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章阁
首发于奎章阁
做□心虚:清代更改地名那些事

做□心虚:清代更改地名那些事

喜欢历史区划和地名的同志们,尤其是对明清地名有所了解的,基本都知道,明清在行政区划上基本上一脉相承,相似度很高,地名也是能沿用就沿用。但在很多地名上,明清有别,如果仔细去分析一下这些被清朝改了名字的地名,就会发现,似乎这改名后边有一些猫腻——凡是涉及胡、虏字样的地名,几乎全部被改掉了。这似乎反映了清代在文化层面的一个高压姿态,也是其作为少数民族而统治中原的一种心虚表现。


明朝在北边的边防,俗称叫九边。正如罗马一样,九边不是一天建成的,而是从四大中心逐渐增加到九个、继而超过九个的。明朝最早的北边四大核心是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四镇,驻地分别是辽阳、宣府、大同、延安,后来添设甘肃、宁夏、蓟镇,再加上驻偏关的山西、驻固原的陕西,合称九边。然而这个数字并没有保持多久,嘉靖庚戌之变后,从蓟州镇拆设昌平镇,从蓟、宣二镇交界拆设密云镇。万历援朝,天津单独设镇;为了对付越来越强大的海西蒙古,万历二十三年又从陕西镇拆分设临洮镇;万历末期为了应对辽东,山海关单独设镇。天启年间又设东江、登莱,崇祯年间更是满世界设镇。

九边沿线,大抵采用的是镇城、路城、堡城这样的连点成线,再连线成面组成的军事防御区,东西横亘几千里,南北宽几十里、几百里不等。在这个边防区内,遍布着上百个卫城、所城,以及不计其数的城、堡、营、驿。这些军事设施大多都有独立的城池,凭险而建,扼守着蒙古、女直、西番入寇的孔道。人们习惯性把明代的边患总结为“南倭北虏”,“北虏”,大抵就是说的长城沿线的这些外敌。

上百年、几代人的世代为军,形成了九边特有的文化氛围,就像延绥镇驻地榆林卫那样,读书考取功名是不科学的,从军当兵才是出路。而这种刀光剑影,体现在地名上,就是带有蔑视与杀气的独特边疆地名。

卫、所城上,九边有陕西行都司镇夷所、镇番卫,陕西都司靖虏卫、镇戎所、平虏所、宁夏平虏所、安边所、靖边所、镇羌所,山西行都司平虏卫、镇虏卫等十余处。更多的,则是军堡:镇夷所镇虏堡,高台所镇西堡、镇远墩,甘州抚夷堡、靖安堡、平虏堡、拒敌堡,永昌卫定羌堡,凉州卫柔远驿、靖边驿,庄浪卫镇羌驿,西宁卫威远堡、伏羌堡、镇海堡、平戎驿,临洮府定羌驿,兰州定远驿,松山镇虏堡,宁夏中卫镇虏堡、宁安堡、永康堡,宁夏平羌堡、镇朔堡、镇北堡、镇远关,榆林卫定边营、安边营、宁塞营、靖边营、镇虏堡、镇边堡、威武堡、怀远堡、保宁堡、建安堡、归德堡、永兴堡、镇羌堡,平虏卫灭胡堡、阻胡堡、败胡堡、威胡堡,威远卫威平堡、拒胡堡,左卫杀胡口、残胡堡、破胡堡、宁虏堡,大同威虏堡、拒羌堡、镇虏堡、镇河堡、镇羌堡、镇川堡、镇边堡、阳和靖虏堡,宣府镇安堡、宁远堡,密云镇虏营,广宁大定堡、大胜堡、大靖堡、镇夷堡、镇靖堡、镇边堡、镇安堡、镇远堡、镇宁堡、镇武堡、西平堡、西宁堡,沈阳武靖营、平虏堡、抚顺关,铁岭镇西堡、抚远堡,开原镇夷堡、镇北关、威远堡、靖安堡……

这些败胡、杀胡、镇虏、威远、伏羌、定边、宁塞地名,包含的是边境军民对于敌人的蔑视,以及对保卫家园的期待,所以看上去中二风格满满,甚至可以说是口嗨。

正此时,清朝来了。


清朝是少数民族建立的。

女真人,或者说是满洲人,他们无论是文化还是制度,都大幅度落后于中原,所以挥舞着砍刀入关的清朝,对治下子民采取了一种极为高能的高压政策,对于任何敌视行为,都要毫不留情的斩杀——即便这种敌视是文化上的。这种事,就是文字狱。

说白了,文字狱就是清朝统治者出于自卑而采取的文化阉割。

对于一开始的文字狱,或许还停留在民不举官不究的层面,或者是朝廷自上而下的抓捕式铺盖,而随着文字狱的进一步发展,以及文化恐怖的加深,这事就成了民众心中的无形枷锁——即使你不查,我也不敢再乱写——这也正是清政府要的结果。“万马齐喑”,大抵就是这样。

少数民族的出身,导致清政府对于“胡”“虏”“寇”这样的字眼极为敏感,所以清朝对涉及这样字眼的书籍文章,能改的全部改调,甚至连传唱千年的诗词也不放过。比如李白的《胡无人》就改成了《塞下曲》:

履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改成了:

壮士投戈同歃血,策名丹霄上,扬威紫塞傍。武功成,汉道昌。

“胡”无人?你骂谁呢?我怀疑你是伪明/朱三太子/吴三桂/海贼/天地会/白莲教/天理教/粤匪/捻贼/康梁/孙文遗党!

岳飞的《满江红》也惨遭毒手:

壮志肯忘飞食肉,笑谈欲洒盈腔血。

甚至于因为这事,某著名网络明史专家据此认定《纪事录》是伪书,而且伪造时间是乾隆时期——因为这书里居然避讳胡、虏这样的字眼!

这书我有李新峰教授签赠版!

既然连书都能改,那就更不用说地名了。

镇虏?你骂谁呢?我怀疑你是伪明/朱三太子/吴三桂/海贼/天地会/白莲教/天理教/粤匪/捻贼/康梁/孙文遗党!

地名需要改。

镇番卫,改镇边卫。冯玉祥改民勤县。

镇虏卫,改镇远卫,也可以写成镇鲁卫(山东表示我日了狗了)。后和同城的天成卫一起改设天镇县。

平虏卫,改平鲁卫(山东表示我又日了狗了),后改平鲁县。现在叫朔州市平鲁区。

靖虏卫,改靖远卫,再改靖远县。(我家祖上的“整饬靖虏兵粮道”也就被改成了“整饬靖远兵粮道”)

宁夏平虏所,改平罗所,再改平罗县。

固原平虏所,改平远所。

镇夷所,废掉,地名改正义峡。

改的最狠的,还是各地的军堡,真是爹妈不认,而且流毒无穷,现在仍受其害。

以晋北为例,这是谭图明代山西图里头的地名,你要注意,这些地名在明代,很多都不是图里头的名字,你需要把图里头的“虎”字改为“胡”,把“鲁”改为“虏”,把墙改为羌。

灭胡堡=灭虎堡

阻胡堡=阻虎堡

败胡堡=败虎堡

威胡堡=威虎堡

拒胡堡=拒虎堡

杀胡口=杀虎口

残胡堡=残虎堡

破胡堡=破虎堡

镇羌堡=镇墙堡

拒羌堡=拒羌堡

镇虏堡=镇鲁堡/镇卤堡/镇罗堡/镇远堡。

靖虏堡=靖鲁堡/靖卤堡/靖罗堡/靖远堡。

宁虏堡=宁鲁堡/宁卤堡/宁罗堡/宁远堡。

威虏堡=威鲁堡/威卤堡/威罗堡/威远堡。

甘肃抚夷堡=抚彝堡(彝族:凭什么啊?)

你以为这种操作仅限于北边吗?naïve!

云南平夷卫,改平彝卫,再改平彝县。1954年避少数民族讳,改富源县。

好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不让我说某个字,我用□代替还不行吗?


不过这倒是又让我想起一笑话来:

有个人在□场散发传单,但被克□□逮住。克□□没收了所有传单,却发现那些传单不过是白纸一张,克□□想了想,决定把发传单的人抓捕: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发布于 2019-12-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考释、补遗、注疏,不一而足;随笔、游记、凭吊,都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