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牙痛的經歷分享!牙齒隱隱作痛又不知原因,杜牙根和根管治療能根治嗎?

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能夠幫到更多和我面對過同一個困惑的人,明明牙痛徵詢過很多牙醫的意見但是都找不出原因來,那種沮喪,那種無奈,是旁人絕對不能夠理解的。我不是一個愛寫文章的人,我只是能夠盡力把我過去18個月所經歷過的人和事真實記錄下來,提醒有相同困擾的人不要再走冤枉路。

2018年4月,我終於在香港大學畢業前收到通知獲取錄在一間銀行做櫃檯工作,經歷過準備無數的求職信,出席過無數的面試,終於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心情當然興奮,第二個禮拜就約了女友晚上去酒店吃自助餐。當我吃完頭盤,正要準備享用泰式咖喱蟹鉗時,就出事了,一口咬開蟹鉗的外殼,感到劇痛,本能反應馬上吐出來,看一看感到劇痛的大牙,好彩還在。但之後食龍肉都無味,因為那個大牙的位置總是感到隱隱作痛,所以最後急急結帳離開,心想隔天回去看大學牙醫。

第二日早上立即去大學保健處預約,安排看校醫。等了半個小時,入去見,是一位很年青的男醫生,王XX醫生,30多歲左右,他一開始叫我張開口,用一些工具幫我簡單檢查了一下,我告訴他昨天咬到東西感到疼痛,還用手指向他指出那隻感到痛楚的大牙位置。 他看了大概有半分鐘,跟我說「我看不到你那一隻牙齒有什麼問題,沒有蛀牙,亦無崩缺,不如你照一照局部口腔X光,看清楚內部情況。」我同意,王醫生把我的X光片放在發光的燈箱上又看了一陣,告訴我他還是沒有發覺我的牙齒有什麼問題。

最後他問我之前那一隻大牙有沒有感到酸軟,我忽然想起幾個月前開始早上刷牙時,我的大牙碰到冷水有時就感到十分酸軟,平時飲凍飲的時候也有相同的感覺。結果王醫生告訴我我的牙齒沒有大問題,就是可能周邊牙肉有點紅腫可能是有輕度牙周病,所以建議我加強口腔清潔,早晚徹底刷牙,還處方了一些敏感牙膏給我使用,看看效果如何。

看完王醫生後總算舒了一口氣,幸好不是什麼大問題,牙肉酸軟聽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於是乖乖的跟隨指示早晚用敏感牙膏,平時我花30秒就刷完牙,之後一星期我堅持每次都花最少5分鐘刷牙。

頭兩天我還是十分樂觀,但之後發覺情況完全沒有改善,那隻大牙就是感到疼痛,平時我進的時候,總是會偏向用這一邊的大牙,所以我尤其是吃一些比較硬的食物,例如牛扒,或者帶有骨頭的食物,都會十分痛。結果令我要用另一邊的大牙進食, 十分不方便,這還是可以解決進食的問題,但是我慢慢開始感到即使我不用它咬食物,但是我飲熱飲或凍飲的時候,那隻大牙就會感到異常酸軟,比我以前感受到的更加強烈,即使我不碰它,那種電擊一樣的痛楚還是會主動找上門。

一星期後我又找了大學牙醫,是一位女醫生,我忘記了她的名字。她又做了同一樣的檢查,告訴我還是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建議我堅持繼續使用敏感牙膏,還開了點消炎止痛藥,有需要時食,她認為情況會自然慢慢好轉,酸痛的感覺會隨時間慢慢消退。

人家始終是醫生,讀醫科的成績肯定很好,有專業資歷,我覺得我還是應該相信醫生的專業判斷,於是我苦苦的等待了一個月,每天都小心翼翼,避免吃比較硬的食物影響到那隻大牙,冷飲也不敢喝,我最愛吃的朱古力雪糕也不想吃。

結果...

結果...

結果...

結果...

結果...

還是一樣,大牙非常痛,仍然敏感,沒有好過。

我的母親見到我成日苦口苦面,好心痛,最後忍不住叫我不如去看一看我小時候已經去看的梁XX醫生,我平時不太會聽母親大人的說話,但是事到如今我覺得我還是要試一下看看其他醫生有沒有別的意見。

梁醫生的診所就在我以前住那裏的樓下屋邨商場,地方小小的,我小時候好怕見到他。我把和大學醫生講的情況又講了一次給梁醫生聽,他又做了類似的檢查,就是沒有照X光,因為他那裏沒有X光設備。

最後梁醫生肯定的同我講「你的牙齒沒有問題,只是可能比較敏感,沒有東西可以做。」他的診斷基本上和我大學的王醫生和之後的女醫生沒有什麼分別,我和他說我的問題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改善,會不會可能是有其他原因,他立即黑臉,態度很差:「我才是醫生,我才有資格作判斷,我說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就這樣快快的請我離開,就是開了一點必理痛止痛藥。

我好絕望,絕望不是在於醫生發現了問題,而是我感到有問題,我感到痛楚,但是醫生卻告訴我他們未能發現任何問題。我就像一個病人告訴人家我的痛楚,但是別人卻以為我有妄想症,心理有問題。

我到銀行工作後十分忙碌,整日在分行向長者客戶解答銀行帳戶的問題,那一大班70歲以上的長者客戶很多都沒有了大部份牙齒,要佩戴假牙。但是我覺得他們還比我幸福,因為我說話的時候就算不碰它慢慢也會感到那隻大牙的疼痛,那些長者見到我都說我可憐,這麼年青牙齒就出問題。

就這樣又過了大半年,我每天都是在痛苦中渡過,真的是咬緊牙關。我開始懷疑自己往後的人生是否也要伴隨着這種痛楚。人家話牙痛慘過大病,我身同感受,因為它不單影響我日常進食而且影響我的工作、生活,令我十分困擾。

回去工作經常苦口苦面,有個好心的同事就介紹我去看黃大仙嗇色園牙科診所的許XX牙醫,我本來也不想去,因為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但是在女朋友鼓勵下我還是去看一看。檢查基本上是大同小異,但是和以前的牙醫不同,他告訴我未必完全是牙齒敏感的問題,而是牙齒裏面可能有些神經線發炎,是肉眼看不到的。但是他們這裏沒有相關儀器和設備,建議我找醫院或者比較大型的牙科中心看。我人生又多了一點希望,最少在黑暗中盡頭看到了一點點的曙光。我問他有沒有推介,他說可以在牙醫名單上搜尋。

之後回到家中就按圖索驥,但是都沒有什麼頭緒,因為名單上的醫生太多,不知道哪一個好。結果救星又來了,我其中一個新接手的老太太客戶說她兩年前都有類似的問題,結果找了一個好醫生就解決了。經老太太好心介紹,我找上了李XX醫生,在尖沙咀家仁牙科應診。

打電話預約,由於李醫生正在外遊,所以由另一位主診醫生見我,是女顧問醫生,姓陳。陳醫生十分仔細的檢查,用棉花棒及其他未見過的工具做了幾個測試,最後跟我說「你的牙齒表面上沒有崩缺或其他問題,但是根據你過往的病徵,我認為好有可能你的牙齒出現裂痕,但是裂痕好細,表面上檢查或者照X光都未必看得到,由於裂痕可能深入到你的神經線,所以你會感到痛楚,尤其是飲凍飲的時候敏感的反應會更大,我會建議你照CT掃描,我們一起去找出問題在哪裏,不用擔心。」雖然未開始任何治療,但是我最少如釋重負,因為有人終於會尋根究柢,從我的角度出發推敲我的問題根源所在!

CT掃描結果出來,發現那顆大牙內有輕微陰影,經過陳醫生診斷,我的大牙出現了小小的裂痕,但是由於沒有好好處理,所以裂痕不斷加深,觸及神經線,結果越來越痛,學術上叫牙隱裂,不容易在常規檢查中發現。陳醫生推斷我之前可能在牙齒敏感的時候已經有輕微裂痕,可能晚上磨牙引致,我在上年4月那一次咬蟹殼的時候,用力過猛,結果令裂痕加深,才令我開始感到嚴重不適。

陳醫生告訴我有兩個治療方案。

第一個是直接拔除大牙,種另一隻假牙上去,這樣可以斬草除根,但代價是犧牲了真牙。

第二個方案是對現有的大牙進行杜牙根,即是根管治療手術,清除裏面壞死的神經,令我不再感到痛楚,之後再加上牙套把它套上,好好保護,以免情況惡化,好處是可以保留真牙,但是代價是成功率並非100%,可能需要把牙齒打開後才能知道裂痕有幾深,是不是已經觸及到牙本質,如果是的話就不能再以杜牙根解決。

結果我選擇了第二個方案 - 根管治療(杜牙根)。雖然明知可能有機會失敗,但是我還是希望保留自己的大牙。最後總共做了三次杜牙根,由杜牙根科的李醫生操刀,最後醫生告訴我手術相當成功,還好我的大牙裂痕不是最深,如果再遲一點,就會完全壞死,就只能剝牙。

整個療程持續了半年,但是第一次見到陳醫生後,做了一點初步處理,至少我突然覺得沒有之前那麼痛,好了一大半,但醫生跟我說必須要杜牙根徹底根治,否則很快又會再痛。

由上年4月出事到現在,整整18個月,心情經歷過高高低低的起伏,由充滿希望,到沮喪,到絕望,到出現了救星重燃一點希望,到最後終於有人幫我完全解決了我長久以來的困擾,就好像坐過山車一樣,相當刺激。

現在回首發覺其實是一件小事,但是由於問題不容易發覺,所以看了這麼多牙醫,最初都找不到問題在哪裏。我現在已經不再對當初未能發現問題的牙醫感到怨恨,只是知道大家都是醫生,但是每個人的經驗同專業判斷都可能不一樣,有時一個醫生未能發現問題,不代表問題不存在,可能要多看幾個醫生才會得到真正的答案。

在這個漫長的經歷中,我也遇到了很多好人,包括介紹不同醫生給我的朋友、同事及老太太客戶,他們的心意令我感動;還有黃大仙嗇色園的許醫生,他讓我重燃希望,我面對的不是一條絕路;當然亦包括尖沙咀家仁牙科的陳醫生和李醫生和他們的姑娘,在過程中給了我很多的鼓勵,最終運用他們的專業知識鍥而不捨發現了真正的問題,我衷心感謝他們每一位。

我以前從來都不覺得牙齒問題是什麼大問題,所以都沒有好好保養,但發了這事之後,我知道都是好老土的說,預防勝於治療,最有效的方法都是注意牙齒健康,定期洗牙檢查,否則到時又花了錢花了時間要去做補救治療,只會得不償失。

以下一些連結內的資訊或者醫生幫助了我很多,希望對大家有用:

嗇色園牙科診所 www1.siksikyue.org.hk/公益服務/醫療服務/主要服務/牙科服務

尖沙咀家仁牙科中心Home Dental

Home Dental HK 家仁牙科中心|牙醫診所 (尖沙咀 , 荃灣)homedentalhk.com图标


家仁牙科中心 - 杜牙根前,除左了解牙套種類及價錢,其他知識都要知|牙醫診所 (尖沙咀,荃灣)homedentalhk.com图标


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 - 註冊牙醫名單www.dchk.org.hk



https://www.google.com.hk/amp/s/kknews.cc/zh-hk/health/gzk32nl.ampwww.google.com.hk

编辑于 202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