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职言

【吃个大瓜,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北大自杀女生完整版聊天记录

前言:原文来自于:凱旋十二

就网上所流出的聊天记录看,两人的感情属于相当前卫的类型。但和这种前卫不相匹配的是,两人又有非常“保守”或者“落后”的一面。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其观念的粗陋,甚至都还不如100年前蔡元培时代的北大青年

男方是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后成为分管文艺活动的副主席,身体素质应该是不差的,据说长得又像刘昊然,父亲还是某金融机构某省分行的负责人,对于包丽这种出身小商人家庭的温柔女生,吸引力自然是极大的,所以包丽会说“一切都太合适了”。

聊天记录显示,从2018年起,直至2019年10月9日包丽自杀,在此期间,牟林翰持续不断对包丽进行精神暴力(由于缺少直接证据,无法确定是否同时存在肉体暴力),包丽对此不堪其扰。

一开始,对于牟林翰扭曲的价值观,包丽还能明确地提出反驳。



经过长时间的精神暴力(包括谩骂、侮辱、诋毁等),她内心痛苦又害怕,却已经丧失了反驳的能力。种种迹象指出,包丽已经被牟林翰洗脑,接受了牟林翰对她灌输的“这一切都是她的错”的观点。

包丽对朋友讲述对牟的害怕和绝望,右为包丽

在牟的不断洗脑下,包丽表现出自我否定的念头


经过我们对整件事情的观察,我们发现,牟林翰与包丽之间的相处模式并不仅仅是南周文章中所谓的“不寻常的恋爱样本”。其中多处细节更是让人不禁联想起臭名昭著的PUA:


1.用各种借口贬低、侮辱包丽,并不断重复,制造双方的不平等地位

牟林翰多次表达希望女生是处女,并将包丽贬低为“不干净的人”,通过翻看包丽与朋友的聊天,挖掘她的过去,并以此羞辱她。这并不是简单的处女情结,而是牟林翰找到的用来侮辱、贬低包丽人格的借口。

牟的处女情结与占有欲


有一次,牟林翰甚至因为得知包丽曾去过第二任男友的宿舍,由此开始了新一轮的谩骂和侮辱。可见牟林翰口中所谓的处女情结不过是欲加之罪,让包丽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牟翻看聊天记录质问包丽

牟质问包丽前任经历


牟林翰除了在精神上日日夜夜洗脑包丽让她承认自己低人一等,还要求包丽在他面前要做一个卑微的人,要做“牟林翰的狗”。牟林翰曾要求包丽扇自己耳光、下跪向他认错,以表明自己真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一切都是牟林翰要包丽全部生命全身心地臣服于他,而不是什么字母圈的玩法。


2.认为包丽必须用极端的方式证明对他的爱

在让包丽产生对他的亏欠感之后,牟林翰提出,要包丽为他堕胎、绝育,留下输卵管给他,来证明离开他之后“不会再找别人了”,甚至说要包丽用极端的割腕、吃药等方式证明对他的爱。

牟要求包丽为其怀孕打胎绝育以证明对自己的爱


3. 控制包丽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社交、钱财甚至日常行踪

下图为包丽和朋友的聊天截图,右为包丽,左为包丽的朋友。


4. 用包括裸照在内的威胁,迫使包丽不与其分手

牟林翰曾表示要拍下包丽的裸照和性爱视频,如果她包丽离开他他就发到网上。


包丽也曾多次提出分手,但是牟林翰以死相威胁,要求包丽回到他身边。今年7月14日,包丽提出分手,牟不断骚扰,并以死相逼。8月8日,包丽再次提出分手,并返回家中,但牟再次以死相逼,让包丽回京。

8月8日牟以服用安眠药相逼

8月9日牟因过量服用安眠药自行前往医院治理


后来包丽对朋友说:已经分不动了。


5. 每天都用微信高密度信息轰炸包丽,日复一日无时无刻地从人格、自尊上攻击包丽。

甚至连大年三十也不放过。

试问,有谁能经受得住如上图所示的持续谩骂和羞辱?有谁能够凌晨看到满屏的精神暴力话语依然面无惧色?

而以上截图,仅仅是冰山一角。

后续:男方处理方案:

靠! !!大家一定要看我的文案

前几天在咖啡厅自习的时候,隔壁桌来了个律师和受害人家属,我听了个大概。受害人家属说她女儿是北大的,去内蒙古支过教,被男朋友家暴,最后弄成脑死亡,他们操着粤语我当时还以为是香港人。

啊啊啊,我第一次离这个案子那么近。我要补充推送里没有的内容:

男方一度想要找女方私了,男方说辞:“在刑法上脑死亡无法定义杀人罪,所以我们最多只会坐七年牢,赔偿你们三十万,但这样你们女儿名誉就会扫地,如果私了,我们愿意赔偿三百万,你们也保住了女儿最后的尊严。”并且,男方一度想要主张女方是自杀,因为没有人证,这样男方很有可能连牢也不会坐。

男方不知道是不是有权有势,但男方聘请了李天一案的律师,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那天,我坐边上真的特心疼这个女孩子的家人。

发布于 2019-12-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