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地图(AED)的发起者:我曾帮助心脏骤停的跑者出院,说说高以翔事件我的质疑和建议

救命地图(AED)的发起者:我曾帮助心脏骤停的跑者出院,说说高以翔事件我的质疑和建议

一个网友私信我说,作为高以翔的粉丝,她想知道,如果黄金四分钟内真的进行了心肺复苏,是不是他也不一定可以醒来。我问她,为什么这么问?你们不希望他健康?她说,直到今天都没有人为这起事故负责,她已经精疲力尽,想给自己一个真正放下的理由,哪怕是自己骗自己……

今天是遭遇不幸的艺人高以翔的头七,质疑声依然绵延不绝。作为救命地图的发起人、一个和“第一反应”一起救活了数例心脏骤停的跑者的非医务人员、一个致力于公众急救普及行业三年的互联网人,有必要说一下自己看到的问题。且我相信,公众对这起事件的集体创伤和质疑,不是沉默就可以掩盖的,这不仅不利于浙江卫视这样的节目组,也将对政府公共安全体制的建设工作产生挑战。

事发“第一时间”内到底做了啥

不公开视频就无从评论。新闻报道称,《追我吧》节目组声明“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节目现场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展开救治,并紧急将其送往医院”,所以我想分享一下自己亲眼所见的一个心脏骤停的跑者事例,大家自有论断。当天我作为医院驻点急救志愿者,收到通知说一名跑者在马拉松现场因为跑步急停导致心脏骤停并送来医院。本担心他的病情严重程度恐怕无法照料自己。结果,十几分钟后救护车到达时,这名刚才还需要心肺复苏和除颤的跑者居然已经可以和我思路清晰地正常交流——如果不是医生和他自己心脏骤停的病情,他都只认为自己是因为跑步急停晕厥了,绝不相信自己有心脏问题!!!最后,我和医生费尽唇舌才,说服他不要出院,也不要急着又开始练习跑步……

同样是男性,同样热爱运动,同样没有既往病史,同样在跑步中拼尽全力,同样急停……但是结局……一个两天后痊愈出院,另一个却静静沉睡在冰凉的水晶馆里,被舆论吵得不得安宁。我不想和一些网上自称“医生”的人/水军争辩人与人的生理差异,毕竟这位我接待的痊愈跑者确实是第一时间(几十秒内)就有急救志愿者(学过急救的非医务人员)过来为他判断病情,并进行了心肺复苏(CPR)和接上AED(自动体外除颤器)除颤随即送医。可是,一场马拉松四十几公里都可以做到全程设置急救保障人员,这么一个大电视台的综艺活动难道真的没有条件做到吗?现在大家都知道,越早进行心肺复苏和除颤患者越容易存活,这可能是为什么我帮的这位跑者恢复极佳的一个重要原因,那高以翔呢?在那个宝贵的4分钟内,有医务人员或者学过急救的公众赶上前去进行病情判断嘛?如果真的在那个时间段内,有对的人过来帮助他,以他的年轻的身体和爱好运动的身体素质,真的一点点被救活康复的概率都没有吗?他那么年轻,应该有更多的可能!再极端一点,即便这位艺人确实用了最及时的处置都病重不治,还会有这么多公众会谴责主办方嘛?我想我们的国民还不至于无理取闹到如此田地。从这一点上来说,浙江卫视,确实欠大家一个解释和道歉。

道歉在哪里?

关于公众急救普及和全民互助急救,到底应该做什么

浙江卫视到今天都保持缄默,我想,除了那些网友猜测的龌龊理由外,也很大一部分原因觉得自己委屈吧。是的,委屈。因为我们全社会都并没有真正有力地推进过解决“急救难”问题的系列政策和法规(如教育/公共场所安全设备配置等)。举个例子,从小学到大学,我们的急救或者消防安全教育就是做做选择题和判断题,根本就不像学科教育一样注重实践和认知结合,更不要指望关键时刻救人;上驾校、去健身房等场所,也从来没有真的哪个驾校师傅或者健身教练觉得掌握专业急救知识的执照是为人民负责需要的。一个电视台,又怎么应该独自承担所有链条的缺失呢?反观国际,如果像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家那样立法或者有政策强制健身房、综艺节目等场景高危必须配备应急保障,所以他们节目组才负责地做好安全应急保障。

我认为解决社会急救难是一个特别复杂的问题,全推给政府也是不现实的,需要是一个多方协同的事情,大众、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政府卫生/教育相关的部门都应该拉起手来参与进来,因为医疗资源和政府资源都是有限的,不要事到临头,才发现投放的公众资源根本没有为公众所认知,人们也不具备急救技能,根本无法有效实施急救。救命地图是我三年前加入第一反应以后发起的项目,高以翔出事以后,在微博和豆瓣上居然火了起来,这个找到身边的AED并支持新增和勘察的微信小程序一夜之间火得令我始料未及。但高以翔能起死回生吗?不能。事发AED就在附近300米,可是现场施救人员知道吗?不知道。投放AED的机构有联系过我们录入救命地图呢?没有。这说明我们全社会的公众急救通路并没有打通。在此之前,除了我们的学员,很少有人关注这个救命地图这个产品,我们觉得大家关键时刻需要急救设备和技能,可是接触到的更多大众都觉得“倒霉的事儿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当我们拿救命地图去和一些投放AED设备的爱心组织或者机构沟通的时候,也常常遇到顾虑重重的领导们,觉得这应该是政府做的事情、担心公众会乱用设备……哪怕我们的产品体验收到用户的青睐,哪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AED是自己学了急救就可以用的,哪怕我们的工作人员以及全国千余名志愿者一直在公益新增和勘察AED,哪怕担心自己的家人也遭遇心脏骤停的用户量和社会投放的AED数据在不断增长中,哪怕一个又一个人在公众场合倒在附近就有AED的地方……现在我们救命地图数据,除了收录了公开给公众的一些机构的数据外,还有很多正式靠群众的力量,是的,我们的用户自发新增上传点位的位置和拍照给我们来审核。在这里,我真的非常感谢大家能做支持救命地图的这个“急救AED众包行动”,但这是不够的,因为我们需要更高效的方式来收集数据,这离不开政府和社会各界的认可支持。

微信小程序救命地图——扫描跳转
众包急救AED地图

作为个人,关注高以翔就是关注我们自己和我们爱的人

全社会对事故方的谴责和全社会的反思肯定是必要的,但作为个人,我觉得最好方式不是仇恨,而是用每个人力所能及的行动让全社会因为他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我的小小建议包括——

  • 把救命地图发给远方的家人了解急救知识和附近的AED是很好的办法。当然,也欢迎大家来第一反应全国的分中心线下学习急救和练习,成为我们的急救志愿者(比如救命地图里的众包志愿者/青少年志愿者老师/马拉松赛道志愿者),我们一起来共建一个安全的环境。
  • 人生无常,关心家人和朋友,更多关注健康问题、学习急救。全国范围能学急救的地方很多,只要是专业的并且注重实践真正让大家能够联系急救技巧的,应该都是值得去的。
  • 纪念高以翔也可以用做公益的方式。我在豆瓣上看到有人倡议公益林捐赠或者成立以他名义的爱心急救队守护身边人,这些可以和粉丝团或者经济公司沟通,一起让他的善良帮助更多人。
  • 持续关注这起事件推动当地的社区提高安全应急水平。大众的关注可以促进社会反思,而责任方也应该在公众监督下进行相关问题的整改。如果你身边能接触到社区或者政府机构相关人员,也可以让他们更了解这起事件折射的问题,看看能不能多方协同,让身边更安全。
公众号/知乎:第一反应急救

最后,真心地希望类似悲剧不再发生!真心地希望领导们能看见我们,像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报告里说的那样,我们需要协同起来,促进整个国家的安全体系现代化建设。比心~

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公报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要完善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有效机制,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健全公共安全体制机制,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完善国家安全体系。
发布于 2019-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