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言
首发于诚言
烈火与寒冰,CBA不断挣扎的大学生们

烈火与寒冰,CBA不断挣扎的大学生们

2005年,关注大学联赛的球迷发现了这样一位球员:

慈眉善目,平头,喜欢笑,胳膊粗壮,块头很大。

他的名字叫韩德君。

他代表武汉理工大学征战CUBA,待了三年,场均可以拿下15.8分,还有恐怖的15个篮板和1.8次盖帽。

​有他在,武汉理工就是CUBA的强队之一。特别是韩德君大三那年,球队居然一路过关斩将,闯进总决赛,和后来的王朝球队华侨大学拼到力竭,屈居亚军。

韩德君之所以会上大学,不走大家普遍认为的“青训之路”,是因为15岁的韩德君,虽然入选了辽宁少年队,但却没有进到最后大名单中。

无奈,只得读大学了,来到武汉理工。

三年后,辽宁队的管理层居然发现自己曾经错过了韩德君,悔不该当初,随即发出邀请。


时间来到2011年,第13届CUBA,清华大学的表现让所有人惊艳。

而其中最好的球员,是一位叫做曾令旭的后卫。

2011年是他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全国赛上,不凡的身体素质交出了场均26.8分6.7板6.5助3.5抢断的成绩单。

成绩单,满分,曾令旭,让所有人难忘。

他不应该待在大学,应该马上去打职业。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包括他自己。

北方偏北,出生于辽宁营口的刘志轩,可谓春风得意。

东北大学,场均18.8分5.3篮板4.3助攻,球风飘逸,射术精湛。

长着棱角分明的脸,那时还没有人觉得他像“康熙”,更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帅哥。

鼻梁高的男生,总是比较帅的。

2012年,全中国的球迷都关注到一个“选秀类篮球项目”,我说名字你应该就知道了。

——科比门徒,刘志轩是其中表现最好的年轻人之一。

2015年,CBA有意开始和CUBA正式接轨,做起了选秀大会。

就像NBA和NCAA那样,职业赛场确实需要大学球员的参与,靠着青训,似乎前路渺茫。这一年,大家习惯称呼为“CBA选秀元年”,有一位年轻人叫方君磊,少年得志,意气风发。

1992年出生于湖南株洲,打后卫,身高只有1米83。

这个身体在CUBA很管用:

他代表西北工业大学,45场比赛中,场均11.2分1.9助1.9次抢断。

本身整体实力不强的西北工业大学,硬生生四次打进全国八强,可谓奇迹。那年末,准确的说,是2015年12月23日,刚从NBL升上CBA没多久的北控,前身重庆翱龙篮球俱乐部,在客场94比109新疆,输了比赛。

那场比赛中,方君磊出战2分钟,1投1中,得到2分1助攻。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上过。

后来有人看到他出现在家乡的新华书店里,也有人说在从事训练营行业,那是后话。

2016年,选秀大会继续进行。

这一年CBA看似“收入颇丰”,一下子有3名大学球员成功进入联赛。

等待他们的,是光明的未来,还是阴冷的板凳,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知道的一点:他们都是大学的明星球员,我很想加一个括号——超级明星。

北京大学郭凯,状元,球风硬朗,样貌堂堂。

大学前,在清华附中打球,曾经在一个训练营里和丁彦雨航做队友。

身高2米03,机动性强,在大学篮球界没多少人可以限制住他。

选秀大会后,他去了佛山队,也就是现在的时代中国广州。中国民航大学谷玥灼,人送外号“民航战斗机”,身高1米93,体重93公斤。

跟现在中国民航大学常年八强的成绩不同,谷玥灼在的时候,连续两年率队打进四强。

2015年,民航全国第二,也就是谷玥灼的倒数第二个赛季。

他在CUBA场均接近19分,命中率47%。

谷玥灼像一架战斗机,在大学赛场疯狂轰炸。还有一位,太原理工大学王洪。

他的身体条件不占优势:身高1米8,体重70公斤。

但是速度极快,视野宽广,在大学赛场除了能场均拿到13分,还可以贡献3次助攻左右。

也许有人对他的前路不太看好,但是小个子的能量,有时候不能轻瞧。

进入CBA的郭凯,本以为是状元临门,天之骄子。

谁知道,三个赛季他才站稳脚跟,1000多个日夜,他都在经历从大学明星,到板凳球员的失落。

身高2米03,打内线太矮,体重95公斤,太轻。

在大学可以使出的招数,在职业赛场都遇到了麻烦。

菜鸟赛季,全年上场18次,每次11分钟,场均得分不到2分,还老受伤。

2017年1月13日,这天郭凯只打了8分钟,防守对抗中摔在地上,站不起来。

第2-4腰椎左侧横突骨折,赛季报销。

郭凯是幸运的,球队没有位置的情况下,他伤愈复出后去到了东南亚联赛打球,场均10.6分6.3板1.3盖帽,ABL和CBA的长途跋涉,赛事交替,让他状态保持得不错。

最终,他再次在广州队稳定下来,稳定出场,以一个大学球员的身份。

“我觉得我自己比较幸运。其他球员给了我很多正能量,告诉我应该在场上怎么做。”

郭凯也是不幸的,两年内,他努力康复,想回到赛场,每个夏天都努力训练。

但是命运不放过他,就像烈火烧尽,满地灰烬。

2019年11月8日,郭凯右脚脚底筋膜撕裂,赛季报销。

他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老天好像在跟我开玩笑,辛辛苦苦练了一个夏天,信心满满想在这个赛季证明自己,付出跟回报真的成正比吗?”

他的这个赛季,坠入冰窖,如寒冰一般。

不用于2016年的三位“超级明星”,2017年的选秀有一些“暗淡”。

清华大学的班铎去了山西汾酒队。

北京大学的刘鸿博去了青岛双星队。

江苏肯帝亚队则选中清华大学的刘磊。班铎在上个赛季,只有5次出场机会,每场不到1分钟。

刘鸿博最出名的一次出境,是在《我要打篮球》里面展现急速突破,稳定中投和大局观,这对打过职业比赛的他来说,小意思。

不过他早就已经退役了。

清华大学的刘磊,我最近一次见到他,嗯,就是这几天在重庆丰都打得CBDL(CBA发展联盟),他代表NBL湖南勇胜打比赛。

小伙子比以前更瘦了不少。

转眼,2018年。

太原理工大学的绝对主力王思奇,身高1米93,是CUBA少有的可以打1到4号位的球员。

有的词可以形容他——“锋位摇摆人”。

山东农业大学的栾晓军也不错,表现很全面,2米07的身高使他在大学赛场予取予求。他们俩的职业赛场经历,鲜有上场。还有一个,一如13年前的韩德君一样,熊熊烈火,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他敢跟俱乐部总经理大放厥词“我觉得CBA和CUBA都是篮球,应该没什么不同。”

他可以放平心态,从一个北京大学的顶级内线,转换为一个几乎上不了场的替补中锋。

他卸下了40斤的肥肉,只为能跑快一些,追上梦想中的自己。

他是万圣伟,手握两枚总冠军戒指,刚卖出一个。

CBA开赛已经快半个月了,他的出场时间上悬着一个大大的:0。

这只是他的第二个赛季。

最后,就是今年了。

火烧得更旺,冰冻得更冷。

王少杰和袁堂文,正如火与冰,一个状元,一个探花。

在大学赛场,上个赛季的CUBA二人虽不在同一个位置,但在我看来,表现其实差不太多。

难在定位。

王少杰是“钦定”的人,从大学赛场上看,就不像是个“大学球员”。

他在北京大学队内策应,寻找空切的锋线,外围空位的后卫。

没有人能打开局面时(比如对清华,厦大),王少杰会被教练委以重任,拉到低位一打一。

推快攻,组织,策应,低位单打一把抓。

就连总决赛上,马布里早早就来到场边,看看这个“准状元”是怎么打球的——结果没让他失望,22分16篮板,拿下大号两双的王少杰带队赢下“五道口德比”,又送清华一个亚军。

袁堂文,我厦大学弟,个子不高,身板厚实。打球依赖的是敏锐的判断力和出色的球场位置感。

有他在,厦大就是一支有“发动机”的球队,队友知道该怎么打,10套常规战术总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在全国赛场均可以得到8.9分4.5板7.5助,还有3.2次抢断,他还超越了华侨大学名宿古加尼(现在太原理工的执行主教练),成为CUBA的历史助攻王。

可是进入CBA后,这个开头不算顺利。王少杰越打越好,成为马布里最信任的首发之一。

袁堂文在四川队,鲜有上场机会,球队不再以他为战术核心。

这只是开始,远没有结束。

当年那个愣愣的大个子韩德君,现在已经是辽宁队铁打不动的内线支柱,有球迷喜欢叫他“功夫熊猫”。

曾令旭远离妻子孩子,在新疆日复一日的训练,昨天赢下福建的比赛里,他上了14分钟,得到5分,还有3次助攻。

刘志轩不再年轻飘逸,和韩德君都在辽宁队,客串球队第7人。

方君磊早已远离职业赛场,做个看客。

郭凯,谷玥灼,王洪依然活跃在球场上,篮球的命运之路,还远没有关上大门。

刘磊不知道能不能习惯湖南的菜,袁堂文好像也不怎么爱吃辣。

王少杰在北京,京城眺望,他熟悉那里,少年的路在脚下。

名校毕业,闯荡职业赛场,从球队核心,到板凳坐穿。

这条路不好走,也许从毕业那刻开始,一切都已注定。

只能忍,也只能拼。当所有人都对他们期待,或者失望。当离开大学,从几千人的球馆,到上万人的球馆,那里他发现自己只是配角,不再是主角。CBA的大学生们,冷暖自知。

烈火,熊熊燃烧。

寒冰,冻体刺骨。

期待下一团火,越烧,越旺。

发布于 2019-11-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一个写字的人 一个喜欢说实话的人 微信公众号:chengyan1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