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家文博机构158件经典力作奏响20世纪中国画最强音,南博压轴大展两次才能看全!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20世纪。在这一百年里,中西文化交汇激荡,碰撞出异彩纷呈的思想之火、艺术之光。
而在这一百年里,中国画经历了继承传统精神与授受西方潮流的矛盾冲突,造就了中国书画艺术史上前所未有的百花齐放的时代,那是大家云集、艺术流派闪耀的时代,各种流派的艺术家,取法、风格各不相同,这些近现代书画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代表人物,他们共同组成多元并存、绚烂多彩的艺坛群像。 这其中,有八位的光芒尤为耀眼,他们可称为是20世纪中国书画史上真正的“超级巨星”, 2019年11月27日,南京博物院年末压轴大展“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重磅来袭。

南京博物院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开幕现场

南京博物院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展览现场

南京博物院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展览现场
展览由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庞鸥策划,由南京博物院协同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徐悲鸿纪念馆、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天津博物馆、龙美术馆、苏州博物馆、南京市博物总馆等8家美术、文博机构,共汇聚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这八位超级巨星的158件经典力作。


下拉看“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展品目录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展品目录第一期(97件套)
齐白石
《墨梅图》轴 北京画院藏
《山溪群虾图》轴 北京画院藏
《松寿图》轴 北京画院藏
《菊花公鸡图》轴 北京画院藏
《忆母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工虫花草图》册 中国美术馆藏
《古树归鸦图》轴 北京画院藏
《不倒翁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柴爬图》轴 北京画院藏
《秋荷图》轴 北京画院藏
《松鹰图》轴 北京画院藏
《寿桃图》轴 北京画院藏
《风柳图》轴 北京画院藏
《寻旧图》轴 北京画院藏
《几时休息图》轴 北京画院藏
《青蛙蝌蚪图》轴 北京画院藏

黄宾虹
《深山孤寺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湖滨山居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练江南岸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九子山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栖霞山居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江村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练滨草堂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曲江泷水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狮子林望松谷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天都奇峰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李白诗意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黄山纪游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徐悲鸿
《钟进士像》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绿荫双猫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风雨鸡鸣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侧目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喜马拉雅图》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愚公移山图》屏 徐悲鸿纪念馆藏
《牧童图》横幅 徐悲鸿纪念馆藏
《山鬼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白梅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十二生肖图》册 龙美术馆藏
《鹰图》轴 苏州博物馆藏
《在世界和平大会上听到南京解放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双马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潘天寿
《青山白云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鹰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荷花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灵岩涧一角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春酣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露气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雨后千山铁铸成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记写雁荡山花图》屏 中国美术馆藏
《雄视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荷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张大千
《仿杨昇笔意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溯渐江游黄山小景图》册 中国美术馆藏
《理妆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唐人观音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翠竹幽居图》轴 苏州博物馆藏
《红叶白鸦图》轴 苏州博物馆藏
《泼墨荷花图》通景屏 南京博物院藏
《姜夔诗意图》 镜片 天津博物馆藏
《拟赵大年水村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江岸图》镜片 龙美术馆藏

林风眠
《鸡图》镜片 北京画院藏
《双鸭》轴 南京市博物总馆
《灰鹭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秋骛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油灯花果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风景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水上鱼鹰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夜枭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鱼鹰小舟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早春暮色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秋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宝莲灯图》 龙美术馆藏

傅抱石
《仿石涛山居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琵琶行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万竿烟雨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不辨泉声抑雨声》 中国美术馆藏
《九歌图》册 中国美术馆藏 南京博物院藏
《兰亭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杜甫像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陕北风光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黄河清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虎踞龙盘今胜昔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待细把江山图画》轴 中国美术馆藏
《天池林海图》卷 南京博物院藏

李可染
《松下观瀑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苏州虎丘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春雨江南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万山红遍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雨中漓江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钟馗送妹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孺子牛》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树杪百重泉图》横幅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无尽江山入画图》横幅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水墨山水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五牛图》横幅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崇山茂林源远流长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换展作品目录(61件套)
齐白石
《西城三怪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渔翁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窄道漫步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舍利函斋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柏寿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小鱼都来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红荷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风中牡丹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江上群帆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柳牛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鼠子啮书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溪水小桥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清白传家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黄宾虹
《武夷记游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黄山松谷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灵崖天苍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严陵胜景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郑师山钓台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山水记游图》册 中国美术馆藏
《九华山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镜湖山景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松园老人画法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万松烟霭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徐悲鸿
《九方皋》通景屏 天津博物馆藏
《九方皋》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印度妇人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松鹤图》通景屏 徐悲鸿纪念馆藏
《群奔图》屏 徐悲鸿纪念馆藏
《奔马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飞鹰图》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归去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潘天寿
《游山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杭县农民争交农业税图》镜片 中国美术馆藏
《睡猫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梅雨初晴图》轴 中国美术馆藏
《凝视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江天新霁图》屏 中国美术馆藏

张大千
《少陵诗意图》卷 中国美术馆藏
《石勒见佛图澄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摹敦煌佛像图》轴 南京市博物总馆藏
《夏山高隐图》轴 龙美术馆藏
《巫峡清秋图》轴 天津博物馆藏

傅抱石
《潇潇暮雨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山鬼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抢渡大渡河图》横幅 南京博物院藏
《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 词意图》轴 南京博物院藏
《韶山图》卷 南京博物院藏
《回忆布拉格图》横幅 南京博物院藏
《镜泊飞泉图》横幅 南京博物院藏

李可染
《午困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观画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漓江边上》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鲁迅故乡绍兴城》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革命摇篮井冈山图》轴 龙美术馆藏
《水墨胜处色无功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黄山云海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春雨江南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漓江山水天下无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王维诗意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峡江帆影图》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林茂鸟竞归》镜片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黄宾虹是赭石色,张大千用青绿色……展区用代表中国画的八个色系进行区分,以期展现八位超级巨星各自不同魅力,同时打破博物馆展柜里的“围墙”, 除手卷、册页外,其它全部作品皆以镜框装裱呈现,让观众得以更近一点去感受艺术。
158件经典力作,可看、可读出的信息真的有很多,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在2020年1月10日前后经历大规模换展,第一期展品97件套,第二期展品达61件套。策展人庞鸥表示:“换展数量达2/3,两次都一定会让观众不虚此行。”每一张作品还精心配有赏析文章:“如果观众有耐心,都可以停下脚步,读一读这些文字。”

集结20世纪中国画最强音
展览中,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均有大尺幅的经典之作,如:如潘天寿1962年作品《记写雁荡山花图》;张大千1947年作品《泼墨荷花图》通景屏;以及徐悲鸿1931年创作的作品《九方皋图》以及 1940年创作的作品《愚公移山》。
徐悲鸿《九方皋图》与《愚公移山》这两幅作品均可称为这幅中国美术史教科书级别传世巨作,代表着二十世纪中国人物画的最高水平。

徐悲鸿 九方皋图 局部 纵139 厘米 横351 厘米1931 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南京博物院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展览现场 徐悲鸿 愚公移山图

徐悲鸿 愚公移山图 局部
纸本 设色纵144 厘米 横421 厘米1940 年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曾画过三幅《愚公移山》,前两幅为油画,巨型中国画《愚公移山》是第三稿,现藏于徐悲鸿纪念馆,据悉,本次展览也是这幅作品在时隔20年后,重新出现在南京观众视野中。
同样令人视觉震撼的还有另一幅徐悲鸿1949年创作的作品《在世界和平大会上听到南京解放》,长达3.52米的高度,依然在南博特展馆展厅中被完美呈现。

徐悲鸿在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上听到南京解放图 现场图(中)
轴 纸本 设色

纵352 厘米 横71 厘米

1949 年

徐悲鸿纪念馆藏


徐悲鸿在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上听到南京解放图 局部
也有难得一见的题材与风格,如齐白石作品《柴爬图》,这种南方农村极为常见的农具柴爬在齐白石的笔下,构图巧妙,造型朴实且富有表现力, “看似寻常最奇崛”的题材与诗的结合,充分显现出齐白石不凡的智慧和卓越的创造才能。

齐白石柴爬图
轴 纸本 墨笔
纵133.5 厘米 横33.5 厘米
北京画院藏
区别于潘天寿一贯的艺术风格,潘天寿《杭县农民争交农业税》运用传统的白描对实景写生,用精神诠释了平凡事物和现实生活,充盈了中国画的气血,让其作品与观众之间产生新的心灵共鸣,完成中国美术历史中最大规模的艺术思想变迁与历史性的艺术形式转型。

潘天寿《杭县农民争交农业税》杭县农民争交农业税 47.9×37.2 cm1950年 中国美术馆藏
黄宾虹的《黄山汤口图》曾拍出3.45亿天价,而他笔下的另一种《黄山松谷图》又是另一种风貌。

黄宾虹 黄山松谷图
轴 纸本 设色
纵90 厘米 横28.5 厘米
1952 年
中国美术馆藏
1952 年,创作这幅作品时,黄宾虹 89 岁,双目患白内障,视力逐渐减弱,甚至接近失明的程度,但此作品,大繁大简,笔短意长,尤见其绘画功力。
记录艺坛佳话 不仅在本次大展中,这《九方皋图》与《愚公移山》两幅不朽的旷世杰作得以齐聚一堂,展览中还可以看到徐悲鸿的另一幅《九方皋》作品——《九方皋相马图》,展现出徐悲鸿交友的另一面。 1926 年冬,徐悲鸿在法国度过的第 7 个年头,生活状况依然是用坎坷与穷困,次年,他回到上海后,经济仍然不见好转。1928 年 1 月,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和李石曾都在上海,这时徐悲鸿拜见二位长者,李先生就以世界社的名义,聘请徐悲鸿为几位元老绘像。前后花费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徐悲鸿为吴老先生、张溥泉先生和张静江先生夫妇画了四幅画像,每幅得到两百元的报酬。大大缓解了拮据的生活状况。

徐悲鸿 九方皋相马图通景屏 纸本 设色
纵175 厘米 横190 厘米
1927 年
天津博物馆藏

徐悲鸿 九方皋相马图 局部 
这也是徐悲鸿创作目前已知的第一张《九方皋相马图》,即为本幅,送给李石曾。一方面是为了感谢李石曾,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自己的才学能够为人所识、为人所用,而正是此图奠定了徐悲鸿后来创作“九方皋”题材的基本格局

齐白石墨梅图
轴 纸本 墨笔
纵116 厘米 横42.5 厘米
1917 年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 墨梅图局部 另一幅创作于1917 年的齐白石作品《墨梅图》不仅是齐白石梅花中的佳作,而且也记录齐白石与陈师曾的一段艺坛佳话。在这幅梅花的诗塘上,陈师曾题跋鼓励与肯定对当时刚刚到北京的齐白石,在陈师曾的鼓励下,齐白石开始十载关门的“衰年变法”,自创“红花墨叶”大写意风格。1922 年,陈师曾又将齐白石的绘画作品介绍到日本,从此,齐白石开始蜚声海内外。

林风眠 花鸭图轴 纸本 设色
纵154 厘米 横41 厘米
1932 年
南京市博物总馆藏

林风眠 花鸭图局部 另一幅林风眠1932年作品《花鸭图》,不仅是林风眠存世作品中罕见的长幅彩墨,也见证林风眠与蒋梦麟的一段往事:林风眠出任杭州国立艺专校长之际,曾向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蒋梦麟租借西湖畔的罗苑为校舍,故而留下了“租金银圆一枚”的佳话。作画之时林风眠已隐居重庆,蒋梦麟亦由北京迁至昆明主持西南联大,时局动荡、山河飘摇之际,林风眠能以此尺幅之大用功之精细的画作赠送蒋梦麟,足见两人的真情

傅抱石 龙盘虎踞今胜昔 局部轴 纸本 设色纵60.2 厘米 横87 厘米
1960 年
南京博物院藏
题诗中不仅可以重温艺坛往事,有些“错”也很有意思,如傅抱石作品《龙蟠虎踞今胜昔图》细读就会发现,取自于毛泽东1949年4月所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但画上的题诗句是“龙蟠虎踞今胜昔”,原来傅抱石创作此画时,这首七律还没有公开发表,所以才有这么一“错”,他特别钤盖了“换了人间”印,以讴歌新社会,以使主题得到升华。


在艺独家对话X
策展人、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庞鸥 在艺:本次展览“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策备时间有两年,可否谈一下最初为什么想要办这个展览? 庞鸥:这是我策划的第三个书画大展,第一个是“藏天下: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开创了全国博物馆做藏家系列展的先河;其次是明代中后期“青藤白阳——陈淳、徐渭书画艺术特展”,这一次是“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是从晋唐宋元一直到近现代的过程,做了中国美术史非常粗线条的梳理。

齐白石 西城三怪图轴 纸本 设色
纵60.9 厘米 横45.1 厘米
1926 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艺:本次展览不只集合南京博物院、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徐悲鸿纪念馆、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天津博物馆等公立美术、文博机构,也有私立美术馆龙美术馆的收藏品,这是如何考虑的? 庞鸥:我们在筹借这八位大家的作品的时候,其实是遇到困难的。我首先面临着张大千和林风眠没有特别好的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的这一大问题:第一位是张大千的作品目前在国内公立博物馆或者是美术机构收藏的作品基本集中在40年代中期以前的作品,他之所以能够进入20世纪大家的行列之中,也恰恰在于最后跨出去的那一步泼彩,他才真正融入整个时代世界的艺术。但是我在全国的公立博物馆和美术机构几乎借不到张大千晚年这些最具有代表性、艺术价值最高的成熟时期画作,这就无疑对于张大千这位画家在展览中会出现很大的缺陷。

张大千 夏山高隐图轴 纸本 设色
纵158 厘米 横71 厘米
1947 年之后
龙美术馆


张大千 江岸图 局部
镜片 纸本 设色

纵45 厘米 横75 厘米

1969 年

龙美术馆



庞鸥:第二位是林风眠。比如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画院,上海美协这三家单位对于林风眠作品的保有量非常充分,数量、质量、整体的类别都全,但是没有能够借展,所以考虑向龙美术馆商借林风眠的作品。龙美术馆收藏着相当数量和相当好质量的近现代及古代中国绘画,作为国内最大的一家私人美术馆,它在国内外拥有相当好的口碑,无论是引进展还是独立策展,龙美术馆做的展览都是国际性的并引起国内外很大反响的展览。基于这两点,我才考虑向龙美术馆借展。

李可染 鲁迅故乡绍兴城图
镜片 纸本 设色
纵62 厘米 横44.5 厘米
1962 年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藏
在艺:筹备这样一个重量级的大展,除了借展上的难度,对您的挑战是什么?

庞鸥:我们做古代书画展览选择展品相对比较容易,因为文物出版社很早就出过《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在这套丛书里,对于每个博物馆的收藏的作品和质量都有非常详细的资料,收藏的优秀作品和基本信息都有,但是梳理近现代的画作的收藏以及其归属单位就有很大的困难。我只得去购买很多书籍来查阅,但是这些书上的信息有时候也是错误的,做了很多无用功。 在艺:本次展览以什么样的线索来梳理呈现 20世纪这八位国画大家的作品? 庞鸥:最简单的就是按照年龄先后去排,齐白石最大、黄宾虹其次李可染最小。 在艺:选择这些展览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庞鸥:我的标准是作品一定是精品力作,或者是代表作品,这是唯一的标准。标准的第一个方面是作品艺术价值,画的好,这是最起码的;第二是艺术影响力,需要具有相当的艺术影响力;第三是这八位艺术大家身上有一种使命感,是对国家、人民、整个美术史发展的使命感。

在艺:展览第一期展品97件套,第二期展品为61件套,为什么分两期来呈现?

庞鸥:第一期很漂亮,第二期一也定要不能弱,不能让观众觉得来两次没有太多的变化,换展会换掉整个展厅的2/3的数量,作品数量相当的惊人,也想让大家必须得来看两次。
在艺:前后两期呈现的侧重点是否有所不同?
庞鸥:这两次展览的侧重点就是:换展前换展后同样重要,不会出现前强后弱的状况,也有很多的名作是放在第二期换展的时候展出的,比如第一期徐悲鸿的《愚公移山》,第二期《愚公移山》的位置让给《九方皋》,这是中国20世纪最著名、知名度最高的两件作品,它代表的是中国20世纪的典范,代表中国人精神的两件作品,会在同一个展厅位置不同的的时期去展现。
在艺:通过这个展览是否也对20世纪的书画研究重新发现新的思路? 庞鸥:展览带给我很多惊喜,我本人也是画画的,之前看到很多浙江省博物馆的黄宾虹画作,偏向早期、中期的作品,觉得对黄宾虹先生作品的理解不够深刻。这次看到中国美术馆的这批作品,特别是看到原作的时候相当震撼。我之前对于李可染先生作品的理解和认识也不够,这些原作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也确实是足够惊叹:他们的画面呈现出来的技法,用现在大家流行话的说:“确实是太难了。”他们创作的难度非常高,很难去达到,更不用去谈这张画中间所蕴含的感情因素,所以这是我作为策展人都非常激动、期待的展览。

李可染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镜片 纸本 设色
纵69.5 厘米 横45.5 厘米
1963 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艺:回到20世纪中国画这个时间节点,您觉得在那个时间段中国画处在什么样情况?
庞鸥:俗语“社会的不幸,就是艺术家的万幸”,其实就是这样。文学、艺术和哲学等,都会在一个相对不太稳定的社会历史阶段,会有喷涌式的发展。20世纪对于整个中国绘画史是非常重要的阶段。 在艺:这个重要性表现在哪里? 庞鸥:短短的100年里,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制度都不一样。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中国前两三千年的朝代更迭不同,它其实是社会性质的改变,但是这种社会剧变的情况下,对他们生存和生活方式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对艺术来说,确实像春天或者更炽热的夏天。 在艺:这个时间点的中画绘画,也受到西方艺术的冲击。 庞鸥:这也是我们20世纪中国绘画艺术和传统绘画艺术最大的区别,我本身做中国古代书画的研究,从汉晋唐宋元……中国绘画一直是传统的延续,虽然一直有自己的变化,但是侧重于客体、主体、本体的表现,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中国绘画的侧重点是不同的。那也绝对不会像20世纪这个时期,不仅仅是西方、还有东洋甚至可能还有南洋的影响,这一点和传统中国画的延续与发展拉开很大距离,几乎是质的变化。 在艺:我们在观看这些20世纪中国画大家们的作品时,是不是可以看在这样特定的历史时期,他们怎么用自身创作去回应变化? 庞鸥:每一位画家,其实他们的回应整个时代赋予他们身上的任务都是不一样的。比如齐白石,他的心灵纯朴、洁净、真挚与赤诚,他的绘画技艺很奇妙,因为它可以把任何东西放进他的画里面去。他有很特殊的本领,能够把这么单纯或者自己理想中的状态,摆在你的面前,就像魔术师一样的,他不需要你去太多的去猜去想,直接把他的情绪、美放到观众的心里面去,那是齐白石。

齐白石 窄道漫步图轴 纸本 设色纵103.5 厘米 横45.2 厘米1929 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艺:雅俗共赏的特性。 庞鸥:这是他的厉害之处,他很奇妙的地方是不需要你去过多的去思考。黄宾虹又是另外一番情景,黄宾虹的画永远好像是为了自己看的一样,他一直在涂那个黑色。他的浑厚华滋,其实涵盖的是中国人民数千年来所应该拥有的理想状态和人格力量。这是文化的醇厚,是人心的纯朴,是像水一样润泽四方,泽被后人。他抓住中国文化正脉的这条线索去发展,所以黄宾虹其实是在整个展厅中间是最难于理解的,但是也恰恰是最需要理解的。 在艺:所以黄宾虹去世的时候预言“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 庞鸥:当然今天黄宾虹的粉丝越来越多,他的《黄山汤口》也卖出去三个多亿。但是真正能看懂吗?黄宾虹的画是建立在中国画本体高度成熟的基础上,他是中国笔墨意境的一个集大成者。他需要我们今天去看、明天去看,反复去看,长年累月的去看、永远是看不腻的,甚至需要我们去动动手画一画、临一临,也许这样才能体会黄宾虹的高度与难度。 在艺:20世纪中国画坛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画派林立,你觉得是否同这些大家的活跃有关系? 庞鸥:画派林立仅仅是一方面,但最初在他们身上没有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他们的视野、胸怀、胸襟应该是整个中国美术史的发展,不会仅局限于一个画派。 在艺:你本人也是一名书画家,你自己有没有推崇的艺术家? 庞鸥:在我学画过程中这八位都有所涉及,我估计很多人都会这样,无论如何,这八位你都躲不开,去临摹作品、阅读他们的语录文字,但我们学习绘画或者在绘画的过程中思考怎样对自己有意义?应该学习的是他们的思考方式,而不是直接去从他们绘画作品的痕迹上去学习,要学习继承传统,再去发扬再去发展的思考。

潘天寿 松鹰图 局部轴 纸本 设色纵148.8 厘米 横40.6 厘米
1948 年
中国美术馆藏

在艺:如何看待这八位艺术大家目前在学术跟市场上的认定?

庞鸥:相对来说整体的绘画艺术的价格和价值还是比较符合的,这也说明我们这一代人通过艺术品市场对于这八位画家的认知度比较正确的。当然就目前林风眠先生的作品价格略微偏低,其它几位都是亿元俱乐部的成员。 在艺:在你看来林风眠的市场价格现在偏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庞鸥:主要是林风眠先生作品的数量多和对他作品的解读,看他的简单的笔触和色调,其实他是极其严格的、甚至是带很多偶然性和必然性出现的画面结构,他的画面结构非常的合理,甚至是法度森严,这种法度森严和合理是他通过长时间大量的绘画,最终才得出来的,要认识这一点需要有一定时间,就像黄宾虹预言的“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作为中国人来说,林风眠是具有世界性的,就像我们中国人对于西方绘画的认知一样需要时间



展览信息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南京博物院2019.11.27—2020.02.28地点:南京博物院特展馆3楼11展厅
br/>-END-
br/>文字/编辑:谢媛图片提供:南京博物院

发布于 2019-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