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关心政治”

“我不关心政治”

“我不关心政治”,这可能是我们平常生活中,最经常听到的话之一。那什么是政治?

举个最简单通俗的例子。如果把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比作做一块蛋糕的话,所谓的政治,就是怎么分配这块蛋糕,一句大白话,政治就是利益的分配。

没有人是不关心自身的利益的,所以亚里士多德说:人天生就是政治性的动物。当然,亚里士多德说这句话,不仅仅是这个意思,因为在涉及到利益分配的原则的时候,人还会关注这种分配原则合理与否的问题,这就是正义的问题,所以政治最根本就在于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是正义?亚里士多德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人是一种追求正义的动物。这种正义诉求同样是实践理性的一部分,它区别于知识理性,所以人是一种有理性的动物,其主要含义是在这个意义上去讲,而不是理性计算的含义。

那么,当这些人说,“我不关心政治”,他真的是不关心政治吗,显然不是,因为没有人会不关心自身的利益,这句“我不关心政治”实际上所表达的是:我不关心什么是正义。

按照某种正义的原则去获取自身应得的利益,这是尊严这个词主要的现实含义之一,主子施舍给奴才饭食,这个奴才哪怕吃得脑满肠肥,但这样的人和猪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没有人会认为这样的人是有尊严的。所以利必须是和一个人的权相匹配的,他有权获取他应得的东西,一个人所获得的利益是他的权利的彰显,这就是他的尊严。

所以,“我不关心政治”,实际上的潜台词是“我不关心正义”,而一个不关心正义的人其本质上就是一个不关心什么是自身的尊严的人。为什么一个人会不关心自身的尊严?因为尊严涉及到的是权利,而要争取权利,就必须具有足够的勇气和权力进行抗争,所以一个人不关心正义,其实质是一种对自我的阉割,他没有勇气争取自身的权利,不过是懦夫的表现罢了。

而我在这里要说的是,这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可以指摘的,因为懦弱本就是人性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有懦弱的人性。现实也有各种各样的情况,一个普通人不可能仅仅为了尊严放弃某些巨大的利益或者一个人孤军奋斗,这其实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把自己混入大众中,大家都这样,这是一种巨大的安全感。

但人性的恶恰恰就在于,人的自我阉割是一种羞耻,这种羞耻感在根本上说就是一种精神创伤,正如古代的太监,生理上的缺陷对其造成的创伤,这种精神上的阉割是一样的道理。他会仇恨那些精神相对勇猛精进或者没有阉割干净的人,因为这照出了他的耻辱,当一个社会中普遍存在着这样精神或者人格缺陷的人,这就是一股拉动社会向后倒退或者阻碍社会向前进的巨大的力量。

2

这句“我不关心政治”,恰恰是现在许多资本组织或者独立的商业组织的宗旨,比如体育无关政治诸如此类。

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中,我可以自由地表达自身的政治观点,所以我可以说:我不关心政治,因为现实的政治它没有妨碍到我参与政治的权利,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参与,只是我现在不想参与,所以我可以说:我不关心政治。

而当一个人无权参与政治的时候,他说:我不关心政治,这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罢了,这很好理解,现实的政治已经侵犯到了他的基本的权利,此时一个人说他不关心政治,就等于说他不关心自身的尊严,这也就是说,他不敢反抗,只不过用一句我不关心政治,来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可以下的台阶,因为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它关心你啊。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政治观点,各种政治观点的孰是孰非,这是政治问题,而对错涉及到价值问题,而价值上的真理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它只有形式上的原则,这我在此前的一些文中有过详细阐述,这里不详谈。而不允许政治观点的表达,或者只能存在一种政治观点,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政治存在与不存在的问题。所以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一个人可以不关心政治,但不能完全没有是非。

而我们在这些资本组织或者独立的商业组织中所看到的,正是这样一种没有是非的现象,通过这些组织,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种几乎没有任何监督,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的组织,人性的逐利本性的暴露无遗,而这种组织正是丑闻和黑幕充斥的地方,比如欧足联和国际足联这种腐败的组织,所以人性,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都是没有区别的。很多人认为,是某某国家操纵了国际组织,这真的是天大的误解,这些组织恰恰是某某国家最不能操纵的地方。


3

再说点其他的。

每次当我在网上看到某些人的去世,那些留言的什么生命无价,表达哀痛,表示哀悼,都让我感到深深的怀疑,当然,我不是说这种行为不应该,我自己偶尔也有类似的惋惜,但我从来不表达出来,为什么?

这样的情感是建立在对生命本身的尊重的基础之上,而这种对生命的尊重其本质上是对人的价值的一种肯定,人具有独立的价值,因而具有尊严,值得被尊重,所以每个生命的逝去,都意味着一种独一无二的价值在世界上的消失,所以生命的逝去是值得惋惜的,这和这个人有没有金钱,有没有地位,甚至他是善是恶都没有关系,恶人同样也是有尊严和有价值的,因为人的价值是独立的和超越性的,因而具有尊严,这和他现实中是什么样的人无关,如果人的价值是后天的,因为他对于尘世中的某物具有价值而获得自身的价值,那么这样的价值就是依附性,也就意味着人在根本上不具有什么尊严。

我说的这个可能很多人都难以理解,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这种情感表示怀疑的原因,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生命的价值,根本就不存在尊重人的价值的环境,何来这样的“深情厚意”?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一群连正义都不关心的人,何来这样高尚的情感?尊重人的价值,重要的不仅仅是尊重你喜欢的人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同样要尊重你不喜欢的人的价值,如果仅仅是前者,这只不过是你爱自己罢了,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影子在他人身上的投射罢了。

我说这个,似乎和前文的主旨似乎无关,回到我前面提到的,一个人所获得的利益必须是他的权利的彰显,这是人的尊严,那么这些人所获得的尊重是他的权利的彰显吗?他是生活于一个人是被普遍尊重的环境中的吗?显然不是,也就是他没有这样的权利,为何会有这样的尊重(利益)?所以这本身就是值得怀疑的,所以,这不是尊重,而是施舍,施舍情感不是尊重死者,不过是施舍者的自我的良心安慰罢了,自我的仁慈标榜罢了。

人的痛苦是无法共享的,任何人都无法感受他人的痛苦,更何况我们所谓的痛苦和他的亲人相比难道值得一提吗?同样,人的欢乐也是无法共享的,每个人体会到的情感都是私人性的,只有自己知道,这就是为什么公共性的语言无法真实表达人的情感,为什么语言在情感面前是苍白无力的,所以,如果你真的尊重所谓的生命的价值,对逝者的惋惜,与其用语言去表达那些无法传达的私人的情感,不如去争取公共性的权利,争取一个人的价值被尊重的环境。这才是勇士,也是对死者最大的告慰。

编辑于 2019-12-1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