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兴亡史] Forever 24 --- 24岁那年的回忆

[帝国兴亡史] Forever 24 --- 24岁那年的回忆

2009年~
我们在机场的车站
你借我而我不想归还
那个背包载满, 纪念品和患难
还有摩擦留下的图案!

时间回溯到 2009/06/06, 这天是我24岁的生日. 当时的我刚拿到CMU的Offer, 正准备出国读书. 24岁这年, 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涯: 先远赴日本, 去见识了一下东瀛生活和其文化, 第二学期开始转入美国本校留学, 并在学期末拿到Facebook Offer, 使得我的人生道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在24岁的时候, 失去了我的爷爷, 万分痛苦. 这可能是我30岁之前变化最大和成熟最快的一年. 我把这年总结在这里, 分享出来, 不管你们是在读研,还是准备出国, 还是在IT业打拼并向去硅谷IT公司工作, 亦或是在迷茫和苦闷当中, 都希望接下来的文字能对你们有所启发有所鼓舞. 即使现在的我看来, 我觉得自己的道路(出国, 读Master, 去硅谷的明星公司) 还是走得非常正确的.


下面的内容比较长, 所以我特定将他们划分好几块内容:
1. 前序
2. 24岁的生日
3. CMU的program
4. 关于日本
5. 关于台湾
6. 我的爷爷
7. 在美国读书和最后Facebook面试
  • 前序

03-07年,我在读本科, 专业计算机, 大学是同济大学. 由于当年高考没发挥好, 我一直憋着一口气. 大学入学的时候, 我很不喜欢我的学校, 一直到大二的晚上, 我还会有时做梦, 梦到自己退学回家复读重新高考. 这是基调;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之后会在同济研一的时候退学, 然后去准备出国和读书. 我一直认为, 中国的本科以上教育就是搞笑, 所有的科研犹如皇帝的新衣; 更加可悲的是, 同学亲切地称自己的导师叫老板, 而且还引以为荣. 到了美国大学后, 我发现没人这么叫, 真的没人这么叫. 大学科研可否不要这么功利? 这里先打住. 上述的道理都是事实, 只是有些人不愿去面对, 或者有些人没能力和勇气去承认, 或者是要读完这一路最后才能恍然大悟.
08年退学, 准备GRE和托福, 年底发出申请. 09年上半年开始陆续收到大学录取(也有拒信). 那半年是我最闲散和快乐的时光, 特别是拿到最喜欢的CMU大学Offer和TopCoder总决赛结束后, 我的生活就沦为天天打星际争霸, 看湖南卫视挑战麦克风, 和女朋友吃吃喝喝, 还有偶尔在TopCoder上面做两个review之类. 当时我打星际, 总是把自己的ID改成 CMU_xxx, Carnegie_xxx, 觉得自己的大学就是自己的战队, feeling so proud, so so proud! 我也早早在Facebook和人人网(校内网)上修改自己的页面: Carnegie Mellon 2009 new grad :D

  • Turning 24

2009年, 6, 7和8月都在上述的状态中读过, 当时还在追美剧 绝望主妇 和 越狱. 我清楚地记得, 8月份越狱全剧结束, 在youku上面最后一集满满的都是评论. 很多人留言说是大一进校时越狱开拍, 大四结束时第四季剧终, 仿佛整个大学本科生涯就是越狱这部美剧发展史; 第一季中帅气的 MIller 在最后一集也变成微胖的中年大叔, 真是让人感慨. 现在看来, 我在这个阶段的时间利用率不好, 唯一欣慰的是我阅读完了原版的 The world is flat (世界是平的), 了解关于更多全球化趋势的东西. (这本书最近在 Zero to one 里面得到Peter的升华, 他认为 0-1 是技术革新, 而 1-n 是全球化. 他主张: 世界的发展更多应该依赖于技术的革新而不是全球化. ~~虽然很多人不同意) 另外就是在Facebook上面找到了CMU的学长和学姐, 问他们了解到课程的细节书目, 于是着手预习. 记得当时, 偶尔开着自己买的 Mazda 3 (车) 在北京四环上飙车, 偶尔在北京语言大学的自习室里面预习 (这是一门课的教科书: Fundamentals of Telecommunication Networks: Tarek N. Saadawi, Mostafa H. Ammar: 9780471515821: Amazon.com: Books ), 偶尔在清华校园里踢踢足球. 总体说来, 是愉悦和充满希望的.

  • CMU的program介绍

2009年9月, 收拾好行李, 拿到日本签证, 登上了去往关西国际空港的飞机!

有人疑问: 你鸟人读书的学校是美国的CMU, 你为毛踏上日本国土? 难道去岛国看AV? 其实这后面的故事远比AV值得人们去思考. 众所周知, 小日本一直是美国的哈巴狗; 百年前就开始明治维新, 学习西方先进知识和技术. 而现在最热的互联网和IT也是日本政府特别重视的. 于是他们找到美国计算机的超级牛校, 来引进他们的项目. CMU便是其中一个. 日本政府帮CMU提供日本校区, 还给里面的学生提供奖学金, 打广告鼓励更多人来申请. 同时, 日本政府希望这个program不只是日本人在读, 希望有国际化背景, 于是对于外国学生还提供 奖学金 + 助学贷款 + 生活补贴 一系列的优惠. 9月开学参加典礼, 发现此program总共8个人, 2日本人 1蒙古人 1老印 1巴基斯坦哥 1菲律宾人 1泰国人 4中国人(包括我). 说来也奇怪, 小日本提供了学费, 却没有要求我们履行附加条件 (比如留日工作N年), 看来他们真是笨到家了. 最后所有的留学生中没有一个人在日本工作的, 都留在美国或者回自己国家. 助学贷款是分10年还, 没有利息, 如果考虑通胀的, 他们绝对亏, 真笨. 另外奇怪的是, 他们没要求我抵押任何东西, 就要了一个我的邮箱和我自己留的一个所谓的地址; 日本校区的行政人员每年5月份给我发邮件, 给我还款的账户信息, 我就把钱打过去, 仅此而已. 他们真是太不细心了, 万一我卷钱跑路, 他们去哪儿追债? 我不禁对自己的聪明才智心生佩服.

言归正传, 我所在的CMU的program为一年半, 第一个半年在日本的CMU校区 -- 神户市 (有传说中的神户牛肉), 后面一年在Pittsburgh的总校区. 学位是正儿八经的CMU总部学位, 找工作也和老美一模一样.
项目链接: Carnegie Mellon's Master of Science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最后拿到的学位:


  • 关于日本

飞机降落, 第一次到达关西国际空港, 发现整个机场建在海上, 很是壮观:
话说关西有副部, 关东有柯南, 我真希望在机场就偶遇服部平次 :D 日本的公共交通的发达程度让我震惊. 地铁, 摆渡船, 轻轨, 的士和机场大巴应有竟有, 当时我是穷学生, 选了机场大巴. 见版神区的轨道交通地图 (关西机场在左下角):


即使在现在,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 当大巴离开机场行驶在跨海大桥的时候, 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在我心中, 中国大学属于肖申克里面的监狱, 一座无形的监狱, 禁锢的是同学们的精神和创新思想. 当时的我, 看过不下三遍的肖申克的救赎, 最喜欢里面的话 "有些鸟儿天生是笼子关不住的",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所以你如果也在准备出国, 也在工作和创业的迷茫中, never lose your hope!

接下来在日本的安顿相对顺利, 台湾的学长和学姐帮助了我们很多, 日本老师也是相当得负责, 给了我们一切生活上可能不适的对策. 在日本的生活和学习无疑是一次让人愉悦和长见识的经历, 很多日本社会不经意间的细节让我震惊和反思. 我经常看到他们所有人规规矩矩地排队上自动扶梯, 所有人统一只站在扶梯右侧, 把左侧空出来让人可以行走. 日本地铁特别准时, 每天地铁的班次表可以精确到分, 所以经常看到同一个轨道上, 上一班地铁是6:00, 下一班则是6:02分. 公交车如果因为堵车或者其他原因延迟, 在下车时, 司机甚至会拦住投币口, 不收取乘客的费用. 每次去到便利店,超市和小餐馆, 我都会佩服他们服务的热情度和标准化程度如此之高. 刚到日本, 经常会迷失方向, 我就直接厚脸皮地用英语问别人路, 一些人其实听不懂英文也知道我不会日文, 看到纸上我想去的地方后, 竟然亲自领我过去, 让我多次觉得受宠若惊. 日本的地铁,街道和室内都异常干净, 超过美国不少, 空气也特别好. 我在日本认识了一哥们, 对我特别好, 经常带我去爬山泡温泉; 一次在山上刚好碰到日本传统的什么鸟节, 大堆人铺着毯子三三五五地露营, 烧烤或者坐在一起吃便当和说话, 但是令我震惊的是, 地上没有垃圾, 即使到了傍晚有人陆续走开, 地上也没有垃圾. 我当时特别不服气, 满地找了好久, 终于在一个角落发现一个好似香烟外包装的透明塑料纸, 把它作为垃圾来安慰我. 在山上有时休息时, 朋友要抽烟, 会专门找到一个专门的抽烟区域, 里面有无数日本潮男和漂漂美眉, 令我很不解为什么日本女性的烟民率这么高, 而且抽烟美眉的质量都不错 :D 他抽烟的时候, 烟蒂不乱扔自然不必说, 连烟灰也是专门接在一个他随身携带的烟盒里, 然后一并扔掉. 总结说来, 守时(应该说真tmd地守时), 讲规矩, 礼貌, 干净是我对日本最初的印象.
[开学典礼]

CMU上课中:
[日本街道]
地铁车票:



在日本的读书总体是顺利的, 中国人的学霸本色显露无疑. 每次考试结果出来, 基本上是我们4个中国人霸占了前四名, 接下来是其他国家的牛鬼蛇神们随机排名一下, 然后2个日本人和一个老印来垫底. 即使是在美国的学校, 最后你的课程成绩最大的比例永远来自 "考试 + Project". 所以, 分数还是那么得重要. 这多少是让我觉得depressing的地方, 即使是强如CMU这样的牛校, 也免不了应试的痕迹, 甚至是后来Facebook, Google等硅谷列强来进行校园招聘, GPA也是他们看的第一大要素. 所以对于现在在读的各位朋友, 不管你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牛校还是普通学校, GPA永远是你要做好的第一步, 不要相信旁边一些"牛人"在吹嘘"GPA是浮云"的话, 那些才是最害人的bullshit! (如果他们和你辩论, 给他们看这篇文章, 看看他们现在的经历和实力)

睡着时间推移, 对日本的了解也越发地深刻. 日本在街上的残疾人比中国人多, 因为他们公共设施很健全, 各种给残疾人的无障碍通道. 经常我看到一个坐轮椅的人要下地铁, 工作人员会马上给他在地铁和站台之间搭上一个木板, 他也会很自信地马上推下地铁然后说一句 "阿里阿朵!" CMU日本校区在一所大厦的17层, 楼下有一个平台, 周末都会有各种活动. 有一次是赛车活动, 每人控制一个遥控车在一个赛道上比赛;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遥控车, 现在也是. 但是在中国, 我这样大的人还玩遥控车会是幼稚的表现. 日本文化则不同, 他们遥控车有一个一个团队, 团队里的人有人负责操控车(驾驶), 有人负责调教转向和马达, 有人负责提高电池输出效率, 活似一个F1赛车团队. 令我现在依旧记忆犹新的是, 还有一次日本小学生跳舞活动上, 有一个学生是老师搀扶着在跳. 起初我以为她是娇气, 最后快结束发现原来她缺了一条腿. 在中国可能这样的小朋友只能在座下观看当个啦啦队. 但是日本人不这么认为, 任何一个小朋友不应该由于自己的残疾而丧失参加集体活动的机会, 所以即使专门叫一个老师来扶着你, 也要让你跳完. 当然还有各种其他有趣的活动, 所有一切让我发现日本的确是国强民富, 所以很多国民富裕后, 可以去花时间追逐自己喜欢的事情, 而不是一味地去挣钱: 为什么很多技术类英文网站的 API 都有日语版本? - 覃超的回答
所以即使到现在, 我还是经常推荐给我的同事和朋友, 日本绝对是一个值得去留习或者旅游的地方.

可惜不是工作, 另外再后来, 随着在日本居住时间的积累, 也体会到他们社会存在的问题. 日本的公司工作时间普遍很长, 可以说是长得变态, 听说他们晚上还要经常性地陪领导和同事喝酒, 回到家经常老婆和妻子都睡觉了. 再后来在末班电车上, 我经常看到整个电车上大部分的醉酒鬼. 日本深夜里经常有大量喝酒醉到不行的乘客, 他们还取乐个名字, 叫 "Drunk Train". 日本人经常吃鱼和蔬菜沙拉, 所以长寿, 但是讽刺的是日本也有着高居世界的自杀率. 在日本的地铁和JR站, 经常会碰到每条线路严重延迟, 电子牌上写着"人身事故", 也就是人跳轨自杀. 有人说高自杀率来自日本社会超大的工作压力, 也有人说是因为他们物质富裕, 很多人天天宅着家里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还有人说日本整个精神社会过于变态, 导致很多人精神失常. 我不置可否. 日本街头很少看到有人乞讨, 这点不知道比美国要好多少, 但是有趣的是, 朋友带我到一个专门区域, 看到无数流浪汉居于此. 朋友告诉我说, 他们每月能领到大概1000美金上下的保障金, 然后天天以酒为生. 崇洋媚外在日本处处可见, 日本学生崇拜我们巴基斯坦同学英语好, 就连我自己在外面去买东西说英文, 也能感觉到他们羡慕我能说英文... 在日本, 稍微时尚一点的MM都是统一地染成欧美范的金发, 另外和日本人聊到美国的时候, 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对于"米国"的崇拜.

在日本呆的4个月一晃便过去了. 我在学期结束后也拿到一直梦想着的 Straight A's, 算是没有荒废我的时间 :D 我现在还依然记得自己那段时间独自在异国他乡奋斗的岁月, 每天在学校里一个人自习到晚上12点50, 然后下电梯到一楼, 走入地下通道, 穿过一段高架, 上到JR的站台. 1:05分, 最后一班电车到, 进去找个位置坐下然后抓紧零碎的时间看paper或者老师的ppt. 偶尔运气好, 对面会有几个可爱的日本mm, 偶尔运气差会是西装革履(或者时尚)的醉汉. 到站下车, 在走往自己公寓的路上, 会路过一个7-11的便利店, 一个红绿灯, 还有一个自动贩卖机, 还有两个居酒屋. 公寓楼下的居酒屋去过几次, 老板娘是个50岁左右的日本老太太, 对我和学姐非常好. 学姐会日本, 便介绍过我和我们的学校; 她听说我来自中国特别高兴, 说自己会唱中国歌, 还亲自演唱了一曲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歌词换成了日语, 不过唱的真好听, 超过中国KTV水平. 她说她再干几年准备休假一年, 然后用积蓄去环球旅行. 我觉得中国老太太和爷爷也应该有这样的心态, 多去享受生活还不是总是惦记着子女存钱. 当我每次看到父母省吃俭用的时候, 我会特别内疚和不好受, 有时我觉得我在Facebook赚那么钱全部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中国人累的不只是在物质这一方面, 更是长久以来的动荡所形成的对未来的无形恐惧和不安全感, 这是一种比起物质贫乏更加可怕的精神枷锁.

我不得不承认, 在日本时没有受到过任何的歧视, 就算在街头或者是日本店, 又或者是和日本人一起活动野餐的时候, 都没有碰到过任何区别待遇. 相反, 我觉得他们都很腼腆和礼貌, 反而我觉得自己比较粗俗和小心眼... 另外他们对于细节的重视, 对长辈的礼貌和对秩序规矩的遵从也深深地影响了我, 以至于后来国内人说我变了(变得懂事有礼貌有修养), 经常以为是因为留学美国和在硅谷工作造成的, 其实真正影响我的, 却是在日本这段时间所耳濡目染的日本式礼仪和社会价值观. 可能是我对于东方文化与生俱来有着比西方文化多一点的归属感吧. 很多时候, 我仿佛感觉到自己并不是生活在我从小都被灌输着去仇恨的小日本, 而是在大唐盛世. 后来期末考试结束后去看了日本很多博物馆和古迹, 明显地发现里面有太多中国古代文明的遗迹, 我深刻地体会到了日本对于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发扬 (另外, 也隐隐地担心中国已经在国际竞争中掉队). 这次留学旅行让我重新认识了当代的日本, 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日本车可以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卖得如此之好, 为什么他们的电子产品可以雄霸世界. Last but not the least, 我在日本电视里面没有看到什么讲述美国用核弹轰日本或者日美海战的电视剧和电影, 也没有在美国的时候看到电视里经常放日本在太平洋挑衅美国然后美国最终干掉日本法西斯的电视剧. 我一下子惊醒, 原来人家都在专心地闷头思考和博弈现在的国际竞争, 所以也请各位看到抗日神剧的时候告诫自己一句: "勿忘国耻, 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如何超越当代的日本"

期末考试后, 我自己跑去日本其他地方游玩了一趟, 有去大阪, 京都和东京, 也尝了神户牛肉, 的确是松软多汁, 口感极佳. 尝试了日本的最新型的新干线列车, 也去了各种古迹和博物馆, 真是不得不承认日本文化里有巨多的中华民族的影子. 日本的地名街道还有交通线路基本上都kanji(汉字)为主, 所以出行对中国人不是大问题. 在去过日本主要的几个大城市后, 让我不由地佩服他们在城市建设和科技发展上取得的成就, 也不禁反思 别人一来是二战的战败国, 二来是作为岛国, 国土相对较小, 自然资源也匮乏, 但是在战后却一度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 而坐拥巨大国土和资源的我们, 实在是不应该对于自己在经济总量上取得的一点成绩而骄傲自满, 要学习和改进得实在是太多. 还是一句在知乎里说过的老话: "我建议, 所有人特别年轻人都应该多出去走走. 俗话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很多时候,你只有设身处地地到达一个环境之后,你才能感到另外一个民族另外一种文化给你带来的震撼."
[和日本和韩国mm准备的火锅]
[神户牛肉]
[纯正日本寿司]
[毕业啦!]
[毕业后扔掉的资料]
[大阪皇宫]


  • 关于台湾

留学的好处是可以看更多的风景和接触太多类型的人. 我在日本的program一直有台湾学生的身影, 我也得到了很多台湾学姐学长的帮助. 他们普遍素质和礼貌程度很高, 很人打交道的能力较强, 但是读书和吃苦较中国学生稍微弱点. 另外他们的机遇更好, 出国旅游或者读书都像吃个家常便饭一样. 特别有意思的是, 我有时和他们单独吃饭和喝咖啡的时候, 去请教了一下他们的历史教科书, 发现在中华民国之前, 他们的教育和我们的一模一样, 但是到了民国和抗日以及国共内战时期就和我们的教科书天差地别. 他们说 中华民国 1910-1930 年经济突飞猛进, 经济总量一直是世界第一... 另外抗日都是国民党的军队在打, 另外的party在乘机发展根据地. 另外还说了, 红军长征他们不叫做长征, 他们叫大撤退, 沿路损害了很多文化古迹和哄抢了(地主的或者富人的)很多粮食和钱财. 我很理解所有的一切. 每个国家的历史教科书很多时候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或者政治来服务的. 那么我们怎么了解历史呢? 我个人浅薄的见解是: 你永远都无法知道真实的历史, 只能看一下美国, 日本, 台湾, 大陆, 香港各自的历史书籍, 然后通过他们的眼睛和立场去推测一个综合的(或者站在更高更加中立的层面得出的)历史. 我想这就是我通过留学和拜访不同意识形态下面的人而发生了改变的世界观吧.
另外我也问了一下他们对于蒋介石的看法, 他们对于蒋介石不是特别证明的评论, 倒是对蒋经国褒奖有加. 同时他们承认现在已经没有人在岛内说要反攻大陆这样的天方夜谭, 只是觉得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可敬的台湾学长]


12月底, 我日本的学期结束了, 退掉了宿舍, 和日本的同学和老师最后吃了几顿饭, 去东京自己游玩了3天, 便踏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目的地匹兹堡, 一个没落的"大城市". 一下飞机我就傻了, 机场和东京机场差距太大, 公共交通也相当落后, 在机场下雪天里硬是傻等了30分钟来等来28X, 然后开往CMU所在的区域.
[巨冷的Pittsburgh]

  • 我的爷爷

在美国呆了几天, 噩耗传来, 我爷爷去世了. 爷爷一直是一个像似老学究的人, 很多时候不支持我出国读书, 希望我在国内出人头地. 但是我能去美国最好的计算机学校深造他也觉得是特别得高兴. 我一直临走的时候他一直告诫我说"要为了家里人争光, 为湖南争光, 为中国争光", 当时被我补刀一句: "还要为地球争光, 为太阳系争光, 为银河系争光!" 最后的一次见他是在爷爷奶奶家里, 我还清晰地记得我出国前专门跑去吃顿饭. 爷爷的房子不算大, 一厅三卧室, 其中有一间中等大小的, 余曾经居于此, 多可喜, 亦多可悲. 当年天天要看各种竞赛书和高考补习书, 现在10年过去了, 书还在床边的那个书柜上放着的, 和十年前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感觉一眨眼的功夫, 我都读完了本科, 也考完了GRE, 也实习完了Google, 经历了日本的留学, 最后到达CMU. 时间都去哪儿了呢? 我吃完饭后, 爷爷奶奶送我下楼, 等我爸把车用车库挪出来时, 发现爷爷拿着一份报纸, 站在一棵树下细细阅读, 然后我上车和爷爷说了声再见. 这样一场看似平常的挥手想不到竟成了最后的道别. 瞻顾遗迹, 如在昨日, 令人长号不自禁.
也正是这一次过后, 我开始审视自己出国读书的意义和相应的损失. 如果是我国内, 我定可以马上就回家看看爷爷. 我们年轻的一年现在经常为了学业或者去闯荡事业而忽视更加重要的一部分, 另外后来在美国工作的时间, 让我耳濡目染地珍惜家庭的重要性. 我的banager, boss, boss的boss基本上都把家庭的照片放在桌面上, 美国人对于家庭的重视值得中国人去学习. 我也在此后基本保持平均回国两次的节奏.

  • 在美国

2010年一月, 新学期开始, 我继续开始在CMU的第二个学期. 课程结构和老师上课风格和之前基本一样, 只是地点换到了美国的匹兹堡校区. 一来是学校的设施比日本更加健全, 另外中国的留学生朋友也多了起来, 生活开始越来越多样化.
CMU读书的总结: 在卡内基梅隆大学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 - 覃超的回答

读书还是老样子, 平时多看看老师的讲义, 仔细完成作业, 课上多回答一些问题, 考前好好复习一下, 拿个高分还不是那么难, 而且我发现大部分老外就是前一天晚上看看书然后直接去裸考了. 工作方面, 之前一直保持邮件联系的Facebook HR和我定了下次来CMU校园招聘的时间, 还特定邀请我去参加了一个和他们Engineer一起吃饭的聚会. 那天晚上去和Facebook几个工程师好好聊了一下里面的技术和工程师文化, 还问了他们对于进军中国的看法. 我是唯一的中国人, 所以在聚会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孤独. 校园面试一切顺利:
[朝花夕拾系列] Facebook,Google,Microsoft面试记录---我的奋斗 1/2 - QC帝国兴亡史-FB,Zuck,创业,硅谷,财务自由 - 知乎专栏
[朝花夕拾系列] Facebook,Google,Microsoft面试记录---我的奋斗 2/2 - QC帝国兴亡史-FB,Zuck,创业,硅谷,财务自由 - 知乎专栏

这样我也拿到心意的Offer. 当时我唯一看上想去公司有俩, 第一是Facebook第二是Twitter. 所以拿到第一志愿的我, 直接进入了退休生活. 当年(2010年)还有很多不解地问我, 为什么没有去Google, 甚至还有人问为什么没有去微软的? 一直到2012年Facebook上市, 这样的声音渐渐消失, 还有人开始说我运气好, 或者眼光好之类的话. 其实一切都是设计的结果, 而这背后给我醍醐灌顶一击的就是在Google实习时期遇见的开复老师.
4月份的时候, 用积累起来的钱加上父母赞助的钱一起买了辆二手的BMW 330i, 车在当时是最新一代的3系, 小小车身配上3.0排量的发动机, 对于第一次开宝马的我觉得真是爽翻了. 我从小酷爱车, 小时候看F1和四驱车, 还去参加学校的四驱车比赛拿了个第一, 后来毕业时自己买了辆马自达3的1.6排量的小车, 那算是我人生的第一辆车. 再后来工作后换过X5 4.8i v8的SUV, 去年又买了辆 奔驰的两门版C350, 还差点买入过一辆Porsche和一辆Maserati. 我最喜欢的车当然还是 法拉利, 我梦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拥有自己的一辆法拉利. (即使在中国这样的一个高价车社会)

这就是我的24岁, 经历了两个国家两种文化的冲击, 进入了自己向往的计算机牛校, 有着实现愿望的喜悦, 也有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生活是丰富多彩, 也是有着酸甜苦辣的. 有时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有时又感到一丝得迷茫; 但是即使现在我回想起我24岁这一年, 也会忍不住感慨: "What a year!"

希望能对大家有所鼓舞, 也希望各位在2015心想事成. OVER~

--- END ---

1. 如果对于如何有效地事半功倍地出国留学感兴趣:北美学校申请的经验总结和最佳路线
2. 如果对于直接去硅谷找工作感兴趣:工作途径直接步入美国硅谷的渠道


- Do have the faith in what you love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4 人赞赏
宫嘉晨
Bruce Niu
花花
jinyanfang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53 条评论
推荐阅读