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法义辨正:因地的阿赖耶识能了知七转识的心行?

01.

此系列上一篇文章证明:《维摩结所说经》里面「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与「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二句经文,不能用来证明正觉同修会的明心是真悟 ,也不能用来否定「离念灵知」是错悟。

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意思是「佛菩提正智能遍知一切众生的心行」,并不是萧平实导师所说的「众生因地的第八识能了知自己心中七转识的心行」。

不会是菩提,诸入不会故」此句的原意,也不是萧导师所说的「第八识不了别六尘,所以是无分别心」。

既然萧导师所引《维摩结所说经》的这二句经文,不能做为正觉「明心密意」的经证,接下来的问题是,正觉「明心密意」的两个要点——「众生因地的第八识能了知自己心中七转识的心行 」、「第八识不了别六尘,所以是无分别心」——是否符合唯识经论法义的正理?

本文辨正的主题:

1) 第八识能了别什么?

能了别:根身、器界、种子。

2) 众生因地(未成佛前)的第八识能了知七转识的心行吗?

不能了别七转识心行。成佛后才可以分别七转识心行。

本文的法义辨正主要依据《成唯识论》的内容。《成论》是唯识学的集大成论典,体系完备、名相界定明确、论证逻辑严谨,而且是正觉同修会自己认定的准圣教量。


02.

2.1 「因变」与「果变」

在了解「第八识能够了别什么」之前,必须先理解「八个识如何由种子转变成现行识」以及「现行的八个识如何变现成见、相分」。 这其中有二重「」(或称「转化」,梵语parināma)的机制。

第一种「变(转化)」──因变:

前一刹那第八识里面的种子(《成论》中也称习气转变出下一刹那八个识的现行识识体(或称自体、心体、自体分、自证分)以及他们的相应心所法。

这个「(转)变」称为「因变」或「生变」。能变的种子称为「因能变」,八个识的现行识自体为此转变生成的「等流果」。[1]

第二种「变(转化)」──果变:

八个识的现行识识体生成后,每一个识体再变现出每一个识的「见分」和「相分」,此时识自体可称为「自体分」或「自证分」。

这一种「变」称为「果变」,能变现的现行识识体称为「果能变」,被变现出来的是「见分」和「相分」。所以,果变后,八个识都可分为三分:自证分、见分、相分。

「果变」又称为「有缘变」──有缘虑(了别)作用的变。[2]

要到第二阶段的「果变」之后,心识的了别(缘虑)作用才能出现,每一个识自己的「见分」去了别它自己的「相分」。

所有八识的了别,都有这二重「变」的过程。而八个识每一个都有能变现见、相分的能力,所以它们都是「能变识」。

这里要注意的一点:所有八识的了别作用都发生在「果变」──现行识变现出见、相分之后。也就是说,心识的了别皆是发生在各识之内自证分、见分、相分皆属于心识,所以说在识内),任何一个识都无法了别(缘虑) 它自己之外的东西。


2.2 三种能变识

八个识都有「因变」与「果变」的作用。 唯识学将八个「能变识」分为三类。《成唯识论》:

识所变相,虽无量种,而能变识类别唯三:一谓异熟,即第八识,多异熟性故;二谓思量,即第七识,恒、审思量故;三谓了境,即前六识,了境相麁故。 「及」言,显六合为一种。 [3]

三能变的意义是:1.一切法都要经过这三种「能变识」合作之力,才能生起与存在;2.每一个识的见分只能了别自己变现的相分。

第八识的「异熟能变」:第八识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子及有根身,外变为器界,以自己所变现的法为所缘,生气见分。

末那识的「思量能变」:末那识依托第八识的「见分」做为疏所缘缘,变现自己的相分(亲所缘缘)——实我、实法。

前六识的「了境能变」:阿赖耶识变现本质相分(器界、根身),前六识依托「本质相分」变现「影像相分」。因为前六识所缘虑(分别)的「影像相分」是自己变现的,所以「影像相分」称为「亲所缘缘」。正常人的前五识的了别的「影像相分」与「本质相分」没有分别。但是意识了别的「影像相分」(法尘)可以与 「本质相分」有很大区别 (譬如將五蕴和合体执为「实我」,称为「帶质境」);也可以沒有「本质相分」,而自己变出「影像相分」,称為「独影境」。

前五识以及「五俱意识」认知外境的图示:

萧导师的第八识体系里面,只有一个「能变识」:阿赖耶识。

《狂密于真密》第一辑,p.264-265:

吾人生来不曾触外五尘,无始劫来一向如是;谓吾人所触五尘乃是内相分五尘(由如来藏持五扶尘根及五胜义根,触外五尘而对现内五相分五尘境于胜义根,方能由意根末那识触五尘上之法尘,然后唤起眼等六识而 触六尘;六识是心,既非色法,不能直接触外五色尘色法故;须有如来藏对现之「内相分」似有质境之五尘相于胜义根头脑,方能由前六识所触),内相分既唯在胜义根头脑现前,则知唯在头部根尘触 (处)生起前六识,故知六识不在中脉内现行,实在头部五胜义根触(处)所行。

上面萧导师六识认识外境的说法,与唯识学「三能变」的说法大异其趣。

萧导师认为外境(本质相分)和前六识所缘的相分(影像相分)都是由阿赖耶识所变。《成论》论述的前六识的「果能变」——变现自己见分、相分的功能,完全不存在。

萧导师将「亲所缘缘」错解为心所法,将前六识自己「变现」相分做为「亲所缘缘」的功能全部抹掉,由阿赖耶识变现一切,然后前六识去「触」阿赖耶识所变的「内相分」。至于第七识和第八识的「果变」,因为错误定义「亲所缘缘」,当然在他的体系里面也是看不到符合《成論》所说。


2.3 第八识了别的对象什么?

所有八识的现行识生起后,现行识变现出它自己的见分、相分。见分去了别(缘虑)自己变现的相分。换句话说:所有八识了别的内容只能是八识自己的相分。

《成唯识论》卷2说,第八识的「相分」是根身、器界、种子:

此识行相所缘云何?谓不可知执受、处、了。了谓了别,即是行相,识以了别为行相故。谓处所,即器世间,是诸有情所依处故。
执受有二,谓诸种子有根身
诸种子者,谓诸相、名分别习气;有根身者,谓诸色根及根依处;此二皆是识所执受,摄为自体同安危故。执受及处,俱是所缘
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为种及有根身,外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
此中「了」者,谓异熟识于自所缘有了别用,此了别用,见分所摄。 然有漏识自体生时,皆似所缘、能缘相现,彼相应法应知亦尔。似所缘相说名相分,似能缘相说名见分

上文里面,「行相」指的是「见分」、「能缘」。[4]

所缘」就是见分所缘虑(了别)的对象:「相分」。

「了」就是「了别」,也就是识的见分的功能。

因地(未成佛前)的第八识(异熟识)的「相分」有三种:种子、有根身、器世间。 种子、有根身二者称为「执受」,器世间称为「」。

「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这句话说的即是前面所说的「因变」、「果变」的内容。

「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即是「因变」:以过去的「等流」、「异熟」二因习气(即种子)的亲因、助缘之力,种子转变出阿赖耶识现行识自体。 由种子转变成现行识的「变」,也称为「生变」。[5]

「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即以所变为自所缘,行相仗之而得起故」即是「果变」:阿赖耶识现行识(自体),变现出种子、有根身、器世间,然后见分(行相)缘虑(了别)所缘(种子、有根身、器世间)的作用即得生起。


2.4 众生因地的第八识能了知七转识的心行?

从前段的内容可知:因地第八识只能变现出种子、有根身、器世间也就是说它的见分只能够了别种子、有根身、器世间。

由于第八现行识不会变现七转识(七转识是由前念第八识中的种子转变出生的)[6],七转识不是因地第八识的相分,所以当然不是它的了别对象。

从以上内容,即可确定:第八识不能了别七转识心行

正觉萧导师所说「第八识能了别七转识心行」违背《成论》、《瑜伽师地论》[7]所说


2.5 《成论》对因地第八识不能了别七转识心行的解释

《成唯识论》卷2说明:

﹝问:﹞何故此﹝异熟第八﹞识不能变似﹝前七转识之﹞心、心所等为所缘﹝而了别它们﹞耶?
﹝答:﹞有漏识,略有二种:一、随因缘势力故变;二、随分别势力故变。初﹝随因缘势力所变现的所缘境﹞必有﹝真实的体﹞用,后﹝者、随分别势力所变现的所缘境﹞但为﹝识之对﹞境﹝而不必有实体用﹞。异熟识﹝的﹞变﹝现﹞,但随因缘﹝势力故变﹞,所变﹝现的﹞色﹝法﹞等﹝相分境﹞必有﹝真﹞实﹝体﹞用。﹝至于第八异熟识﹞若变﹝现七转识﹞心﹝、心所﹞等﹝法为相分境,则这些相分﹞便无﹝有﹞实﹝质的作﹞用,﹝为何如此?因为作为﹞相分﹝之﹞心等,﹝是﹞不能﹝有﹞缘﹝虑了别的功能﹞故,须﹝待﹞彼﹝前七识要有真﹞实﹝缘虑了别诸境之﹞用﹝时,前七识始能各﹞别从此﹝异熟识中的种子转变而﹞生﹝起﹞。[8]

《成唯识论述记》解释「因缘变」说:

﹝所谓有漏识随﹞因缘﹝变﹞生者,﹝意﹞谓由先业﹝习气为增上缘﹞及﹝各识的﹞名言实种﹝为因缘,才能生起者﹞,即﹝是﹞要有﹝势﹞力,唯﹝由﹞任运心,非由﹝分别﹞作意势力﹞,其心乃﹝能﹞生﹝起现行者﹞,即﹝前﹞五﹝识及第﹞八识随其增上﹝的﹞异熟因﹝种子﹞为﹝增上﹞缘,﹝以及﹞名言种﹝子﹞为因﹝缘,如是和合﹞,故变﹝现见、相分﹞于境。 ...... 因缘变法,必有实体,非横计﹝强为分别所得﹞故,非无用故[9]

《成唯识论述记》解释「分别变」及总结二变说:

﹝分别变者,﹞谓﹝由﹞作意生心,是﹝由﹞筹度﹝思量所生之﹞心,即﹝第﹞六、七识,随自﹝识﹞分别作意﹝所﹞生故。 由此六、七﹝识﹞缘﹝虑﹞无﹝体﹞等﹝法﹞时,﹝其所变现之﹞影像相分,无有﹝此识外之相应的作为疏所缘缘本质之﹞实体,﹝因此﹞未必有﹝真实的作﹞用。﹝不过,随分别势力故变的心识﹞亦非﹝全﹞由﹝言﹞说分别故变﹝者,譬如意识与前五识同缘时,虽然分别变的意识其﹞境体定无,﹝但彼﹞亦﹝能﹞缘﹝从因缘所生的青、黄、赤、白等相分境而﹞有﹝用﹞故。
或﹝总结说:﹞初﹝因缘变者,﹞通﹝前﹞五﹝识﹞、﹝第﹞八﹝识﹞全﹝部﹞,及第六﹝意识的﹞少分﹝──亦即五俱意识﹞;后﹝分别变者,包括﹞第七﹝识﹞全﹝部﹞,通第六﹝意识的﹞少分﹝──亦即五后意识、独散意识及定中意识少分﹞。[10]


总结以上:

除了上面的「因变」和「果变」,八个识还有两种变:「因缘变」和「分别变

因缘变」:第八识、前五识,以及五俱意识,它们的现行识所变现的见分、相分,是经由前一刹那第八识里面的种子为因缘而生起,所以称为「因缘变」。

「因缘变」变现的「相分」是有实体或与实体相关,因此有真实的作用。譬如第八识(现行识)所变现的「相分」──根身、器界等色法,是有真实体用的。 前五识所变现的「影像相分」,是以第八识所变的色法相分做为「本质」──疏所缘缘,本质有实体,所以五识的相分也因此有真实的体用。

分别变」:相对於因缘变,第七识及第六独头意识所变现的相分,是由分別作意力产生,不是由种子所生。这些相分如同鏡中花朵,没有实用,只是影像而已,称为分別变。

真正有缘虑(了别)功能的七识心,已经由前一刹那的第八识的种子转变而生起(因缘变),不需要第八识的现行识再变现出来第八识没有「分别变」,不会由分別作意力产生前七识的相分。

《成论》指出:假如第八识现行识真的能够经由「分别变」变现七转识,变现出来的七转识是相分,只是第八识的影像,因此被变现出来的七转识必然没有缘虑(了别)六尘等的功能。所以第八识不变现七转识。

第八识既然不变现七转识,当然也不会缘虑(了别)七转识,因此「第八识无法了知七转识心行」。这里《成论》明确指出萧导师所说「第八识了之七转识心行」,是不成立的。

以上即是《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的观点,其中义理深细复杂,不易正确领会。唯识学者林国良教授在其著作《解深密经直解》对此有清楚的论述:

阿赖耶识中的种子生起前七识,但现行阿赖耶识是否变现前七识?
在此问题上,《解深密经》提出过一个原则:「识所缘,唯识所现。」
这意味着,识所缘就是识所变,或者,识所变就是识所缘。 因此,如果说现行阿赖耶识变现前七识,那么,阿赖耶识应该缘前七识。
但《瑜伽论》论述阿赖耶识所缘,只说缘种子、根身、器世间,不说阿赖耶识缘前七识
《成论》解释说,如果阿赖耶识变现并缘前七识,那么,前七识就是阿赖耶识的相分,作为相分,前七识只是影像,没有真实的认识功能。 (〈「唯识经典直解丛书」总序言〉,页6)


2.6 佛地的第八无垢识则可缘虑了别一切境

因地有漏的现行第八识不变现、不缘虑(了别)七转识心行,但是佛地的第八无垢识则可缘虑了别一切境,包括自己和其他一切众生的所有心行,此即是《维摩诘经》所说的「知是菩提,了众生心行故(遍知是菩提,一切有情所有心行皆遍知故)」。

《成唯识论》说佛地的无垢识与无漏的般若智慧相应,所以能够能夠托自己或是他人的七转识心、心所法做为本质相分(疏所缘缘)变现出影像相分而缘虑:

﹝由上文分析,﹞故﹝得知众生因地有漏位的第八﹞异熟识不缘心﹝法、心所法、无为法及不相应行法﹞等
至无漏位,﹝第八无垢识即能与殊﹞胜﹝无漏般若﹞慧相应,﹝此时无垢识﹞虽无分别,﹝然﹞而﹝其相极为﹞澄净,故设﹝使心、心所、无为法等对彼虽﹞无实用,﹝但是无垢识中﹞亦﹝能变﹞现彼﹝心、心所、无为法等的﹞影﹝像而缘虑﹞
不尔,﹝即若无垢识不能缘虑彼无实用之法,则﹞诸佛应非遍知(智)。故有漏位,此异熟识但缘﹝虑了别﹞器﹝世间、有根﹞身及有漏种[11]


2.7 总结:

因地有漏位的现行第八识不变现七转识心、心所法,所以不能缘虑了知自己的七转识心行。佛地无漏位的现行的八识(无垢识)则能变现一切有情的心、心所法而缘虑了知,这即是佛的「遍知」功能之一。

正觉同修会萧导师和亲教师,经常用「你没有证量、你无法现观第八识如来藏」这种诡辩,掩饰自己对经论的错误理解。

证量如何检验?根据你所说的修行理论和证境描述,是否符合经论来判断。

不论修行佛法和外道法的人,都可以通过修定体验五花八门的「境界」。

要检验一个人的「境界」是佛法里面的般若智慧,还是与智慧无关的修定「境界」,必须将他的「境界」与经论比对,看看是否吻合。否则任何人都可以拿着自己的境界,随意套在佛经里面的「证境」上面,自我吹嘘,同时以「伪证量」否定他人。

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标榜明心开悟的人,可以「现观」第八识如何了知自己前七识的心行,这个说法根本不符合《成唯识论》的教理。

萧导师的所谓「现观」,不是真的能够直接观察到阿赖耶识(如来藏)的功能,他是根据经论中阿赖耶识是「持身识」的说法(加上修定的体验和他错谬的「第八识理论」)所产生的幻想。

萧导师的「现观」是什么,用一个譬喻就可以说明:

比如我在教科书里面看到说所有电动玩具都必须用电能驱动。所以当我看到电动车在跑,我根据书上的理论告诉你我可以「现观」那个我看不到的电流。其实我观察到的不是电流(因)只是电能产生出的「动」(果)。

这种观察,不可称为「现观」,即使是对的也只是「比量」的推测。

这个比喻只是解释萧导师的所谓「现观」,不是真的观察到阿赖耶识本身,或是观察到种子流注,也无法证明阿赖耶识有他所说的性质(不生不灭)与功能。

但是此比喻不完全适用在萧导师的明心理论上。

因为电能转动能是正确的物理理论,而萧导师在理论层面已经错误。正觉同修会所说的「现观阿赖耶识了别七转识的心行」,在理论上有违经论教导,所以连比量(正确推论)都不是,只能称为「非量」——错误的推论。


03.

结束此话题前,顺便响应网友「一心」于知乎上对本系列上篇文章的评论,他所犯的错误,即是正觉常犯的典型错误。

3.1

网友「一心」【最近又改了知乎上的名字】说:

当知「异熟识不缘心等义」是指第八识的所缘缘不是七转识心的意思,因为第八识的所缘缘是有根身、器世间及诸种子。 但问题来了,第八识有没有缘意根呢? 如果照字面来解释的话,第八识是没有缘意根等七识心,可是依甚深种智来说第八识还是有缘意根的,如十因缘中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其中的「名」即是意根,因为名是非色之四蕴,但此「名色位中」六转识及其相应心所未生起故,因此唯有意根及其相应心所称之为名;亦如第八识要以「意为先导」缘意根的作意及思心所,二者互为所依及所缘才能流注诸法种子而变现三界有为法。 因此只是不把意根放在所缘缘中,而是列在增上缘中,因为意根是第八识的俱有依根。 所以依四缘来说,识的俱有依根是属增上缘,因此意根不是第八识的所缘缘而是增上缘,但是仍有缘之,只是缘增上缘的意根是属菩萨的甚深种智,非凡夫二乘等人所能知之,如意根缘藏识见分的道理一样,对一般人来说是甚深难解的。 是故成论依四缘及现行望现行来说:「异熟识不缘心等义」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一般人就会依字面而误解之。

回应:

「一心」与正觉常犯的错误之一即是:分不清「缘」的二种不同意义

佛法中的「缘」字,在梵文里面有二种不同的意涵:

1. alambana「缘(虑)」,即与心、心所能了知、了别、认知其对象(尘、境)有关的用法。 「第八识能(虑)有根身」的「缘」,即是「缘虑、了别、了知」等义。 「所缘」的前一个「缘」也是alambana此字。

2. pratyaya「缘」,条件、原因的意思,用在「缘起」、「四缘」、「因缘hetu-pratyaya」、「等无间缘samanantara-pratyaya」、「增上缘adhipati-pratyaya」、「所缘alambana-pratyaya」。

「所缘缘」的后一个「缘」即是pratyaya,是条件、原因、助缘的意思。 譬如眼识需「所缘缘」才得生起,就是眼识须以【「所缘(虑的色尘)」为(条件、原因)】才得生起的意思。 「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缘」皆是条件、原因、助缘的意思。

「一心」既然有读经论,到底是不知道此二「缘」字的意义不同, 还是明知而故意混淆其中的意义来模糊此话题?

「异熟识不缘(虑)七识心」此话题,讨论的明明是「缘虑」、「所缘」的问题;何必绕个弯说【第八识还是有缘意根的,如十因缘中的「识缘名色、名色缘识」】?

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的「缘」不是「缘虑、了别」(所缘的前一个缘)义,而是「条件」(增上的缘)的意思。

将「第八识是否有缘(虑)意根」的话题转移到「第八识还是有缘意根的(第八识还是以意根为增上缘的)」的说法,属于混淆视听、欺骗读者的诡辩。

第八识以意根为增上缘」不是什么「甚深种智」,只是唯识学闻思阶段的程度,您可好意思说自己的说法是入地后的「甚深种智」? 这是您自己入地的现观,还是您的法主萧平实导师的现观?

套一句正觉经常拿来恐吓他人的话:「您不怕犯下谤法、大妄语的罪业吗? 」

若明知此二种「缘」义的差别,故意混淆「第八识是否缘虑了别意根」与「第八识是否以意根为(增上)缘」,暗示自己有「甚深种智」,身为佛弟子可要反省自己的心行。


3.2

「一心」说:

但是若以诸识之间的「后念缘于前念」的角度来说,第八识仍是有缘七转识的,因为第八识是被动性的心体,要以意根之作意及思心所的「意为先导」第八识才能缘之,如《大乘密严经》卷2〈4 显示自作品〉:「众生身中种种诸法。 意为先导,意最速疾,意为殊胜,随所有法与意相应,彼法皆以意为其性。 」《大乘密严经》卷3〈8 阿赖耶微密品〉:「阿赖耶识,行于诸蕴稠林之中,意为先导。 」

回应:

此处「缘」的意思,不是「缘虑」义,是增上缘之缘义。 请看上文的解释。

3.3

网友「一心」说:

因此有关诸识之间的「后念缘于前念」的角度来说第八识仍有缘于七转识的,这就是唯识上说的相分熏的甚深义理,如下:《成唯识论》卷8:「前七于八,所缘容有,能熏成彼相见种故。 」...... 如上证明若诸识之间后念以前念为所缘缘,第八识也可以缘七转识的。 这就是唯识上相分熏的甚深义理,也是菩萨观行的重点之一。

回应:

此段引文牵涉熏习的法义,内容复杂,关系到「亲所缘缘、疏所缘缘」的问题。

简单回应如下:第八识不缘虑七转识,表示第八现行识不会变现出七转识心为它的「亲所缘缘」。 八个识所缘虑(了别)的,都是自己变现的「亲所缘缘」。 但是有些情况下,不一定有「疏所缘缘」。

「前七于八,所缘容有」,意思是前七识的相分(现行)可以回熏成第八识相分(亲所缘缘—根身、器界)的种子;从此角度,可以说前七识可以做为第八识的(疏)所缘缘。

但并不是表示「第八现行识会变现出七转识心为它的亲所缘缘来作缘虑了别」,也不是表示「因地第八现行识以前念的七转识心本质为疏所缘缘,而变现为亲所缘缘来作缘虑了别」。

「一心」所引用的《成论》「前七于八,所缘容有」的前一段,明确指出「前七识对第八识则不是所缘缘」——也就是本篇文章的立场,但是他似乎故意略过不提:

「自八识聚,展转相望,定有增上缘,必无等无间。 所缘缘义,或无或有八于七有,七于八无,余七非八所仗质故。 」(CBETA, T31, no. 1585, p. 42, c10-13)

八于七有,七于八无,余七非八所仗质故」意思是:第八识对于前七识可作为所缘缘,前七识对第八识则不是所缘缘,因为前七识并非第八识生起所依托的本质(因地第八识生起所依托的本质就是它的相分──有根身、器界、有漏种)

《成论》此段引文出现在综合讨论「四缘、五果、熏习」等话题的章节,所以非常复杂。 如果第八识真能缘虑七转识,《成论》及《述记》在讨论第八识章节就会说清楚,不会在此章节只以一句「前七于八,所缘容有」带过。

在讨论第八识的章节里面,《成论》和《述记》都以大篇幅说明论证:「因地第八现行识的亲所缘缘只限于有根身、器界、有漏种,所以只缘虑了别有根身、器界、有漏种;不缘虑了别心、心所法、无为法等。

当闻思所得的见解已经不符合经论所说,依照错误见解所「观行」的内容,只能说是根据萧导师自创佛法所想象的产物,不足论矣已可知。

正觉里面有一些人,读了许多唯识书籍,但建议不必为了维护正觉立场,忽视前后语境与整体法义框架,否则枉费所学,失去了进一步的趋近真理的机会。



[1] 《成唯识论》卷2:【一、因能变,谓第八识中「等流」、「异熟」二因习气。 等流习气,由七识中善、恶、无记熏令生长;异熟习气由六识中有漏善、恶熏令生长。 】(CBETA, T31, no. 1585, p. 7, c1-4) 《成唯识论》卷2:「等流习气为因缘故,八识体相差别而生,名等流果,果似因故。 」(CBETA, T31, no. 1585, p. 7, c5-7)《成唯识论述记》卷2:【「变」者,是转变义,在三能变初异熟中,显所依止能持之识,所有等流、异熟二种习气是也。 言「习气」者,是现气分,熏习所成故名习气。 自性亲因名等流种;异性招感名异熟种,一切种子二种摄尽——士用、增上,于此二中假施设立,故不说之。 谓因即能变,名因能变,谓此二因能转变,生后自类种同类现行,及异熟果故。 】(CBETA, T43, no. 1830, p. 298, c7-15)

[2] 《成唯识论》卷2:「二、果能变,谓前二种习气力故,有八识生现种种相。 」(CBETA, T31, no. 1585, p. 7, c4-5) 《成唯识论述记》卷2:「述曰:即前二因所生现果,谓有缘法能变现者,名「果能变」。 ...... 此「果能变」即自证分能变现,生见、相分果。 此言「变」者,与前不同,是有缘变变现为义。 」(CBETA, T43, no. 1830, p. 299, a28-b4)

[3] (CBETA, T31, no. 1585, p. 7, b26-29)

[4] 《成唯识论》卷2:「故识行相即是了别,了别即是识之见分。 」(CBETA, T31, no. 1585, p. 10, c12)

[5] 《成唯识论述记》卷3:「变有二种:一者、生变,即转变义。如次前说。变谓因、果生熟差别。等流、异熟二因习气名因能变,所生八识现种种相,是果能变,故能生因说名能变。二、缘名变,即变现义,是果能变。且第八识唯变种子及有根身等,眼等转识变色等是。此中但言缘故名变。下论言变,准此分别。若生名变种子第八识生七识等,并名为变;七识生第八,亦名为变。缘无漏生种准此应知。 若缘名变,即唯影像,心上现者,有漏诸识等各自相分是。准此应思一切诸法」(CBETA, T43, no. 1830, p. 317, a18-29)

[6] 同上注。

[7] 《瑜伽师地论》卷51:「云何建立所缘转相?谓若略说阿赖耶识,由于二种所缘境转:一、由了别内执受故;二、由了别外无分别器相故。了别内执受者,谓能了别遍计所执自性妄执习气,及诸色根根所依处,此于有色界。 若在无色,唯有习气执受了别。 了别外无分别器相者,谓能了别依止。缘内执受阿赖耶识故,于一切时无有间断。器世间相譬如灯焰生时,内执膏炷外发光明。如是阿赖耶识缘内执受、缘外器相,生起道理应知亦尔。 」(CBETA, T30, no. 1579, p. 580, a2-12)。

[8] (CBETA, T31, no. 1585, p. 11, a20-26)

[9] (CBETA, T43, no. 1830, p. 326, b10-15)

[10] (CBETA, T43, no. 1830, p. 326, b16-21)

[11] (CBETA, T31, no. 1585, p. 11, a26-b1)[1] 知=智【元】【明】【宫】【圣】

编辑于 2019-12-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