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六七》导演何小疯,也没逃过我们的深度专访

《伍六七》导演何小疯,也没逃过我们的深度专访

采访/ 马小褂、彼方

转录/ Pel、阿加佩

作者/ 马小褂
编辑/ 彼方



上周,我们为大家带来了一个劲爆的新闻《伍六七》将成为第一部签约Netflix Original(网飞原创),在Netflix上线的国产动画剧集。


据官方透露,Netflix将为《伍六七》启用强大的配音演员阵容,制作英文、日文、法文、西班牙文4种配音版本。主角伍六七的英文,日文,法文和西班牙文的配音演员将分别由Ronny Chieng 、Shinji Saito、Max Boublil、 Daniel Sosa几位著名喜剧明星担任,同时29种不同语言字幕的版本也会在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上线。


《伍六七》这下可牛逼大发了!





目前,《伍六七》第二季也正在热播中。截止到最近播出的第5集为止,第二季B站播放量已达到5915万,追番人数破500万,2万人给出了9.8分的超高分,继续保持了第一季的热度和口碑。






我们专程邀请了《伍六七》的导演何小疯做客编辑部,对他进行一次线下深度专访,请他分享创作的历程和心得。


- 嘉宾介绍 -





何小疯,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数码系动画专业。早在2010年,何小疯就已经凭借《小胖妞》而名震一时,获得了包括「伦敦万象电影节最佳动画短片奖」等多个国内外大小奖项。而最令人惊叹的是,《小胖妞》最初还只是何小疯的毕业设计!






在《伍六七》中,何小疯导演一个人负责了众多岗位,包括编剧、角色设计、分镜和剪辑,这些就算了,片尾曲作词也是他,主角伍六七的配音还是他!如此全能的导演,真是相当少见了。

那么「全能导演」何小疯是如何炼成的?对于《伍六七》,他又有哪些秘密要为大家揭晓呢?一起来看看吧!




- 嘉宾采访 -


学术趴:你最开始是因为什么契机想要从事动画创作的?


何小疯:我是广州美术学院动画专业毕业的,但大学时候开始没有打算做动画,而是像很多同学一样想要去做游戏。后来因为毕业创作做了《小胖妞》,当时在网上比较火,那时候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有天赋的一个方向,然后就想往这个方向再努力一下,后来就继续做动画了。






学术趴:《小胖妞》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胖胖的小女孩要去救自己的王子。为什么想做这样一个故事?


何小疯:毕业设计的时候我是自己一个人一组,不需要考虑太多东西,就是想一想自己能够做什么故事就ok了。我当时也没有想过别的备选方案,就只想出了这一个故事。


最开始可能更像是一个吐槽,就想吐槽那些童话故事为什么女主角都长得特别好看,王子之所以爱上灰姑娘,不就是因为姑娘长得好看而已吗!于是就做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其实就是把童话反过来写:如果她不好看了,甚至是为了救王子而变得不好看,那么故事会如何发展呢。做的过程中也会想到我们身边都会有很多类似的女孩子,因为颜值的问题,付出得不到回报,于是慢慢有了《小胖妞》的故事。






学术趴:这个片子一开始是毕设,后来是怎么发展成一个系列剧集的?最初就有这个规划吗?


何小疯:没有。我开始就打算做完这个动画就不做动画了,因为打算去从事游戏行业。结果面试了两个公司都失败了,哈哈哈,没有游戏公司要我。


但像我刚最开始说的,做完《小胖妞》之后,它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可能性,而以前没想过这个可能。对我来说,它就像打开了一扇门,让我觉得我可能可以往动画方向走。但我那时候对于商业动画完全没有概念,刚毕业嘛,在学校时也完全没有研究过,所以还挺无知的,只是想去试。然后就遇到我的前公司,就变成了和大家一起来试一下做这个事情。



《小胖妞》中用到了大量实景作为背景



学术趴:我记得在之前的采访里,您提到动画对于您而言是目前表达情感最合适的方式。想问一下,您觉得动画相比其他的艺术形式有什么样的优势,或者说它为什么最适合你们去表达情感?


何小疯:我主要是针对另外一个载体来比较的,就是真人电影、真人影视剧。因为我自己也构思过很多其他的故事,但是有一些我会觉得它不适合做成动画,而一些故事就会不适合做成真人。


像《伍六七》,我就会觉得它就只适合用动画这个形式去呈现,因为有一些很天马行空的东西。另外就现在我自己的能力而言,我也只能做好动画这种表达的方式而已。



《小胖妞》中实拍真人与动画角色的互动



学术趴:《小胖妞》是14年初上线的第8集,然后到伍六七第一季播出之间,有4年多的一个空窗期,当时你都在做些什么事情?


何小疯:(笑)原来有那么长的时间,我自己没发现。当时《小胖妞》停下来之后,我大概有一年多时间是什么都没做的。没有在做创作的工作,也没在做动画,就一直在休息。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迷茫的时候,一直在反思自己过去做的一些选择跟判断到底对不对。


然后大概停了一年多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要开始去做一个新的东西。同时我也从前面《小胖妞》这个项目里吸取了教训跟经验,明白要怎么去创作一个更成熟的商业作品了。


学术趴:您觉得《小胖妞》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主要遇到了哪些问题?


何小疯:《小胖妞》项目的不成功其实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我不想去评价别人的工作做得怎么样,我只说自己创作这部分的工作。我觉得自己做得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我太想要在系列动画里面去追求一些可能更适合在独立动画里追求的东西。



《小胖妞》中的恶搞转描



因为我每一集都在寻求新的创意跟表现形式,但这种事情在做系列剧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团队每一集都要重新去适应这个制作,制作流程就一直没有办法走起来。而且我也发现,我的这些追求在一个系列商业动画里面并没有发挥很大的作用。


我就会进入一个非常纠结的时期:我一方面又觉得我想追求的是艺术,但它没办法很好实现,站在我自己创作的角度会觉得完成得不好;对于商业系列动画来说,它又造成了很大的工作量,搞得自己身心疲惫,结果两方面都做不好。



《小胖妞》中将创作者的真实人脸叠加到水果上



学术趴:《伍六七》的企划最开始怎么来的?


何小疯:因为我那一年特别闲,没什么事情做,就一直在想自己如果要继续做动画的话,应该做些什么样的故事。我想了还挺多的,有一些故事很不成熟,但有几个相对来说我觉得是可以做的,然后从中我就选了《伍六七》这个项目。然后也觉得以我和团队当时的能力,这个项目比较容易实现,而且我也觉得它能够表达出一些我生活里的想法。





学术趴:所以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契机,让您想到说要去做《伍六七》?


何小疯:我想一想啊,其实没有哈哈。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但是我每次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确实是没有,可能我不是那种类型的创作者。


学术趴:你们最初的团队有几个人?


何小疯:加上我,应该是5个。当时有侯俊杰,他是原画师,现在也在做;然后江惠琴,就是我们现在的美术总监,她那时候是属于帮忙,她其实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然后就是朱毛,朱毛是他的艺名,负责场景,他当时是个毕业生,色彩感特别好,但是画工比较差,就慢慢带。还有黄晓斌,是我们以前在《小胖妞》的同事,也是做原画。然后另外一个男的因为他去结婚生小孩去了,现在没有跟我们在一起做了。最开始就5个人,做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就是这样。


学术趴:第一季的制作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何小疯:其实制作上倒没有什么特别难解决的。无非是人少一点或者能力差,大不了就做次一点嘛哈哈哈哈,对吧?所以在制作上没有必然的、不能解决的困难。


学术趴:之前《小胖妞》你感觉在商业逻辑上有问题,那么在《伍六七》中有什么改进呢?


何小疯:例如说,《小胖妞》一开始只是个毕设创作,最开始对于人物的关系和成长、世界观都是从来没有构思过的。而且这个故事如果要往下写,应该怎么发展,一开始都没有想好,这些都是问题。


但是做《伍六七》的时候,我就会在前期的时候想得更细、更多一点,例如伍六七这个人物他的前史、他的未来。但是我也会觉得创作又是一个很玄妙的事情,有时候想得足够细,是不是一定就更好?不好说。其实我在创作过程中也一直都在修改,所以我也不能说这就一定是个更好的方式。






学术趴:除了导演的本职工作,你还负责了作词,然后原画侯俊杰还负责了作曲,这个在动画团队里特别地少见。你们为什么会想要自己来做这个片子的音乐?


何小疯:首先侯俊杰他有这个才能,他跟我不一样哈哈哈(笑),他以前就是湛江本土乐队的吉他手。当然,我以前不知道他有这个才能,是后来发现他有写过很多歌,就让他去试一下。说实话,他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因为他以前都是做一些流行曲的作曲嘛,然后就试了一下。
最开始其实还蛮粗糙的,他不也懂音乐的后期,然后大部分都是用吉他、电吉他做音乐,因为他只会弹吉他。但是我很喜欢他写的旋律,有时候就让他写一些曲子,让别人来做编曲,后来他慢慢自己也学了一点编曲和后期,反正大家就是试着做。也可能是先入为主,反正到最后我觉得他的风格就是这个片子的风格。考虑到他相对来说没有那么专业,于是我找了一个专业的音乐制作人张家诚,作为补充,这样就让片子的音乐这部分听起来更丰富一点。





然后我自己其实是没有作词这个技能点的。因为片尾曲是从侯俊杰以前写的歌里挑出来的,原来的歌就不是这样唱的,就要把它的词改掉。但是我们团队好像普遍文学素养都并不高(笑),虽然我自己也不高,大家都不高的情况下,肯定选一个对片子最了解的人来写,所以就我来写了。






学术趴:所以这也是片子的调性上去决定的一个事情。


何小疯:对,因为我想过如果是需要文学素养很高的歌词的话,可能我也不会自己写。我们也有尝试过找别人来写歌词,就会发现调性不对,写出来不是我想要表达的。但是文字嘛,有时候很难讲得清,后来就自己写了。


学术趴:像您自己也参与配音,某种意义上来讲《伍六七》有很多素人参与到项目当中。这种算是一种风格化的坚持吗?


何小疯:最开始其实并不是。做动画都会做预配音、预配乐之类的嘛。我一开始其实还是想找专业的配音团队来配,对自己预配音里的部分比较没底,反而是配音导演姜广涛老师听了之后,觉得可以去尝试保留这种的特色。


因为我是导演,自己又是配音的话,对很多东西的判断其实是非常受影响的。像我那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国语配音特别不好,真的,然后我当时是拿了一个粤语配音给配音导演听的,听完之后他觉得应该让我去配国语版。



《伍六七》中很多制作组成员作为素人参与了配音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比较忐忑,就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可行。尤其听到自己声音是很陌生的,其实每个人对自己声音都是很陌生的。当然你现在看觉得很有一种风格,但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设想的,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故事表达所必然需要的。(学术趴:它只是在选择之后的一个结果),对。


学术趴:《伍六七》在音乐的选择是怎么考虑的?我发现你们用了很多民谣和摇滚,是对民谣有什么感情吗?


何小疯:我是对音乐是没什么研究的人。我音准也很差,朋友都说我唱歌跑调,我自己都听不出来。然后我写歌词也特别困难,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掰出来的。所以我对于民谣、摇滚这些分类都没有这么细地研究过。《阿珍爱上了阿强》属于什么类型?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是什么类型。



神曲《阿珍爱上了阿强》



我选歌其实就很简单,基本上就是把它们当作影视配乐来用,倒没有考虑过用什么类型,就是觉得这个歌放在这里合适,就放上去试一下。欸,情绪OK,那我就用。


然后摇滚的那部分,纯粹是因为侯俊杰,他作曲偏特别流行摇滚的风格。其实有时候集体创作就是这样,我跟侯俊杰在音乐上合作会觉得,这好像就是这个作品该有的样子,所以我挺接受他的风格。



《剪刀刺客》,侯俊杰作曲



学术趴:《伍六七》的角色造型设计是怎么定下来的?


何小疯:其实早在故事都没有出来之前,我就已经先把角色设计好了,画得比故事还要早。


学术趴:有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何小疯:这些都是我们大学学的角色设计的技巧了。你要找到这个角色的造型特点,例如他头上三根毛,跟鸡大保头上的鸡冠是对应的。



伍六七的发型与鸡大保的鸡冠外形相似



还有他的识别性,对我来说做角色设计比较在意的是识别性,伍六七就应该是独一无二的,能够让别人一眼就认出来。我自己会特别害怕画那种放到人群里就认不出来、很美型的角色,我不知道怎么去识别这个角色。所以其实早期都在找特点,角色的特点、角色造型的特点、性格的特点。




学术趴:您也负责了伍六七的配音,所以很多人觉得您可能把自己的特质投射到了伍六七的身上。会有这样的情况吗?


何小疯:最开始做设计的时候是肯定没有的。我在创作一个作品的时候并不会刻意去要跟自己挂钩,那样太局限了。如果你想着要像自己——问题是你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就一定受人喜欢,对吧?(笑)只不过是后来呈现的结果,大家反过来会觉得像。


伍六七这个角色不会跟我自身的生活有什么挂钩,倒是他跟那些配角之间产生的一些故事,才是源自于我生活中的一些想法和观点。例如伍六七刺杀内裤男的那一集,他本身其实并没有承担太多的这种表达,而是通过配角的故事在讲,我们要不要去理解和包容别人的不太一样的兴趣和癖好。如果这种癖好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的话,我们为什么要用奇怪的眼光去看待,然后去排斥它?



第1季第4话《刺杀内裤男》


这些都是我自己平常生活中的想法,所以我的想法大多反而套在配角身上,而主角他更多是承担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的作用。


学术趴:伍六七的造型和美术的风格在国产的商业动画里面都很少见,你们在造型和美术上是怎么去考量的?


何小疯:最开始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要做什么特别的设计或者构思,是因为我画画的风格就那样,很自然而然发生的。像伍六七角色是我自己设计的,我也没有想怎么样,就自己画,大概的画风差不多是这样长这个样子。


场景和美术的风格,是我还有最开始创始的两个美术同事一起定下来的。我只是定了小鸡岛的建筑风格——它是一个海岛,所以房子比较低。然后就结合一点点我们岭南的特色把建筑风格定了一下。






但是画风画法基本上,就是大家就以自己喜欢的风格在做,然后就很自然而然的成了,也没有刻意去想市场上有什么风格。所以我们当时做的时候没有觉得自己风格很特别,只不过跑到市面上才发现别人都不是这样的,这才就觉得原来我们是跟大家都不太一样的。


学术趴:然后《伍六七》的作画上,很多粉丝都夸你的动作戏作画画得好。你们是怎么去设计这些动作戏的?



第1季打戏



第2季打戏



何小疯:作为专业的动画媒体来说,你们觉得做得好吗?(大笑)


学术趴:可能作画上比较粗糙一点,但是动作设计上还是可以的。(笑)


何小疯:实际上我不认为我们的动作作画做的好,就算同事在,我平时也是这样说。但是你说动作设计的话,我是有一个理念的——你做设计的时候,你到底是为了炫技,还是为了剧情推进、角色塑造,一定要想清楚。我跟同事也是这样说,有时候他们会画出一些很华丽的东西,因为做原画的人都很喜欢表现,学习中村丰什么的。我都能理解,但有时候他们画得很好我也会否掉,因为不符合剧情,不符合这个角色。



日本著名原画中村丰作画的片段



《伍六七》中学习中村丰黑白闪、中村方块的作画片段



学术趴:按正常的逻辑,打不出这样的戏。


何小疯:在那个时间点,他不应该这么猛,就不会做出这么帅的动作。然后我很在意动作设计里到底有没有在真正设计。


有时候我看一些别人确实画得很好的动作,虽然我做不到,但是我不觉得那是设计,那是炫技,我觉得是有点浪费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面把一些设计的东西融入进去,例如这个角色到底在什么时候掏出小飞机,什么时候掏出那个蛋?怎么让观众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变成另外一个东西?我觉得这些设计上的东西更重要。



伍六七的「飞鸡」



因为毕竟大部分的观众不是专业的观众,他不一定够get到你作画上的厉害。有时候看一些很厉害的作画,甚至我都真的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确实是觉得很帅。但是反过来想,没有学过动画的人还会不会觉得很帅?还是说会觉得很花?我们的片子不是为专业观众服务的,而是给大众看的。所以我会更在意普通观众到底能不能理解我这段动作戏想要表达什么,角色到底在做什么动作。


学术趴:能否拿《伍六七》里的一场戏举例说明一下您刚才说的这种设计感?不一定是特别炫的那种,只是说在设计上特别符合您刚才所说的理念。


何小疯:就像大家觉得比较经典的一幕,就是伍六七跟十三亲上的那场戏,像这种我就觉得是需要认真设计的了,要怎么设计让两个人一个不小心亲上。当时突然想到的时候,会觉得我好像想出了一个很特别的动作桥段,以前也没有在别的地方看到过!



自带BGM的名场面



有一些电视剧里,男女主角不小心绊到脚,然后两个人就倒地上,女主角就趴在他身上,就亲上了。这种就太多了!当想到一个自己没有见过的点子,观众看了都能记住,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设计出了一个有趣的动作戏,像这种我觉得就是一种设计。但是可能我们不太炫技,确实画出来也没有很猛,更多是看着就觉得有点搞笑而已。



所谓「梨神摔」



学术趴:伍六七里面用了很多的广普和粤语,刚才我们聊配音的时候你也提到,其实最初是没有这个打算的是吗?


何小疯:对……其实我本来还是想做一个更大众的东西。我一直会告诫自己,不要迷恋语言梗。做喜剧创作,很容易迷恋语言梗!我自己有时候也会不自觉。


尤其是粤语体系长大的人,因为粤语有很多好玩的语言梗,然后再转换国语的时候,其实已经舍弃掉一部分味道。但是我不觉得可惜,我觉得不要迷恋语言梗,因为语言梗相对来说是一种很窄众的喜剧方式,甚至有时候会觉得这有点像作弊。这相当于你跟你的队友都懂的一个梗,说同一种语言的人都懂的梗,你讲出来,他们肯定会更有亲切感,更容易觉得好笑。但是你怎么抛开它还让观众觉得片子好?可能才是创作上面真正的难点。






学术趴:搞怪和无厘头是你作品里面非常明显的特征,这种幽默的灵感来源是哪里?有什么深受影响的作品吗?


何小疯:我相信很多人这个时候就会提出周星驰。我其实从来不避嫌受影响,因为我们这一代,尤其是在广东地区,我们从小就是接触岭南文化长大的。它们对我的影响性很重,就像你血液里的,离不开,也不需要刻意去模仿。除非你反过来想刻意地避开所有的影响,但是我是不想太刻意,我觉得创作者还是做最像你自己的东西会更容易。


学术趴:除了岭南文化之外,有日本动画那些搞笑动画的影响吗?


何小疯:搞笑这部分的话,可能日本动画并不多,反而是像主题的表达上有受日剧跟动画的影响。小时候因为电视台也经常播日剧和动画片,我们也都是看日本动画片长大,当然会受影响。



「守护他人」其实就是很受日本影响的主题



关于幽默的方式,我有时候会觉得还挺玄妙的。因为我有试过让别的同事去负责那一集的分镜跟表演什么东西,然后和我就会很不一样。可能跟我个人的幽默方式也有关系,我自己倒没有刻意要做哪一种方式,只要我自己觉得这样比较好笑,就这样做而已。


学术趴:你刚刚提到你有一集分镜交给同事去画,最后是和你的风格不一样,之后也过了吗?


何小疯:我会在某些地方稍微改一下,最后还是会用。创作不是你个人的作品,是一个团队做的事。我觉得在大的方向不走偏的情况下,我接受同事有他自己创作的方式。


既然我会让他做,那证明我认可他某部分的才华,他的加入一定会带来一些我意想不到或者我自己做不到的东西。当然,作品也会因此损失掉一些很像我风格的东西。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平衡的过程,就是一把双刃剑吧。只要大的方向没有冲突的话,我相信观众可以接受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学术趴:《伍六七》第一季播出的时候,你们当时有什么样的预期?片子定位是给什么样的观众看的,有想过用户画像吗?


何小疯:用户画像的预设肯定是有的,我当初会觉得是14到24岁,虽然划得有点大,太细我也没有办法划。那时候就觉得这个故事有讲一些要思考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是初中以上的,中二少年差不多就14岁嘛,然后到大学毕业前,差不多是初中生到大学生这个范围。大概是这样。





那时候我也想过,《伍六七》可能不那么大众。因为人都会用一种特别常规的判断方式,看看市面上比较火的都是长什么样的,然后我看看自己的,就想我们应该不是主流大众款。所以当时预期没觉得会这么火,那时候我自己的目标是不一定追求有多火,但是我希望能有一个群体,或许不会很大,但是他们特别喜欢就好了。


学术趴:那现在火了之后,心态有变化吗?对作品的想法本身会变化吗?


何小疯:有时候会有压力。我是一个极少去看评论的人,但是有时候也避免不了朋友会把评论截图告诉你,就特别过分!于是难免会看到一些,然后我自己有压力,反而还要不停地要告诉自己,我不能受别人影响,我不需要受外界影响,不要受现在火的程度影响。


但是很玄妙,你越是告诉自己不要受影响,那反而变成一种压力:我到底有没有受影响?所以调整心态反而是后面创作上要面临的一个挑战。



《伍六七》第一季《刺客伍六七》大火,B站播放量已高达1.8亿,全网则达到了10亿



学术趴:《伍六七》现在第2季也播出了,那相比第1季,你们在主题和叙事上的结构上做出了哪些改变?


何小疯:其实很不一样。以前就想过在做第2季的时候,要不要把第1季里面比较成功的点复制过来,要不要去总结观众比较喜欢的点,然后把这些点继续做。但我后来觉得不要这样做,因为我觉得这样怎么做都会死的。


你做的一样,别人就会说你是一样的,然后你做的不一样,别人会说你变了。所以就不用理这个问题,想想怎么把故事继续往下讲就好了。不用再想到底跟第1季一不一样,一样也好,不一样也好,我就只考虑这个故事它正常应该怎么往下发展,伍六七这个角色后面该遇到什么问题。


所以第2季其实是线性发展的,尤其是看到后5集,大家就会明显的发现,这个故事已经发展到不可能再跟第一季一样的方式。因为我本来设计这个故事,它就不是一个柯南那种无限的单元剧。



第二季中,可乐去了斯特国,并了解到了自己身世



学术趴:这也是我们特别在意的一个部分,第1季的气质感觉更多还是单元剧,或者说它起得比较小。


何小疯:可能我自己不想做无限单元剧。其实我真正在意的是人物的塑造和人物情感,而很多人物情感、人物塑造是需要长线去做的,一集的篇幅非常有限。人物其实很难塑造,他要面对更多的事情,有更丰富的情感,会跟别的角色发生一些关系。我更想做各种各样的人物,继续深挖他们的故事。所以你们会看到第2季,其实更多是第1季的人物往深了的走,而不是继续不停地开不同的故事。


我觉得这可能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但我也不知道哪个选择更好或者更坏,可能也没有好跟坏,只是看你到底希望这个故事最后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而我可能还是想讲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让故事发展到最后就结局了就好,我不要做一个「有生之年」的番。(笑)






学术趴:能不能在不透露具体的情节的情况下,为我们讲一下大概第2季下篇后面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看点?


何小疯:很多看点。(笑)大反派的登场。伍六七的唱歌首秀。


学术趴:伍六七竟然会唱歌!


何小疯:还有一个很大的梗,真的不能说。总之就是,后面剧情会推向一个高潮,然后这个故事就会发展到一个更大的世界观。


学术趴:那说到更大的世界观,能不能透露一下,您对于《伍六七》是否有大概的计划,会做多少季?有这样的预期吗?


何小疯:我以前想过,大概是一个▓季(已打码)左右的长度,但未来计划会不会改我就不好说了。我并不打算做一个无限单元剧,还是比较迷恋做人物的情感跟成长。所以我其实有想好这个故事的结局,连最后一集的剧情是什么都已经想好。


学术趴:第2季里面也出现了一个世界地图,未来伍六七是否会到其他的地方去?


何小疯:这个是第3季的内容。(大笑)



第2季的世界地图



学术趴:那就敬请期待!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辛苦小疯导演了。










本文来自「动画学术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我们需要 全职编辑、全职运营,有意者可以投稿至 babblers@163.com。

发布于 2019-11-2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