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髡事指录(二则)

《髡事指录》--神驹

髡贼有宝马,名为鉄翎,其眼大,其耳立,其额宽,其颈隆,其胸宽,其背平,其色苍如铁,故名鉄翎。

以其为战马则步样开阔,运步灵活,虽不如汗血马快速,然雄壮犹有过之。髡贼元帅,着双层铁甲,提加特林神器,骑乘于上亦奔行如飞,行至酣处,仰天长啸,鬈毛剑立,马尾直指长空,委实壮哉;如以之务农,则能双挽大铁犁;以之拉车则力胜与牛而较常马尤速。

人言髡贼铁船铁车难敌,然以妖法驱动,不为正人君子所用。吾观此马天下少有,而髡贼不甚看重之,若以通商之名购得髡贼之良马千匹,骑之以状士,披之以重甲,纵不敌髡贼之铁车,倚之纵横关外,剿灭东虏不亦快哉?

矣唏嘘,此南海猱贼宝物何其多哉!



《髡事指录--骨瓷》

髡贼之凶狡极矣、尽矣、未能加矣!

此贼假仁义之名收罗流民,鬼船以载之,移诸南海,名为赈济,实则戕害。

至琼州后,女子稍有姿色者卖与髡贼为奴为婢,次之者送入紫铭之楼充作官妓女;男子皆充作苦力挖矿至死。

尤为骇人者莫过名工业党之贼。所有死难之人并瘦弱丑恶之辈入此辈之手,人油炼作膏脂,切做肥皂贩售;人发做毛刷子并渔网;人肉并下水所养之蛆磨碎名为蛋白粉;人皮猱制为革,命巧匠细细缝为下裤,名为皮裤;更有甚者,乃至敲骨吸髓!

此辈秘传烧瓷之术乃是将人骨细细磨制作粉,以妖法咒之,将魂魄拘禁在内,方入窑烧制七七四十九天,将魂魄与骨粉炼为一体,其器乃成。

此贼猖獗,不为天下讳,直名此器为骨瓷,其色白,其质轻,其光妖,其性阴。诸君以此邪器为珍宝,岂不知已为髡贼所咒,此乃人魂骨所炼,内含血咒,久用之迷人心智,皆为髡贼所制矣。



《髡事指录》乃吾乡义士,王公七索者舍命探知并编纂成书,奈何王公竟为髡贼所害,《髡事指录》遂成绝响。区区不才,不惜舍命亲赴临高刺髡贼之恶而志之,以为貂尾之续。不幸才完此二则已为髡贼所获,匆匆不及校对,人言浮游地乃人间炼狱,吾为诸公前驱去也。

编辑于 2019-12-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