员都是一味快。一步跨过海,一蹬飞上天,把人飞过了再说。所以经常有人跑着跑着,冲过了对手,连自己都冲过了,结果上篮都不减速,当啷,球滑筐而出。

成熟了之后,就不着急了,就控制自如了。英语所谓“under control”

篮球史上最“under control”的,是斯托克顿。你很少看到他在半场攻防时加速或冒险长传——当然推反击时另当别论。

斯托克顿讲的是个准,准就不能急。要突破,也是靠掩护:队友挡开一个人,自己进去操作。


跑题了,说莱纳德。

他当年打下的扎实基础,让他明白了个道理:一味求快没用,重要的是抢稳身位。

莱纳德很少低头强冲。经常是大步幅加大侧身,一步出去,抢个身位,非运球手扛着对手,过了对方的肩,立刻起腰减速:把对手隔在身后了,接下来的对手是篮下的防守者了。

那么,要么连中投,要么找空间上篮,要么低重心扛着对手上,再选择吧。

所以这就是莱纳德打球看着不快,但节奏分明的原因:

靠身位让过外围第一重;靠步伐单挑补防第二重。

中间只有迈步抢身位和出手投篮那一下是快的,其他都可以是直着腰的稳操作。


这个道理,其实有个人明白得更早。

上两季得分王,到了半场都是越打越慢,叫掩护,过了第一个对位者,用肩、屁股和非运球手把对手隔在身后,再寻思是要后撤步还是欧洲步,或者找三分手。

何必急着快呢?快了就看不清队友、上篮还容易滑筐了。


所以打篮球,单是快没用。

节奏、身位、步伐才是一切。

所以巨星越到老年,越是琢磨这个,殊途同归。


塔图姆今天23分,叫掩护到急停节奏分明。解说员在场边夸他“under control”。

当然也跟心态有关:海沃德分配球合理,塔图姆自己也有足够出手权,肯巴又不黏球,所以本季凯尔特人诸位,职责分明,不着急了。


莱纳德场均12.5次挡拆后出手,非组织后卫中第一。下面是场均10.1次的东契奇,道理类似:虽然削了婴儿肥,东契奇依然不算快,但是打得贼。

叫掩护,侧着身子晃到罚球线附近了,操作空间就多了:传球、小抛、撤步三分、上篮。

他没有莱纳德那么强硬的肩胯,可以挂着人打,但他(和加里纳利)用步伐钻身位骗犯规,那都是本能反应了。


顺带说英格拉姆。

英格拉姆以往的优缺点,都很明白。

优点:脖子下面都是腿,臂长和扬尼斯一个水平,有球感,能运球,能启挡拆,什么都会。

缺点:缺爆发力,缺力量,一碰就歪,一撞就散;什么都会,但一施压就什么都不会了。无球不够精致,缺少无球威胁。


看他以前打球的都知道,他一旦心态不好,就容易躲着打:不敢强投三分,不敢大胆传球,进攻时要么急急忙忙投了拉倒,要么黏黏糊糊找人传球。

一句话:不脆。

所以他迄今打得最好的两段时光,一是2019年初,二是2018年春天阿球受伤、他当组织者那段。

他得有球权,而且是无可置疑的球权。他知道自己不打也没人打了,好,我来!


过去两周,鹈鹕这边,胖虎蔡恩养伤,阿球是个组织者,持球权基本就在霍乐迪和他之间转。鹈鹕又打得快,他的鸵鸟长腿大步幅,太适合这节奏了。

有球权,有节奏,心态就开了。

然后是技术上的小调整。

英格拉姆之前的问题,如上所述:容易急吼吼。总想一步过对手,一步冲篮筐,但跟人一撞,又容易散。

但今年春天以来,他心态平了。

体现在比赛里就是,他不急了。埋头冲的少了。步幅变小,更多用来调整位置。跨大步幅,更多用来腾挪空间,而不是一味冲对手了。

“我不用彻底晃开你,我只要晃开点空间就行,反正你也够不到我!”

对网,他得到40分,射中17球,11球来自持球掩护,反击4个,来自队友的传球定点投篮和非掩护持球打,各只有一个。

基本是:持球掩护挡出个身位,不急着投篮,非持球手挡出个身位,然后,或撤步投篮,或转身投篮,或者跨步慢速欧洲步——不急着突,而是绕着躲。

虽然长臂长腿很杜兰特,但打起来其实有些像少年科比或少年麦蒂。


刀子戳进去,急吼吼地一通搅和,那是新手的紧张。

知道骨头缝有多宽,自在地划拉,精确地出手,这叫游刃有余。

信心不是单纯的“我一定能干死对手”,还体现在具体细节上。信心是会直接影响球员动作尺度,乃至临场决定的。

有信心更多是,“我知道自己发多少力、怎么打能得手,所以我不用急”。


2005-06季,早熟如勒布朗,也有过低头加速的爱好:退到中圈,溜开腿,左手运球,低头起速,从对方右肩强过,不减速,整个人滑出底线前,左手抛一个打板。

2011年总决赛后,他不这么打了。2012年对凯尔特人传奇的第六场45分,众所周知,打得所谓“充满侵略性”,杀气满溢。

但如果回头看,会发现:一条龙过皮尔斯,只下了一次腰;两个背身中投前,脚踏稳的那一步非常谨慎;一条龙过朗多袭篮,也是不下腰,卡着身位就走了。包括翻身晃过皮特鲁斯之后,挂着皮特鲁斯还做了个投篮假动作晃KG,然后出手的。

这也是许多人念叨“勒布朗在迈阿密后期体重太大了,运动能力减弱了”。

不是的。

他减少了沉肩低头,经常直着腰,步幅也小了,重心变化也少了。后转身和撤步多了,投篮减少了后仰和起跳高度。

这些都是为了方便随时转向,连接其他动作。


本季勒布朗有两个习惯动作,一个姑且叫“坐着跑”,重心下去了,但还是直着腰,推转换或过人用的。

一个是半侧身左手运球,姑且叫“希尔式运球”,是用来右脚抢身位的——对手忌惮他右脚抢身位,总得靠后一步,他就能收球做撤步投篮了。

这里头的秘诀不是快,而是对距离和身位的精确测量。所以他跑得快时也不低头,就是溜开腿;这和莱纳德除了抢断时基本不低头。一个道理:

求的不是一步跨过海、一蹬飞上天,而只是控制得当,恰好够用。

老头球地板流的精髓,就在于此。


说到这里,想到个旧事。

2008-09季,德里克·罗斯生涯第一场对雄鹿。

我当时对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平时慢悠悠的,然后一起速,动若脱兔。

一方面是他早熟(于是三年级拿了MVP),另一方面就是,他那时能够准确处理自己的快。他知道自己想过就能过,知道多少速度能过,所以,“急什么呀?够用就行。”

发布于 2019-11-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